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沙巴州选,输在自己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郑丁贤.沙巴州选,输在自己

沙巴州选,进入最后一个星期的冲刺。

真正的对手,只有自己。

自己能避免犯错,特别是不犯初级错误,才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相比之下,沙菲益犯错比慕尤丁少,但是,程度比较严重。

两军统帅都在犯错,接下来,就看谁的错误会发酵,冲击选情。

郑丁贤·沙巴州选,输在自己

 

 
 

沙巴州选,进入最后一个星期的冲刺。

以目前的形势衡量,我不会伸出头来,预测哪一方会取得胜利。

而真正打过选战的人都知道,在势均力敌当儿,谁人犯最少的错误,就是最终的胜利者。

这就好像羽毛球场上,李宗伟和林丹的对决。两人的技术都是登峰造极,而策略、体力和意识都旗鼓相当的时候,彼此都打不倒对方。

真正的对手,只有自己。

自己能避免犯错,特别是不犯初级错误,才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李林多次对决中,我印象深刻的是,有时拿督已经来到胜利的门口,但是,一次是发球不过网,另一次跃起落地扭伤脚踝,结果输了两项大赛。

当然,林丹也有同样经验。

回到沙巴。这次的选举,沙盟和泛民兴党要赢,很大程度是看两方统帅,慕尤丁和沙菲益的表现。

只是,在选战中,两个统帅都犯了明显的错误,伤了自己。

慕尤丁的错误:

1. 选战伊始,他声称沙巴土团主席哈芝芝是领导沙巴的最佳人选。换句话说,如果沙盟胜选,慕尤丁属意的首长人选就是哈芝芝。

老慕犯了忌。

沙盟仓促成军,内部缺乏凝聚力,其中一个症结在于没有就首长人选达致共识。

比较合理的安排,是由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提名首长人选。

在这方面,巫统明显占了上风。它竞选32个议席,而土团竞选19个议席;除非出现意外,否则,巫统赢得的议席应该多过土团。

如果预定土团哈芝芝出任首长,肯定引起沙巴巫统的不满,也不符合全国巫统的利益。

这就可能造成内部的分裂,甚至形成抽后腿的事件。

2. 慕尤丁声称,如果沙巴政府和联邦政府是同一个阵线,沙巴就可以获得更多拨款。

这种逻辑是过去老政权的惯用伎俩,然而,放在新时代,已经不符合民主和公平的原则;同时,也可以被视为笼络,甚至是威胁选民。

老慕一番话,不但遭到敌对政党抨击,也招来公民社会的批评。

而站在沙巴选民的角度,听起来也不是味道。沙巴不同于西马,不管是土著或非土著,不论是穆斯林或非穆斯林,都有本土情怀,也有一股不满联邦的情绪。

一旦把联邦和沙巴挂钩,特别是以联邦的地位向沙巴人施压,只会引起沙巴人民的反弹。

3. 慕尤丁表示沙盟如果胜选,会提早举行大选。

老慕这么说,潜台词是沙盟胜利在望。只是,过早和过度乐观,只会造成本身阵营提前松懈,甚至提前内斗。

另一方面,这也会激发对手的危机意识,加强战斗力。同时,支持者可能降低投票意愿,中间选民也可能倒向对手。

况且,把沙巴州选和全国大选挂钩,也可能引起沙巴选民反弹,不想成为联邦的政治棋子。

慕尤了丁一再说错话,然而,沙菲益也不见得没有犯错。

沙菲益的错误:

沙菲益提出,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必须坐下来谈,以彻底解决沙巴主权问题。

问题是,大马拥有沙巴主权,已经是历史事实,也受到国际承认,并获得人民的认同。

沙巴主权,根本不需要谈判;如果和菲律宾谈判,只会提供菲律宾更多的需索空间。

沙菲益的言论,缺乏常识之外,也违反国家的利益。

更糟的是,沙菲益的巴夭苏禄背景,会让选民产生诸多联想。

历史上,沙巴曾经是苏禄苏丹国的领土,尔后,苏禄苏丹国纳入菲律宾共和国,而沙巴成为英国殖民地,再辗转加入马来西亚。

法理上,沙巴已经不是苏禄苏丹国的一部分,更何况,苏禄苏丹国已经烟消云散。

今天,大量菲律宾苏禄非法移民涌进沙巴,成为沙巴社会的威胁,也改变沙巴政治生态,这已经是沙巴人心口的痛;沙菲益的立场,不免让很多沙巴人认为他的立场亲菲律宾,情牵苏禄。

而菲律宾政府赞扬沙菲益的谈判立场,更让沙菲益陷入尴尬。

相比之下,沙菲益犯错比慕尤丁少,但是,程度比较严重。

两军统帅都在犯错,接下来,就看谁的错误会发酵,冲击选情。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9
Wednes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