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有条件行管令拖垮贫民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林瑞源.有条件行管令拖垮贫民

各种类型的行管令冲击中低收入阶层,而且很多贫穷家庭已经无法再撑下去,所以要求延长暂缓还贷、提取公积金存款及反对特别事务局(JASA)拨款的声音越来越尖锐。慕尤丁必须提出没有那么痛苦的抗疫方法,否则发放再多的援助金,也提高不了国盟政府的声望。

林瑞源·有条件行管令拖垮贫民

 
 

雪兰莪州冠病病例居高不下,延长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让人无话可说,但我的家乡柔佛在8日只有一宗新增病例却实施CMCO,令人深感无奈。

到底国家安全理事会是基于什么标准在大马半岛多个州属(除了玻璃市、彭亨及吉兰丹)落实长达4个星期的CMCO?而且不分那一个县是红区、橙区、黄区及绿区,就是一刀切,整个州实施CMCO。

卫生部长阿汉峇峇的谈话露出了端倪,他在6日披露,该部将向国安会建议,在超过21宗病例的橙区落实加强行动管制令(EMCO),包括雪隆及布城。

有没有搞错,超过21宗就落实不能外出、暂停经济活动的EMCO,经济肯定会死掉。首相慕尤丁日前指出,政府在人民健康及经济之间难以取舍,看来国安会已倾向于优先保障人民的健康,经济排在第二。

不过,国安会也没有对卫生部的建议照单全收,在橙区实施EMCO,而是比较温和的CMCO,让经济领域照样运作。

但是,CMCO收紧对社交、教育和体育领域的管制,包括一车只限两人,又禁止跨县、跨州。民众不能一家大小出游,街上冷冷清清,长久下去,犹如温水煮青蛙,经济最终也是凄凄惨惨。

为何国安会不学砂拉越?砂州只有古晋县是红区,因此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只在古晋县实施两个星期的CMCO,其他地区不受影响。西马有很多地方还是绿区,不用把这些地方的居民都拉下水。

譬如,柔佛州只有新山县是红区,峇株巴辖、丰盛港和昔加末县是绿区,居銮、古来、东甲、哥打丁宜、笨珍和麻坡县是黄区。霹雳州只有江沙县是红区,上霹雳、金宝、下霹雳和中霹雳县是绿区。马六甲没有任何县是红区和橙区。森美兰州只有芙蓉县是红区,淡边县是唯一的绿区。登嘉楼州也没有任何县是红区。

在西马多州实施CMCO,而且不准玻璃市、彭亨及吉兰丹的人民跨州,令人怀疑是不是要禁止民众在屠妖节期间跨州群聚?国家元首之前已经拒绝内阁要求颁布紧急状态的建议,国盟政府如此大面积的“封锁”,是否要证明实施紧急状态才是对的?

如果说EMCO是猛药,喝下去可以杀死病菌,副作用也大,那么CMCO就是成药,时灵时不灵。

国盟政府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时,当天新增117宗病例,一个月后,即4月17日新增病例减至69宗,5月12日解除MCO时,新增病例再减至16宗,反映MCO有效。但是,沙巴,以及雪隆和布城分别在10月13日及14日落实CMCO时,新增病例是660宗,11月6日达到最高1755宗,目前沙巴疫情仍然严重,雪州新增病例还是逾百宗,说明CMCO功效不大。

现在西马大多数州属从9日起实施CMCO,若12月初新增病例还维持在三位数,CMCO是不是又要延长多4个星期?

因此,很多人提议,既然第三波疫情来势汹汹,倒不如恢复MCO,长痛不如短痛,先把病例压下来,才能够拼经济,总好过现在拖拖拉拉,累死大家。

政府忽然宣布多州实行CMCO,让民众措手不及,学校关闭到明年才开学,双薪父母必须设法安置孩子。2021年财政预算案给予的关怀人民援助金,恐怕不足以让240万个贫穷家庭和B40群体支撑到明年。

西方国家把关闭学校视为最后的手段,避免孩子失去教育机会,但教育部把没有落实CMCO的学校也关了,让人傻眼。

各种类型的行管令冲击中低收入阶层,而且很多贫穷家庭已经无法再撑下去,所以要求延长暂缓还贷、提取公积金存款及反对特别事务局(JASA)拨款的声音越来越尖锐。

慕尤丁必须提出没有那么痛苦的抗疫方法,否则发放再多的援助金,也提高不了国盟政府的声望。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09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