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上糖果屋的青蛙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青蛙王子和灰姑娘(第1页) - 一起扣扣网 童话故事糖果屋-腾讯视频

虽然这些掀风者和跟风的政客们都知道,人民不蠢──自己的作为,将会受人民唾弃。但是他们更清楚知道,除了唾弃之外,人民又能奈他们何这些没有坚定政治立场的政客,为了私利而在政党与政党之间跳来跳去的政客,被人民厌恶地叫他们做“青蛙”。说真的,叫他们做青蛙,还真有辱青蛙。但是,看着政客们如狼似虎,恨不得尽快将糖果屋掏空时,人民又有能怎样?这就像在看电视剧时,明明看见反派在做坏事,但是除了朝着电视屏幕急迫迫地大骂之外,还真不能做些什么。可是我们是观众吗?在政客眼里,人民和观众还真是没差

 

童话故事糖果屋-腾讯视频

糖果屋

 

 在这群政客眼里,马来西亚就好像是格林兄弟笔下,一栋以蜂蜜和面包建成的糖果屋──屋顶全是饼干,窗户都是麦芽糖。最重要的是,这栋糖果屋并不属于险恶的巫婆。它是由善良的人民共同建成和拥有的。望着美味的它,政客们曾经口口声声嚷着的什么主义和立场,遵守的什么政纲,都可以抛诸脑后,一心只想如何才能拔下糖果屋的一块屋顶,或是一扇窗户来大啃一番。于是,国家先是乱成一团。接着,处在二、三线,甚至是更小的政客,例如管州和管区的政客,都为了能分到一杯羹,也让州和区乱成一团。

 

青蛙王子和灰姑娘(第1页) - 一起扣扣网

 

 

2020-06-08 08:00:00  

 
邱琲钧:跳上糖果屋的青蛙
 
瞎闹

 

过了很多年之后,想起2020这年份,相信马来西亚的人民除了会和世界上所有人一样,无可避免地联想到由人为因素,而引发国际灾难的这起冠病疫情之外,也会想到另一起同样因为人为因素,而在当地平白刮起,并且很快颠覆了整个马来西亚政坛的厚黑之风。

如果根据“厚黑教主”李宗吾所阐述,厚黑里的“厚”,指的是脸皮之厚而无形;而“黑”则是指心腹之黑而无色的话,这阵于二月底开始,就在马来西亚越刮越猛,后期还扫刮了马来西亚的宪政和民主政治体系的风气,还真是一阵过之而不及的厚黑之风。

掀起这阵厚黑之风的,是一群在政治中看见了功名利禄的政客。而将这阵风延续的,也是一群又一群同样在政治中看见了功名利禄的政客。虽然这些掀风者和跟风的政客们都知道,人民不蠢──自己的作为,将会受人民唾弃。但是他们更清楚知道,除了唾弃之外,人民又能奈他们何?

说真的,人民真的拿他们无可奈何。久远的不说,就拿政客们相聚喜来登的事件开始说起。从策划这场聚会,到政变,再到今天,三个余月来,政坛没有消停的一天。

在这群政客眼里,马来西亚就好像是格林兄弟笔下,一栋以蜂蜜和面包建成的糖果屋──屋顶全是饼干,窗户都是麦芽糖。最重要的是,这栋糖果屋并不属于险恶的巫婆。它是由善良的马来西亚人民共同建成和拥有的。望着美味的它,政客们曾经口口声声嚷着的什么主义和立场,遵守的什么政纲,都可以抛诸脑后,一心只想如何才能拔下糖果屋的一块屋顶,或是一扇窗户来大啃一番。于是,国家先是乱成一团。接着,处在二、三线,甚至是更小的政客,例如管州和管区的政客,都为了能分到一杯羹,也让州和区乱成一团。

这些没有坚定政治立场的政客,为了私利而在政党与政党之间跳来跳去的政客,被人民厌恶地叫他们做“政治青蛙”。说真的,叫他们做青蛙,还真有辱青蛙。但是,看着政客们如狼似虎,恨不得尽快将糖果屋的里里外外掏空时,人民又有能怎样?这就像在看电视剧时,明明看见反派在做坏事,但是除了朝着电视屏幕急迫迫地大骂之外,还真不能做些什么。

可是我们是观众吗?在政客眼里,人民和观众还真是没差。新加坡已故著名作家兼媒体人连士升,在其〈大政治家的风度〉一文中,将从事政治活动的人们分类成两种,一是:人饥己饥,人溺己溺。为了国家的安危,做到为天地立身,为生民立命,绝不会把个人的生命财产看得很重的政治家。而另一种则是:和妓女差不多。迎新送旧,朝秦暮楚。有饭便是爹,有奶便是娘的政客。

低头看了他的文章,再抬头看看当今的政治局势,深感无语。

作者 : 邱琲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8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