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马哈迪穷途末路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国小飘党味马哈迪执政党已穷途末路- YouTube

前首相敦马哈迪宣布成立新政党,马上引发土团党的退党潮,表面看来敦马的新党可以有一番作为,事实却是成不了气候。这个新马来政党吸引到的只是土团党的党员,打击慕尤丁,却无法动摇巫统及伊斯兰党。然而,土团党的基层原本就薄弱,远远不如巫伊,即使拉走土团30%党员,也威胁不到国盟。如果土团加入巫伊的全民共识联盟,在第15届大选,新政党将“一打三”,敦马将寡不敌众,一败涂地。

林瑞源.马哈迪穷途末路

 

2020-08-10 20:00

 

前首相敦马哈迪宣布成立新政党,马上引发土团党的退党潮,表面看来敦马的新党可以有一番作为,事实却是成不了气候。

这个新马来政党吸引到的只是土团党的党员,打击慕尤丁,却无法动摇巫统及伊斯兰党。然而,土团党的基层原本就薄弱,远远不如巫伊,即使拉走土团30%党员,也威胁不到国盟。

如果土团加入巫伊的全民共识联盟,在第15届大选,新政党将“一打三”,除非是叶问再世,否则敦马将寡不敌众,一败涂地。

大马政局已经走入单打独斗无法突围的地步,必须结盟才有胜算,因此继国阵及希盟后,又出现巫伊联盟、国盟、砂盟、沙盟及希盟++。马哈迪纵横政坛数十年,树敌太多,已经没有任何政治联盟要收留他的新党。

马哈迪与希盟主席安华的关系已经闹僵,后者已表明,公正党没有理由接受新的、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敦马知道不能再吃回头草,所以才宣称,他的新党不与其他联盟合作,包括希盟,大选后才挑选阵营。

敦马只掌握少部分马来票,得不到希盟及非马来选民支持,他的新党在大选过后将会式微。

仕林州议席补选将掀开敦马的底牌,仕林是霹雳州拥有最多垦殖民的选区,19个垦殖民区,其中7个隶属仕林州席,巫统将在这个堡垒区狠狠教训敦马。

敦马原本可以光荣引退,为了阻止安华接任,成了历史罪人。高庭也基于1966年社团法令第18C条文阐明,任何党内的决定都不可带上庭挑战,终止他重返土团之路。社团法令是他修改的,一切都是自作孽,现在筹组新党,想要夺回相位,简直是痴人说梦。

新党的路线和巫伊土一样,根本无法在大选成为造王者,因此可以预料敦马的政途即将告终。

对于新马来政党的出现,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看法不同。马来社会担心政治力量进一步分化,马来政党互相残杀,会威胁马来人的政权。

而非马来人在种族政治挂帅及人数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乐见诞生更多新的马来政党,以便在朝野阵营僵持不下时,左右大局,就比如509大选。

但巫伊在509大选误以为制造3角战才能保住政权,他们已经吸取教训,结合力量,因此非马来选民难以发挥关键性作用。

所谓“马来政治分裂,非马来人将得益”的说法已经逐渐站不住脚,原因包括马来政党增加,反而加剧竞争;各党竞相成立外围右翼非政府组织,玩弄种族议题,非马来人成为目标,使种族情绪更加炽热。

马来选民占总选民人数的62%,在选区重划后,222个国会议席中,马来选区增加到117个。在非马来人口比例下跌的情况下,马来选区将逐渐增加,即使多一个马来政党,议席还是落在他们手中。

其实种族主义市场扩大,马来政党增加及倾向种族路线是一种趋势,比如巫统的基本盘就比伊党大,因此近年来伊党也转向种族路线。丹州前巴西马国会议员依布拉欣阿里在政坛打滚数十年,也摆脱不了种族主义,509大选后成立土著权威组织,2019年5月成立土著权威党,说明种族政治好像蜜糖吸引蜜蜂。

所以,只有禁止种族政治,才能够遏止种族主义。遗憾的是,国家即将庆祝独立63周年,还是陷在种族政治的泥淖。

巫统创党人翁惹化在1951年提议开放巫统党籍给非马来人,在遭拒绝后离开了巫统。69年后的今天,巫青团副团长沙里尔苏菲安也建议,巫统抛开种族主义政党的包袱,以多元族群角度看待国人所面对的问题,转型成为真正的全民政党。

沙里尔太过理想主义,就好像安华以为“必须有一个马来政党才能在政治上取得成功的观点已经过时”那样,他们都忽略了种族主义正大行其道,当者披靡。

广告

 

Satur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