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恩:西馬人看沙巴州選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在觀看沙巴州選的相關報道時,筆者發現有些受訪者不滿聯邦政府主導沙巴石油稅,有者更主張沙巴獨立。其實,對於「沙獨」主張,身為西馬人的我並不因此反感,我始終主張各州人民都應享有愛故土的權利,沙巴是沙巴人的家,所以沙巴人維護自己的權益,並擺脫西馬的劣質殖民,天經地義,而且「住民自決」是《聯合國憲章》所賦予的基本權利,若連討論自己家園的未來都不被允許是很可悲的。

雲天恩:西馬人看沙巴州選

縱觀此次沙巴州選,筆者以為泛民興黨陣營所追求的是沙巴州政權與聯邦政權分庭抗禮的局面,而國盟─國陣─沙巴團結黨陣營所希望的局面是以聯邦執政黨的優勢來為沙巴人規劃更多惠民計劃。總言之,雙方為沙巴未來五年的發展提供了兩種選項:一是民興黨政府以沙巴為根據地制衡聯邦政權以換取更多的自治權,二是選擇和國盟聯邦政權統一,以換取聯邦的各種優惠,簡言之,一獨一統,壁壘分明。

在觀看沙巴州選的相關報道時,筆者發現有些受訪者不滿聯邦政府主導沙巴石油稅,有者更主張沙巴獨立。其實,對於「沙獨」主張,身為西馬人的我並不因此反感,我始終主張各州人民都應享有愛故土的權利,沙巴是沙巴人的家,所以沙巴人維護自己的權益,並擺脫西馬的劣質殖民,天經地義,而且「住民自決」是《聯合國憲章》所賦予的基本權利,若連討論自己家園的未來都不被允許是很可悲的。

當然,回歸現實,沙巴要徹底獨立的可能性極低。但是,靠現行的選舉制度去建立和聯邦政權相抗的州政權卻是在技術上能辦得到的「沙巴獨立」,這是在聯邦制框架下的「獨立」。此外,沙巴的公民社會可以考慮和砂拉越一同建立東馬共同體的論述,傚法英國蘇格蘭地方分權的經驗,以求在聯邦制下重建東馬與西馬的對等地位。

 

但是,若聯邦制下的獨立得以實現,也可能導致州政權在地方上一黨獨大,因為民興黨+在此次選舉的目標是要取得2/3議席,若此局面成真,在野黨對州政府的監督力量就會被削弱。

至於要和西馬聯邦政權統一的主張其實也沒錯,但是,其結果必然是州級政府和聯邦政府都被同一政治集團壟斷,聯邦制將形同虛設,高度自治的希望就會變得渺茫,西馬扶植的「兒皇帝」首長將繼續仗著有聯邦政權撐腰的優勢對沙巴資源巧取豪奪。

若要改變這種局面,沙巴需要的是及時的體制改革和健全的公民社會以監督政府,而非寄望於政客的承諾。

此次沙巴州選將影響沙巴政局乃至全馬政局的演變,州選結果將決定大馬民主化進程的速度(可能觸發閃電大選),或奠定二月政變以來的政治版圖(若朝野陣營權衡利害後選擇按兵不動)。

此次沙巴州選經驗將成為大馬反對黨運動的重要參照,一是沙巴提供了新馬來西亞國族建構論述的參照,二是證明本土派政治力量可以借聯邦制的優勢對一黨獨大的聯邦政府進行釜底抽薪,在政治版圖的一分一合之間,大馬的反對黨才有喘息的空間,大馬的民主轉型才不會斷氣。

簡言之,沒有新沙巴,就沒有新大馬。如今沙巴成了朝野爭奪戰的最前線,全馬都注視著沙巴,經此一役,先不論雙方成敗如何,沙巴都將成為大馬各州的典範,她的地方自治與文化多元也將成為全馬的普世價值。

雲天恩

自由撰稿人。90後,畢業於拉曼大學中文系。閱讀興趣涵蓋歷史與哲學。以學貫中西為人生追求,並以建立反烏托邦的論述為己任,深信黑暗與虛無乃是實有。

Wednes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