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巫统想要并吞土团党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慕尤丁面对的另一个考验是政府的政策会否被巫伊牵着鼻子走,偏离中间路线也将是灾难的开始。可以预料的是,巫统执政时期的弊端将逐一浮现,包括派钱的民粹政治将成为主轴、种族政治导致经济下滑、民主进程停滞以及贪污重新成为热门议题。希盟的改革不够迅速,以致今天政治青蛙横行、国会缺乏自主地位,可谓自食其果。国家仿佛回到509大选之前,政治就是如此荒诞不经!

林瑞源·巫统想要并吞土团党


 
 
 

首相慕尤丁以冠病疫情尚未全面缓和为由,修改5月18日国会会议的议程,当天早上只有国家元首为国会开幕,之后就休会。这显示慕尤丁信心不足,这种畏怯的心态,更容易被巫统及伊党利用,予取予求。

虽然巫伊都言之凿凿表示如果国会表决不信任动议,他们都会支持慕尤丁,但首相必须提防回马枪。首先下议院议长阿里夫是前朝希盟政府委任的,其次一些盟党的国会议员可能倒戈相向,所以最安全的做法是举行一小时的会议,让不信任动议及延长开会天数至8天的动议,全部无法提呈。

国会不讨论法案及政府事务,2600亿振兴经济配套的法案就无法提呈一读,行政卡住,国会停摆,伤害了民主精神。

最离谱的是,上任不到3个月的国会下议院秘书礼端遭国盟政府革职,这显示行政干预立法。下议院有权安排国会议程表,如果因为不满下议院接纳不信任动议而革除秘书,那么今后国会可能基于这种威慑手段而沦为橡胶印,任由执政党摆布。

假如是内阁会议同意革除礼端,那么手段就过于粗糙,为了保住权位已经不理外界的观感。

此外,对于一马公司(1MDB)弊案的处理方式是不是已经改变?被控涉嫌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洗黑钱案的前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在控方与辩方达成协议后获法庭释放。反贪污委员会声称控辩双方达成协议,是获得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的同意,但后者却否认同意撤销检控,这变成了罗生门。

国盟政府的行径和作风越来越像国阵(巫统)政府,巫统也曾采取革职的手段,比如在一马公司弊案爆发时撤换总检察长、开除副首相及资深部长、骚扰反贪会。慕尤丁曾经是受害者,为什么会走回巫统的老路?是权令智昏吗?

慕尤丁现在的处境也是怪可怜的,在土团党内受到敦马哈迪的压力,党外又面对巫伊的要胁。虽然土团党在政府内扮演主导角色,但失去的越来越多,柔佛和吉打大臣职分别给了巫统及伊党;巫统也分到霹雳州6个行政议员职,可以在行政议会否决土团党的决定,使阿末法依沙沦为“跛脚鸭大臣”。

和东海岸三州的行政议会完全没有非马来人代表一样,马六甲及霹雳的州行政议会也没有华裔及印裔,这是朝向成立纯马来人政府的危险趋势,非马来人有可能被边缘化。

慕尤丁已经让了那么多,包括把马哈迪的堡垒吉打州也送出去,但巫伊显然还不满足,他们在星期四召开了“全民共识”会议,议决以“全民共识”机制参与彭亨珍尼区州议席补选,然而却冷淡对待国盟注册为正式联盟的事件。

马哈迪掌政时期是土团党撬巫统的墙角,拉走了十多名国会议员,因此巫统表面上支持慕尤丁,心里对土团党只有怨恨。“喜来登政变”提供了一个分裂土团党的天赐良机,现在轮到巫统等待土团党内斗衰退,然后加以并吞。

巫统最高理事达祖丁日前公开邀请慕尤丁解散土团党,重返巫统,就暴露了巫统意图并吞土团党。若跳槽的议员都回巢,巫统就是最强大的政党,能够回到一党独大的年代。

慕尤丁是否有能力阻挡如狼似虎的巫统?他的健康状况是一个因素,如果土团党失去领导权,将是崩析的开始,投机分子将会跳回巫统。

慕尤丁面对的另一个考验是政府的政策会否被巫伊牵着鼻子走,偏离中间路线也将是灾难的开始。

可以预料的是,巫统执政时期的弊端将逐一浮现,包括派钱的民粹政治将成为主轴、种族政治导致经济下滑、民主进程停滞以及贪污重新成为热门议题。

希盟的改革不够迅速,以致今天政治青蛙横行、国会缺乏自主地位,可谓自食其果。

国家仿佛回到509大选之前,政治就是如此荒诞不经!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5

发布于五月 16, 2020分类-2020-05

Wednes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