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鲁莽的奇袭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郑丁贤.马哈迪鲁莽的失败奇袭- 言路| 非常常识| 星洲网Sin Chew Daily

沙巴首长沙菲宜提呈信任马哈迪动议,平地一声雷。动议的内容,是要表明马哈迪获得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而一旦“获得多数国会议员信任”,马哈迪就具备出任首相的资格,可以借此寻求国家元首的委任。较后时,马哈迪也亲自致函议长,要求议长批准他对慕尤丁提呈不信任动议。信函公开之后,震撼力不小。大家关切,马哈迪是否真的有如此能耐?慕尤丁又是否位子不保?只是,几个小时之后,议长发表声明,指沙菲宜的动议违反宪法,不准带进国会会议。预料马哈迪的动议,也会被射下马来。只是,对外误判形势,对内缺乏协调,太过贸然鲁莽,以致计划提早失败告终

 

2020-05-08 08:10:00  

 
郑丁贤.马哈迪鲁莽的失败奇袭
 

 

沙巴首长沙菲宜提呈信任马哈迪动议,平地一声雷。

动议的内容,是要表明马哈迪获得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而一旦“获得多数国会议员信任”,马哈迪就具备出任首相的资格,可以借此寻求国家元首的委任。

较后时,马哈迪也亲自致函议长,要求议长批准他对慕尤丁提呈不信任动议。

信函公开之后,震撼力不小。大家关切,马哈迪是否真的有如此能耐?慕尤丁又是否位子不保?

只是,几个小时之后,议长发表声明,指沙菲宜的动议违反宪法,不准带进国会会议。

预料马哈迪的动议,也会被射下马来。

从信任马哈迪的动议,到不信任慕尤丁的动议,双管齐下,显示马派或是看到了一个机会,发动对慕尤丁的奇袭。

所谓“机会”,主要是马派察觉巫统党内部分人士对慕尤丁政府有所不满,屡次明枪暗箭,抨击慕尤丁和他的团队。

特别是阿兹敏“联邦政府可以控告州政府”的谈话,更让一些巫统领袖和希盟站在一线,围攻慕政府。

而国会复会在即,马派要抓紧这个机会,准备一举成事。

只是,对外误判形势,对内缺乏协调,太过贸然鲁莽,以致计划提早失败告终。

1. 跨不进国会的门槛──

5月18日的国会,已经确定只进行一天,先是国家元首发表施政御词,以及政府提呈法案的一读;而辩论和问答环节,都展延到7月的会期。

沙菲宜和马哈迪的动议是私人动议,而私人动议是排在政府法案之后,一般上不会有见光之日;而这次“浓缩版”的会期,更缺乏私人动议的空间。

当然,议长有裁量权。是否进入程序,根据议会常规,很大程度掌握在议长阿里夫手上;阿里夫的立场,成为关键。

阿里夫是前希盟政府推荐的议长,而他本身有诚信党的背景,不在话下。

只是,国盟政府上台之后,不可能让敌对派继续控制这个重要位子。两位副议长中,拉昔已退出希盟,投向国盟;倪可敏则已注定被撤换。

而阿里夫的议长位子获得保留,在于他已经获得慕尤丁的信任,豈会和马派配合?

2. 马哈迪是否掌握多数──

虽然动议进入程序的机会不高,但是,万一机缘巧合之下,让议员表决,那么,是否会通过?

从目前的牌面来看,支持国盟的人数是113或114人(慕派土团、国阵、伊斯兰党、砂联盟等);反对国盟是108或109人(马派土团、希盟、沙民兴党等);游离者是1或2人。

国盟人数占了上风,加上慕尤丁权力在握,有条件拉拢对方人马。

反倒是马哈迪和希盟近期低调被动,而马哈迪和安华心结已深,两人越走越远,要重新结合难上加难。

慕克力声称土团应该回去希盟,只有诚信党正面回应,安华至今未表态。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伤口还在淌血,复合岂是容易!即便动议有机会表决,安华和公正党会支持马哈迪吗?

或许,巫统部分议员可能倒戈,砂联盟可能改变立场,从而让马哈迪掌握多数。只是,这两个可能性都不大,朝野两方都没有露出变动的迹象。

况且,即使慕尤丁遭到兵变,最终决定是在国家元首,或是解散国会,而未必是马哈迪取而代之。

马哈迪的连番失策,一败再败,间接暴露了他的思维和掌控能力已经大不如前,和现实脱节,屡次误判形势;加上岁月催人,难免急功近利,以致时不我予。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