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国盟无法带来改革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林瑞源.国盟无法带来改革

如果国家在今年达致先进国宏愿,国庆就会普天同庆,但疫情未散,政治又出现倒退的现象,欢乐不起来。政治倒退是因为思维不变,举例来说,土团党青年团团长旺阿末法依沙宣称,土团青的立场是要逐步废除多源流学校,因为这些学校一般上无法培育拥有强烈国家认同的学生。为什么他要在大选随时到来的时候,伤害非马来人的感受?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在于政治,没有进步的政治,国家寸步难行。

林瑞源·国盟无法带来改革

 
 
如果国家在今年达致先进国宏愿,国庆就会普天同庆,但疫情未散,政治又出现倒退的现象,欢乐不起来。

政治倒退是因为思维不变,举例来说,土团党青年团团长旺阿末法依沙宣称,土团青的立场是要逐步废除多源流学校,因为这些学校一般上无法培育拥有强烈国家认同的学生。为什么他要在大选随时到来的时候,伤害非马来人的感受?

旺阿末法依沙刚中选为团长,他选前发表“会利用副部长的权力发出支持信”的言论,受到各界抨击,包括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因此他需要找课题,充当民族英雄,刚好这时来自巫统的国家团结部长哈丽玛在下议院回答提问,指政府不会改变现有的教育体系。

这就好像时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在2005年、2006年和2007年连续三年在巫青大会上高举马来短剑,以巩固党内地位,在2008年大选后的一个月,他才对举剑一事公开向非巫裔道歉。前首相阿都拉在2013年接受媒体访问时承认,希山慕丁高举马来短剑,是造成华裔和印裔反感,导致国阵在308大选受挫的原因之一。

种族政治的逻辑是玩弄敏感课题是最快上位的方法,因此政客们都欲罢不能。旺阿末法依沙年纪轻轻,也懂得这种登龙术,而这正是沉沦的开始。

土团的年轻领袖都如此,如何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跟随高级部长阿兹敏加入土团的非马来人,今后要如何在这样的政党找到自己的定位?

在大多数马来选民支持种族政治的诱因下,种族政党不敢跨出种族政治的范畴,所以巫统谈转型谈了数十年,即使509大选失去政权,仍然留在舒适区,土团想要转型谈何容易。

和旺阿末法依沙没有被国盟领袖抨击一样,回国没有隔离的原产业部长莫哈末凯鲁丁也没有受到内阁同僚的劝诫,反而是诸多维护,比如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以没出现新感染群,以及每天载送蔬菜往返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地的罗里司机都不必被隔离的借口,声援凯鲁丁。

宽待凯鲁丁就是不尊重法治精神,这反映国盟可以为了政治利益而牺牲原则,如何寄望国盟政府会进行改革?

果不其然,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在下议院,宣布撤回限制首相任期最多2届的修宪法案。国盟政府也撤回希盟在2019年提呈的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以2020年独立警察行为委员会(IPCC)法案替代。

首相的权力过大,限制任期可以杜绝专权,例如马哈迪任相22年,发生许多荒谬的事情。同样的,有惩罚及对警方采取纪律行动权力的IPCMC,才能真正的监督和制衡警方;IPCC只是无牙老虎,无法捍卫人权。

国盟政府没有给予任何理由就撤回修宪法案,为了选票及警方的支持,就废除IPCMC,都是开民主的倒车,这证明阿兹敏指国盟也是一个致力于国会改革及制度改革的政府的说法并不正确。

因为无力改革,就只能挑起课题来转移对原产业部长等事件的注意力,比如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公布希盟执政期间以直接谈判方式发出101项总值逾66亿令吉工程与采购名单,却波及在前朝担任部长的国盟领袖。

其实,不管是希盟,国阵或国盟以直接谈判颁发的工程都必须公布及调查,并且制定机制每月公布,以杜绝贪污。人们目前只是看到朝野的口水战,没有制度上的改革。

政治理应提升人民福祉、解决民生问题,但是却发生州政府及财团与农民争地,闹出劳勿榴梿芭风波。耕者无其地,农民何去何从,国家如何发展农业?

此外,仕林补选也揭发原住民村电流断供22个月,没有补选谁来关心贫民?

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在于政治,没有进步的政治,国家寸步难行。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28

发布于八月 29, 2020分类-2020-08

文章导航

Mon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