第1580号的悲剧和启示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Sin Chew Daily 星洲日報on Twitter: "节录: 这种情绪蔓延,染上了种族 ...

一名女经理前往意大利旅行。回国之后,没有公开行踪,也没有隔离,并在两天后就回办公室上班。确诊后,在卫生部的记录中,她是第1580号。当时的1580号照常上班,把病毒传染了给一些同事,迄今造成37人感染,其中5名因此逝世,另一人在垂死边缘事件在马来网络激起愤怒情绪,群情汹涌原因在于经理是一名华人,而受重创的是一个马来家庭。在冠病病毒眼中,人类不分肤色和宗教,都是它的对象;它不会对任何肤色或宗教好一些,或坏一些。它寻找的是那些疏忽,无知,外加愚蠢,以及固执的人。 

 

郑丁贤·第1580号的悲剧和启示

 

 

任何灾难,在不幸之余,也突显人类偏见和偏激的一面。

面对冠病的威胁,并不例外。

如果你有注意马来网络社会的生态,可以发现到,这两天最群情澎湃的议论,是针对古晋的一个疫情。

一名经理前往意大利旅行。回国之后,没有公开行踪,也没有隔离,并在两天后就回办公室上班。

其实,她已经感染冠病,相信她自己也不知道。确诊后,在卫生部的记录中,她是第1580号。

当时的1580号照常上班,把病毒传染了给一些同事,迄今造成37人感染。

其中一个下属把冠病带回家,传了给家人。非常不幸的,她的5名家人因此逝世,另一人在垂死边缘。

事件在马来网络激起愤怒情绪,群情汹涌。

原因在于经理是一名华人,而受重创的是一个马来家庭。

很不幸的,这种情绪蔓延,染上了种族色彩;在责怪这名经理的同时,也对她的族群作出指控,可以想像,所用的语言当然也很不雅。

老实说,这并不奇怪。大马的族群关系,数十年来累积了种种偏见和猜忌,歧视和排斥。在和平繁荣时期,还可以相互容忍,表面上相安无事。

但是,一旦面对社会危机和灾难,人们的容忍能力下降,隐性的不满和仇视,露出水面,化为显性的语言暴力,寻找代罪羔羊,把矛头对准其它族群。

而这不只是出现在马来社会。

当大城堡Tabligh传教士集会引发冠病集体感染,在华裔网络群体中,掀起一股激烈的反应;怪罪的对象不只是参加集会者,而扩大到诋毁他们的族群和宗教。

国内一个研究机构The Centre针对疫情发生之后的网络现象,进行一项研究,发现这段期间,网络上针对其它族群的诋毁脏话,暴涨数倍到数十倍,而这并非单向,而是双向,从马来网民辱骂华人,以及华裔网民污蔑马来人。

震惊之外,也让人担忧;如果持续下去,这会是一个计时炸弹,特别是灾情加剧,经济恶化,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而在古晋这个个案,马来网民反应如此激烈,很可能是种族关系之外,又涉及了贫富差距的问题。

他们内心意识中,认为这是有钱去欧洲旅行的经理,把病毒带给低薪的基层职员,害得她家破人亡。

于是,种族矛盾加上阶级对立,触发了网上的风暴。

稍微可安慰的是,古晋受害家庭的其中一名成员艾达表示,她不怨恨第1580号(经理),她只要求每一个人遵守政府的规定,提供诚实的讯息。

她说,任何有旅行纪录者,要负责任的进行隔离,其他人则应该居家,避免外出。

艾达的祖母、叔叔和婶婶,以及两名亲戚都是事件中的死者,她的父亲生命垂危,她自己在感染后逐渐康复。

我对她致上敬意。她有理由比其他人更愤怒,发表更激烈的责骂,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用理性和平和的心态,对事不对人,从公共利益的角度,要求人们反思和检讨。

是的,没有人愿意这个悲剧的发生,而冠病造成的国家灾难,也不能归咎任何一个种族。

在冠病病毒眼中,人类不分肤色和宗教,都是它的对象;它不会对任何肤色或宗教好一些,或坏一些。它寻找的是那些疏忽,无知,外加愚蠢,以及固执的人。而这些人,来自不同种族和宗教,以及国家。

而我们面对冠病,也不能自我区分是什么种族和宗教,我们只能团结一致,共同面对这个敌人。否则,在冠病击败我们之前,我们自己已经击败自己。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7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