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榮:都市馬來人經濟危機感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這些保守宗教勢力能夠滋長,可能不只是因為它的極右主張,而是它「反大資本家/反外來者主導經濟/反不道德行為」的修辭能夠引起不少新興馬來人中產階級和小商家的共鳴。換言之右翼宗教勢力崛起的背后有政治角力、經濟競爭和道德動員多重因素的互相交織。無論是馬來西亞和印尼,相對進步勢力面對的最大挑戰,可能不再是威權的國家機關,而是民粹和更為保守穆斯林組織的崛起。 

丘偉榮:都市馬來人經濟危機感

最近,馬來媒體熱議一位馬來漢堡攤販莫哈末阿斯里(Mohd Asri,暱稱 AsriJanggut)揭發警方和地方政府包庇非法走私煙和跑馬機的事件,連內政部長韓沙和全國警察總長阿都哈密都接見了那位漢堡攤販。

該位賣漢堡的馬來攤販早前在社交媒體上放了一支影片,揭發雙溪毛糯有很多「外來者」(印尼亞齊人) 非法攤販在賣走私煙和「老闆」(本地華人)在經營非法跑馬機/賭場。他在影片中也直指莎阿南市政廳和警方通融非法的走私煙和跑馬機,但卻一再刁難在街邊經營小生意的馬來攤販。

勿忽略背后隱藏議程

 

根據我的觀察,那位漢堡攤販莫哈末阿斯裡應該是穆斯林消費者協會(PPIM)的會員或支持者,他會見內長和警察總長時都穿上該會的制服。協助他在社交媒體流傳該影片的也是穆斯林消費者協會和穆斯林聯合會(ISMA,Ikatan Muslimin Malaysia)。這兩個組織也是反簽署國際反歧視公約(ICERD)集會和「優先購買穆斯林產品」 (BMF,BuyMuslim First)運動的發起人。

漢堡攤販和穆斯林消費者協會揭發地方政府和警方弊端原本是件好事,可是我們不能忽略其背后的隱藏議程。穆斯林消費者協會經常以「弱勢姿態」出擊,直接或間接地指非穆斯林華人商家欺負或打壓穆斯林消費者和小商家。

漢堡攤販的影片相當明顯地把矛頭指向「外來者」(亞齊人)和「老闆」(華人),也指賭博不符合伊斯蘭教義。因此,除了指責警方執法不公,他們一方面也高舉「捍衛伊斯蘭」的旗幟,呼籲當局取締非法或不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場所;另一方面也散播「仇外情緒」(對象可以是本地華人、羅興亞人和亞齊人等等)。

這也可能反映部分馬來新興中產階級和小商家的焦慮,他們一邊面對本地華人商家「主導」了中小型企業,另一邊面對「外來者」如亞齊人和羅興亞人來搶灘做生意。換言之,馬來人經濟上危機感最明顯的可能不在于獲得政府照顧的下層階級,也不在于獲得政府扶持的上層階級;而是新興的中產階級,專業人士和中小型企業者,他們必須在自由市場面對跨國企業、非馬來人商家和移工攤販的競爭。

操弄穆斯林危機感

再加上,去光顧「非法場所」或參與「違反伊斯蘭教義活動」者可能有些是馬來青年,讓不少都市馬來人有「道德恐慌」,進而使他們更加寄托于宗教信仰。于是,道德和經濟危機感交織,讓部分都市馬來人更趨保守,讓穆斯林消費者協會和穆斯林聯合會趁勢而起,也讓各個馬來黨團容易操弄「馬來穆斯林危機感」以達到它們的政治利益。

這也是為何莫哈末阿斯裡的網絡揭發在馬來社會包括希盟支持者迅速引起共鳴,只是他在之后口出狂言指多數警員不虔誠和沒有祈禱,讓原先支持他的馬來人對他反感。

對執法當局不滿,認為他們貪腐、偏幫「外人」和無法「捍衛伊斯蘭」,這樣的情況在印尼也相當普遍。這也造成「捍衛伊斯蘭陣線」(Front Pembela Islam,簡稱FPI)在印尼民主化后迅速崛起。比如,該陣線不滿印尼警方沒有在齋戒月時取締夜店,而選擇「替天行道」自己跑到夜店內去踩場;該陣線不滿印尼政府默許平權團體舉辦同志電影節,而舉起「捍衛伊斯蘭」的旗幟去干擾電影節的進行。另外,更為激進的印尼伊斯蘭解放黨(Hizbut Tahrir Indonesia)也通過反資本主義和推動中小型穆斯林生意運動來獲得印尼年輕都市穆斯林的支持。

保守穆斯林組織崛起

這些保守宗教勢力能夠滋長,可能不只是因為它的極右主張,而是它「反大資本家/反外來者主導經濟/反不道德行為」的修辭能夠引起不少新興馬來人中產階級和小商家的共鳴。換言之,右翼宗教勢力崛起的背后有政治角力、經濟競爭和道德動員多重因素的互相交織。無論是馬來西亞和印尼,相對進步勢力面對的最大挑戰,可能不再是威權的國家機關,而是民粹和更為保守穆斯林組織的崛起。 

丘偉榮
Satur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