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国盟支撑不了多久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对于慕尤丁目前的处境,希盟的盘算是希望煽动国盟分裂,就好像巫伊在“喜来登政变”之前千方百计分化希盟那样,所以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才会呼吁希盟主席理事会讨论号召土团党重返希盟的建议。如果筹组大联盟及新党的策略都行不通,也不能排除慕尤丁最终将遗弃阿兹敏,与马哈迪和好,重返希盟或者与希盟合作,因为慕尤丁知道若此刻解散国会,他会输到很惨。

林瑞源·国盟支撑不了多久

 

 

不知不觉,509大选落幕两年,两年来政治出现巨变,希盟与国阵及伊党的朝野地位对调,但搅乱政局的脸孔还是一样,争权夺利的作风也没有改变。

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宣布接纳马哈迪提呈的对首相慕尤丁的不信任动议,这将考验国民联盟成员党的合作度。即使5月18日的会议不会表决,7月还有会议,因此政局将持续动荡。

其实,国盟的3个马来政党各有盘算,巫统和伊党希望争取更多官职,以壮大力量,然后在大选时踢掉土团党,大选后组成马来人政府。慕尤丁及高级部长阿兹敏知道巫伊包藏祸心,因此不会坐以待毙,正设法摆脱受制于人的困境。

慕尤丁计划正式注册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邀请全国12个政党加入这个大联盟。如果国阵加入国盟,巫统就隶属国盟。慕尤丁可以透过国盟多个政党力量来钳制巫统,改变目前被巫统要胁的局面。

巫统知道慕尤丁成立国盟的目的,所以党内才会出现反对加入国盟的声音,以免巫统失去“独立自主”的地位,沦为小党,所以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发表了“巫统从来不曾加入国盟”的言论。

巫统内部派系林立,除了党主席阿末扎希及前首相纳吉各成一派,还有被慕尤丁委为部长的希山慕丁及凯里的阵营。阿末扎希也必须考虑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立场,已经签署《全民共识宪章》的巫伊在一起加入国盟政府后,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巫统最高理事达祖丁表示,巫伊参与国盟政府后,“全民共识”力量已经逐渐消失,有人已经乖离原有的方向。

或许哈迪阿旺在马来政治“乱过七国”的情况下,也有自己的盘算,希望待价而沽。

不过,慕尤丁要筹组大联盟也并非没有障碍,如果伊党是一分子,砂政党联盟(GPS)的砂拉越土保党(PBB)、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砂拉越人民党(PRS)和民主进步党(PDP)不可能加入,马华也有其顾忌。

慕尤丁除了面对巫统步步进逼之外,还面临党领导地位动摇以及支持他任相的国会议员人数不稳定的危机。

在土团党党选中,慕尤丁处境艰难,因为基层对他日益不满,认为他让步太多,特别是在柔佛州,该党不只是失去大臣职,柔州的政治资源也被巫统侵占。

如果慕尤丁在捍卫总裁职竞选中败给慕克力,就失去了政治平台,也没资格领导国盟,所以政坛传出他将与阿兹敏、希山慕丁及凯里筹组新党,作为退出土团党的后备计划。

即使希山慕丁及凯里能够拉拢约20名巫统议员过档,但一旦惹怒阿末扎希和纳吉,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国盟政府就会垮台。

慕尤丁拟议中的新党可能是多元种族政党,以容纳阿兹敏在公正党的各族支持者,但多元种族政党无法与巫伊竞争马来票,也不会是公正党的对手,生存并不容易。

阿末扎希和纳吉对慕尤丁的支持不是绝对的,如果慕尤丁给予的好处不够多,或者是他们的贪污案有不利的判决,随时就会有政治剧变。

此外,阿兹敏也是加剧慕尤丁困境的因素,巫统不喜欢阿兹敏,希盟也不能原谅背叛行径,所以高级部长职应该是阿兹敏在国盟政府的极限。

对于慕尤丁目前的处境,希盟的盘算是希望煽动国盟分裂,就好像巫伊在“喜来登政变”之前千方百计分化希盟那样,所以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才会呼吁希盟主席理事会讨论号召土团党重返希盟的建议。

如果筹组大联盟及新党的策略都行不通,也不能排除慕尤丁最终将遗弃阿兹敏,与马哈迪和好,重返希盟或者与希盟合作,因为慕尤丁知道若此刻解散国会,他会输到很惨。

509大选的马来政治大洗牌还在持续,政治大戏也未完结。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08

发布于五月 9, 2020分类-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