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马哈迪,谁还会相信你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敦马在希盟执政后,他忽视了希盟的竞选宣言,走种族路线、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延长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执照、让爪夷文课题撕裂社会,在不断U转、种族及宗教情绪高涨的情况下,人民失望了,希盟的支持率也跌到谷底。如果希盟再让马哈迪成为首相人选,就是傻子。马哈迪不可能改变,他无法为国家及民主改革做出贡献.

林瑞源·马哈迪,谁还会相信你

 

土团党主席敦马哈迪与公正党主席安华再次合作,这是故技重施,上过当的选民不会再相信敦马。

2018年大选,民众以为敦马改过自新了,因此把希望寄托在他及希盟的身上,但是在希盟执政后,他忽视了希盟的竞选宣言,走种族路线、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延长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执照、让爪夷文课题撕裂社会,在不断U转、种族及宗教情绪高涨的情况下,人民失望了,希盟的支持率也跌到谷底。

当希盟成员党要他表明交棒的日子,他就老羞成怒,通过阿兹敏召集国阵、伊斯兰党及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意图组成“大联合政府”,以摆脱希盟改革议程的束缚,继续无限期担任首相。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让慕尤丁夺去了首相位子。

是他造成希盟失去政权,辜负了人民的委托。他指责慕尤丁背叛,怪罪安华一直想要当首相,却不懂得自我检讨。

这一段黑暗的往事是509大选历尽千辛万苦投票的选民心中的痛,在抗疫期间,根本不想再提起。敦马作为最资深的政治领袖,难道不知道他伤透了支持者的心?

509大选之前是敦马主动与安华和解,现在他的支持者不多,可能只得到4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支持,因此相信这次也是他主动向安华伸出橄榄枝。

如果希盟再让马哈迪成为首相人选,就是傻子。马哈迪不可能改变,他无法为国家及民主改革做出贡献。而安华有崇高的政治理念,却缺乏领导及治理才能,他一直无法解决党内派系问题,埋下了希盟政府垮台的因子。

马哈迪与安华的组合不会激发火花,也不会再激起人民的激情,是时候退下。他们应该和其他资深领袖,包括旺阿兹莎、林吉祥、林冠英、莫哈末沙布、沙拉胡丁退居幕后,让年轻一代担起领导工作,比如努鲁依莎、赛沙廸、陆兆福,以延续希盟的改革计划。

资深领袖退位才能够让希盟摆脱“喜来登政变”的黑暗历史,重新出发,也拔掉一些选民心中的刺。

或许希盟无法通过国会让慕尤丁下台,但是如果希盟能够与国盟竞争领袖的阵容与素质,而不是斗烂,那么希盟还是有希望重掌政权。

国盟是一个没有协议、政纲及施政理念的松散执政联盟,是政治利益把这些政党牵在一起。现在慕尤丁战战兢兢,试图用利益来稳住盟党国会议员的支持。

有越来越多巫统国会议员受委政府相关公司(GLC)高职,包括巫统副主席马哈基尔受委为国家能源公司主席、登嘉楼勿述区国会议员依德里斯朱索被委为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主席兼董事会主席。

姑且不论,这些国会议员是否拥有专业资格来管理这些公司,最重要的是民众必须信服,比如被委为国家基建公司主席的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曾涉及600万令吉金钱政治而被巫统开除,他也曾多次在国会发表争议性言论,这样的委任缺乏可信度。

委任政治人物担任GLC高职已经衍生许多问题,例如纳吉在2010年委任森美兰前州务大臣莫哈末依沙为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结果发生舞弊事件,依沙也被控失信及收贿。为了政治,慕尤丁已经忘了之前的教训。

GLC主席月薪约7万令吉,可以让这些人留在国盟政府,但是慕尤丁也必须照顾伊党、土团党及砂政党联盟。疫情已经造成经济衰退,那里还有那么多的资源来满足各路人马,用利益撑起来的政权并不巩固。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柔佛、马六甲和霹雳州,随时可能出现政局不稳定。

在经济衰退的阴影下,国盟政府需要良好的治理来化解危机;假如经济未有起色,国盟内部就会出现不同的声音。

人民现在承受疫情及经济的煎熬,但是政客还在进行权谋政治、政治分赃,何其可悲!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1

发布于五月 12, 2020分类-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