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恩:拷問馬來西亞計劃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大馬的成立,真的是為了替這些地方爭取獨立嗎?還是要在英美的保護傘下發展內部殖民?回顧當時的國際局勢,其實老牌殖民帝國之間互換殖民地,或支持剛獨立的新國家併吞其他政治實體都是常事。這也難怪時任印尼總統蘇卡諾會認為大馬計劃是西方殖民者主導的新殖民模式,並以武裝挑釁和支持汶萊人民黨的叛亂來阻擾此計劃。

  雲天恩:拷問馬來西亞計劃

 发布於 2020年09月16日 06時00分

為何要成立馬來西亞?官方的解釋其實繼承自當時東姑提出馬來西亞計劃的立場:一是為了反共,二是以大馬計劃為北婆(今沙巴)、砂拉越、汶萊和新加坡爭取獨立,三則是為了平衡種族人口的比例。雖然歷史教科書是這麼寫的,但是,有些官方的論點可能經不起史學的推敲。

雖然在冷戰背景下,為了保障人類文明和議會民主健全發展,抵禦共產主義的滲透和擴張是第一要務,當然,世上也存在不少假「反共」之名而行的惡行。

此外,大馬的成立,真的是為了替這些地方爭取獨立嗎?還是要在英美的保護傘下發展內部殖民?回顧當時的國際局勢,其實老牌殖民帝國之間互換殖民地,或支持剛獨立的新國家併吞其他政治實體都是常事。這也難怪時任印尼總統蘇卡諾會認為大馬計劃是西方殖民者主導的新殖民模式,並以武裝挑釁和支持汶萊人民黨的叛亂來阻擾此計劃。

東馬遭受內部殖

當時北婆和砂拉越人民加入大馬計劃的真實意願至今成謎,畢竟當時兩邦內陸地區的交通和通訊都不發達,人民的文化水平也不高,試問,葛波調查團所謂兩邦「2/3」的人民同意加入大馬是如何辦到的?即使同意了,又是在何種情況下同意的?為何葛波調查團是以走訪城鎮、辦聽證會和面談的形式進行調查而非以公投的形式讓此兩地人民行使「住民自決」的權利呢?這些疑點都待進一步討論。

據學者黃進發的《共業》指出,大馬成立後,沙、砂兩州都經歷了馬來亞不同程度的內部殖民。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汶萊蘇丹最終因石油稅收的自主權和其蘇丹的地位問題而拒絕加入,才由此避開了後來被內部殖民的命運。

重新思考東西馬關係

東姑推動大馬計劃還有一個很蒼白的論點,那就是他認為各邦的歷史軌跡、民族結構有相似之處,所以可以湊成一塊。當然,各邦文化上也許相似,但是沙、砂兩邦的歷史軌跡卻截然不同,在西方殖民擴張之前,半島和東馬的朝代更迭是在各自的土地上平行演變的,沒有交點,兩地經歷英國殖民只能勉強算是相似之處,但是,即使在英殖民的框架下,雙方的歷史軌跡也是平行發展的,半島出現過海峽殖民地、馬來屬邦和馬來聯邦等政治實體,殖民東馬的則是白人拉惹和北婆渣打公司。

由此可見沙巴和砂拉越並非自古以來屬大馬,東馬、西馬和新加坡的結合是在1963年,也正是在那一年,「馬來西亞」被發明了。

如今大馬政局多變,9月更適逢沙巴州選舉,我們也該重新思考西馬和東馬的關係。大馬成立的歷史說明,執政者可以基於政治目的兼併土地和人民,歷史也是由執政者和勝利者書寫的,我們雖改變不了過去,但是可以透過和歷史對話去思考我們的未來。
 

 

雲天恩

自由撰稿人。90後,畢業於拉曼大學中文系。閱讀興趣涵蓋歷史與哲學。以學貫中西為人生追求,並以建立反烏托邦的論述為己任,深信黑暗與虛無乃是實有。

 

Sun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