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国盟同伙 砂政策受束缚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团结党促请砂州人民看清事实,由砂首长阿邦佐哈里领导的砂政盟已经变质,甚至乖离了已故首长阿迪南致力奉行的中庸路线。“已故阿迪南勇于向中央政府吭声,为砂州争取不少权益,甚至极力反对落实回刑法,并成功提高砂州人民的自主意识。他生前倾尽一生为砂州做出的努力受到人民爱戴。”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由阿邦佐哈里接管后,其现有的所做所有,似乎抹煞了阿迪南生前所做的一切贡献。

与国盟同伙 砂政策受束缚

在Facebook上分享
 
分享到twitter
  
 

(诗巫21日讯)砂拉越团结党抨击砂政盟在与联邦政府合作组成国盟掌权上自打嘴巴,屡屡以人民利益作为挡箭牌,甚至企图合理化自己靠拢国盟的举动。

 

在第十四届国选中,随着国阵的倒台,希盟执政后,砂拉越政府就议决退出国阵,并成立砂政盟,表明要跳脱联邦的束缚,自行大力发展砂州,并强调一切以砂州人民利益优先,信誓旦旦要为砂州争取自主权等权益。

然而,言犹在耳,砂政盟(GPS)却参与了之前的政变,倒戈支持由慕尤丁主导的国盟,并成为造王者,促使这场政变的成功。

砂拉越团结党诗巫四个支部,即巴旺阿山、柏拉旺、都东以及武吉亚瑟支部今日联署发表文告指出,然而令人疑惑的是,为何砂政盟在组成联邦政府课题上强调只是“共组”,而非“加入”?

该党认为,这只不过是文字游戏,砂政盟的行为实则路人皆知,无需狡辩,无论是共组抑或加入,砂政盟确实是国盟同伙。

举个简单例子,两个人共组一个家庭,随后再有人加入,那么后者是否就已是家庭的一份子?是否已经是家庭成员?答案显而易见。

如果只是单纯的“加入”,该党挑战砂政盟联邦内阁部长,是否敢在联邦内阁会议中针对不利人民课题上勇敢做出反对?

“砂政盟硬要合理化自己的参与行为,顾左右而言他,不敢光明正大承认自己就是国盟的成员。”

该党认为,砂政盟的举动无疑是想要左右逢源,两边得好。因为他们知道实际上砂州人民厌倦后门政府,更憎恨贪污腐败争权夺利的国盟。

随着第十四届国选的结束,国阵时代告终,改由希盟执政,人民通过手中一票改写历史,促成廉政政府的诞生,各党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是在喜来登行动中,砂政盟临门一脚选择了国盟,无疑导致贪污腐败的政府卷土重来。

文告指出,许多有官司缠身的政治人物相继无罪。前首相纳吉继子在被控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洗黑钱案件下获有条件释放。纳吉夫妇至今依然有官司缠身。巫统主席阿抹扎希背负失信、贪污及洗黑钱案件,然而国家若由这些人所属的政党来组成政府管理国家,大马势必再度重回贪污时代。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巫统东姑阿南在面对受贿案续审时,竟然大言不惭表示200万仅是他的个月零用钱,令人哗然。”

团结党认为,国家腐败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人民已经对国家失去了信心,如果再不矫枉过正,政治人物敛财以及国家贪污腐朽将面临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与此同时,该党也认同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的看法,即是砂政盟与伊党在内共组的国盟,将危害砂州世俗原则。

 

文告称,大马人民尤其是砂州子民担心与抗拒伊党主张的神权主义,“神权国”一直是伊党斗争的纲领,迄今从未放弃。

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宗教、文化及信仰自由的国家。自建国以来,大马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各种族之间互相容忍,和睦共处。但是该党担心,随着伊党在内的国盟成立,这一切的自由是否有变质的一天?

尤其如今砂政盟已经与国盟同伙,意味从此砂州所做出的政策势必也束手束脚。倘若伊党实力在砂州扩大,这种政治走势则非常危险。

这可从吉打政变窥视到底。有政治家分析,吉打变天乃是伊党向首相慕尤丁施压后,政权就转手归于伊党,由伊党莫哈末沙努西出任新州务大臣。

“我们无法想象,砂政盟与伊党等成员党合作的国盟在来届州选时给砂州带来的冲击。”

基此,砂团结党呼吁砂州人民在来届州选中拒绝与伊党挂钩的砂政盟,杜绝神权主义的侵入,凝聚所有的力量支持真正为砂人所创立的本土政党。

砂拉越团结党吁请全砂人民在即将到来的州选中支持该党,同时利用手中一票否决与巫统伊斯兰党挂钩的砂政盟,拒绝所有的贪赃文化﹗

团结党是一个真正为砂人成立的本土政党,秉持公平、公正、公理的理念,党的宗旨就是为砂拉越创立一个不分种族文化宗教信仰的公平、合理及安定的社会。

该党促请砂州人民看清事实,由砂首长阿邦佐哈里领导的砂政盟已经变质,甚至乖离了已故首长阿迪南致力奉行的中庸路线。

“已故阿迪南勇于向中央政府吭声,为砂州争取不少权益,甚至极力反对落实回刑法,并成功提高砂州人民的自主意识。他生前倾尽一生为砂州做出的努力受到人民爱戴。”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由阿邦佐哈里接管后,其现有的所做所有,似乎抹煞了阿迪南生前所做的一切贡献。

基于此,砂团结党再次希望全砂人民必须要懂得从各种视角去衡量,把各种的利与弊透视出来,理性分析砂政盟的行为,认清砂政盟就是国盟同伙。

“我们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必定能明辨是非,选出一个本土政党来好好管理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