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选举讲起: “民主”问题必须和“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放在一起谈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唐正东:金融资本与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的复杂化——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学术意义_中国民族品牌促进网

.... “共同的政治认同”因此不复存在,选举变成了不同阶级对抗的表现形式选举将临也就变得和大战将临一样令人感到恐惧。 在美国,由于“阶级话语”先天具有政治不正确的特征,所以阶级矛盾不能直接表现出来而是以族群矛盾、身份政治的形式扭曲地表现出来这既掩盖了问题,也使问题变得难以解决。 美国需要一场革命性的“大乱”才能解决问题。南北战争就是一场大乱,其后果是美国稳定了多年。 美国的变局也提醒我们,“民主”问题必须和“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放在一起谈,才是认真的,否则就是不着边际,不知所云。

 

唐正东:金融资本与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的复杂化——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学术意义_中国民族品牌促进网

 唐正东:金融资本与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的复杂化——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学术意义_中国民族品牌促进网

 

 

郭松民  点评美国大选:大乱与大治

作者:郭松民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0-11-05

 

1.webp (12).jpg

“我们建议你为选举日的骚乱做好准备,就像为飓风或暴风雪做准备一样!”

012020年美国大选选举日投票已经正式开始,伴随着选举结果揭晓的时刻日益临近,美国各地气氛骤然紧张。 

 

华盛顿特区、纽约、旧金山、芝加哥、比弗利山庄……为了应对选举后可能发生的骚乱和暴力冲突,各地商家们纷纷赶在选举日到来之前,用木板把店铺封起来以求自保。 “全美商家都在为选举日的骚乱做准备。”《纽约邮报》在11月2日的报道中这样描述道。 

 

1.webp (13).jpg

 

不安的情绪也蔓延到大学校园。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生上周收到电子邮件,上面写着:
“我们建议你为选举日的骚乱做好准备,就像为飓风或暴风雪做准备一样。”
《纽约时报杂志》首席国内新闻记者莱博维奇说:
“从理论上说,这(华盛顿)应该是座充满礼仪、规范和有序的光辉之城,总统选举应该是庆祝持久的民主与和平移交权力的时刻。但,这是2020年。”
毫无疑问,美国人已经认识到,选举的结束根本不可能是斗争的结束,相反,选举结束仅仅是拉开了下一轮更加暴烈的政治斗争序幕罢了。

 

02这样的形势,也为我们冷静思考一下西方的选举式民主提供了可能。 八十年代以来,在主流知识精英的话语中,西方的选举式民主曾经被神化,他们声称,“民主”(特指西方的选举式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可以解决全部,至少是绝大部分社会问题。 但他们不懂,或假装不懂,选举式民主的良好运行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国内的主要政治力量,要有共同的政治认同。当然,这个“共同的政治认同”其实也是第二性的,第一性或本质性的因素是,“民主”必须在同一阶级内部才能实行,因为只有同一阶级才会有“共同的政治认同”。 所以,西方的选举式民主,在十八、十九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有财产限制的,不拥有一定的财产或无法缴纳选举保证金,就没有选举权或被选举权。 财产限制的目的简单明了,就是为了确保民主只能供资产阶级享用,不能让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阶级分享。

 

但是,随着社会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的兴起,把劳动群众阶级排除在选举之外,事实上已经不再可能,扩大选举权势在必行,而这就破坏了“共同的政治认同”这一绝对必要的前提,每一次选举都有可能演变成内战。 

 

2.png

【迪士尼也被木板封起来了】

怎么办?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采取的措施是,利用工业、科技、金融等方方面面综合优势,从非西方国家攫取超额利润,把国内的蓝领、白领劳动者的主体提升到“中产阶级”。 “中产阶级”是一个暧昧的说法,因为它不是以“是不是拥有生产资料”作为划分标准,而是以收入、消费水平等作为划分标准。总的来说,西方的这一套做法在二战后的半个多世纪里,相当成功。 “中产阶级”并非马克思定义的资产阶级,但由于他们分享了一部分超额利润,所以在政治上认同资产阶级的统治——“共同的政治认同”问题就这样解决了,西方的选举式民主也呈现出了华丽、圆润的外观。而那些没有条件从外部汲取超额利润的亚非拉国家,其民主制度就无法这样圆润地运行。典型的如拉美国家,基本上是“选举式民主”和“军事政变”以及“街头革命”三位一体,具有同等重要性。 03美国今天的困境在于,由于全球化的因素,资本可以在全球肆意流动,为了追逐超额利润,他们把工厂、企业迁到能够带来更高利润的地方去了。 蓝领工人失去了工作,美国的工业区衰落了,变成了“铁锈地带”。 “白领”中的相当一部分也跌出了“中产阶级”。 

 

1.webp (14).jpg
 
“共同的政治认同”因此不复存在,选举变成了不同阶级对抗的表现形式,选举将临也就变得和大战将临一样令人感到恐惧。 在美国,由于“阶级话语”先天具有政治不正确的特征,所以阶级矛盾不能直接表现出来,也不能直接被解决,而是以族群矛盾、身份政治的形式扭曲地表现出来,这既掩盖了问题,也使问题变得难以解决。 回过头看一看,2011年席卷全美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最后一次尝试超越族裔和身份,在传统的阶级斗争范畴内解决美国“99%和1%”矛盾的尝试,但以失败告终。 特朗普的上台,白人至上主义的兴起、“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兴起,一定意义上都是“占领华尔街”运动失败的结果。 

 

1.webp (15).jpg
 
美国需要一场革命性的“大乱”才能解决问题。南北战争就是一场大乱,其后果是美国稳定、繁荣了很多年。 毛主席说,“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良有以也,美国也不能跳出这个规律! 美国的变局也提醒我们,“民主”问题必须和“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放在一起谈,才是认真的,否则就是不着边际,不知所云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