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文章:年轻一代对西方民主渐失信心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下载.jpg

如果今天的民主形式不能带来人们所希望的高质量治理,,而是以无休止的争吵和严重的分裂,加上明显的低效进行治理,接下来会怎么样?千禧一代”是一个代际标签,主要指美国和英国在1980年左右出生、到2000年千禧年时开始成年并走进大学的一代人。据剑桥大学民主未来中心说,当被问到民主问题时,他们表示正对民主失去信心。

日媒文章:年轻一代对西方民主渐失信心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戴维·豪厄尔 时间:2020-11-07
 

《日本时报》网站11月4日刊发题为《将民主更新换代吧,因为更年轻的一代正对这种制度失去信心》一文,作者为英国上议院议员戴维·豪厄尔。全文摘编如下:

“千禧一代”是一个代际标签,主要指美国和英国在1980年左右出生、到2000年千禧年时开始成年并走进大学的一代人。

据剑桥大学民主未来中心说,当被问到民主问题时,他们表示正对民主失去信心。

当然,这是一个措辞含糊的问题,因此得到的答案也不明朗。这代人——现在已经30多岁——真正要说的是,他们所身处的治理体系行不通了——因此他们希望看到某种更好的体系,以实现更高质量、更公平的治理。

这种体系仍然可以被称为“民主”,但却是一种新的、与民众联系更紧密、更值得信赖的形式,其好处可以被更多人分享,政治领导人也远不像今天这样脱离现实。

随着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场“民主秀”在美国展开,对这种制度日益失去信心——因而对其结果也日益缺乏尊重——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

如果今天的民主形式不能带来人们所希望的高质量治理,如果民主——其形式有很多种——不是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进行治理,而是以无休止的争吵和严重的分裂,加上明显的低效进行治理,接下来会怎么样?千禧一代以及他们之后出生的所谓Z一代将走向何方?

这一代人的怀疑态度似乎也延伸到了资本主义,或者至少是现在所说的资本主义——尤其是他们感觉不平等日益加剧、财富明显集中在更少人手中。对于年纪更大、似乎掌握了全部现金的长辈们,千禧一代对他们所专属的“财富垄断”感到愤怒。年轻人认为,这种结果一点都不民主,当然也不是一种正确的资本主义形式。

因此,有人问,现在能在繁荣的亚洲而不是在迷失方向、四分五裂的西方找到答案吗?毕竟,亚洲经济体不仅增长更快,而且似乎更好地应对了当前的疫情。

其实现实是,未来各个大洲的经济、社会乃至政治融合将既不符合过去的“主义”,也不符合20世纪欧洲政治话语中的陈词滥调。技术革新已经击穿了旧的意识形态队伍。全世界失望的年轻一代现在想要的是一个有能力的政府,通过一套结合了谨慎的监管、市场创新以及合理的自由、公平和正义的框架,进行灵敏的治理。

明智的领导人会避免把旧的意识形态标签贴在任何一种新兴模式上。正如我们的先辈在不到几个世纪前发明了“资本主义”这样的词语来描述新兴工业世界,我们也需要同样的发明来描述这个取代工业世界的数字世界。这对西方的思想家和领导人来说都是一项挑战。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4126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