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忠信:腹背受敵的財案與人民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要瞭解財案就要瞭解經濟。經濟即交易,而交易靠少量實體貨幣和大量信貸來產生。可是,金融信貸是短期經濟,生產力才是長期經濟;一個國家唯有提高生產力才能真正提高經濟增長。國家和個人的收入增長都取決於生產力和經濟復甦。因此生產力增長必須超過收入增長,必然不可能持久。至于提高生產力,個人需要技能培訓、企業需要自動化與智能化,國家需要外資投資引進先進技術。

周忠信:腹背受敵的財案與人民

財政預算案會不會通過?不止國盟政府腹背受敵,人民溫飽亦復如是。

政權倒台更迭事小,以民為本事大;財案不過事小,政府不會停擺,君主立憲下的國家元首其實無須提醒國會議員。

財案從此影響長期經濟結構事大;當年「新經濟政策」對馬來西亞政經結構性的影響深遠至今,如能推行「按需經濟政策」 (need based economy),相信將真正利民強國,所以我原本希望這次能夠由安華提呈,實現其改革議程,奈何無法成事。

 

馬來西亞能否通過財案資源分配塑造國家競爭力事大,但是人民不願面對困難選擇,造成馬來西亞目前陷入的「保護主義政治」困局。

經濟危機放水有盡頭,政府不應該也不可能永遠撒錢援助;但是經濟裡面是不理性的人,也充滿不理性的政治決策;譬如土團黨青年團要求免除低下階層(B40)債務的建議如果接納,銀行體系會崩潰;其實要求停利息、債務重組才是可行的;但是關鍵和長期的是需要有成效的資源配置──按需經濟。

財案看來是反過來先設經濟成長目標,然後才來「擬定」所憑藉的各領域預估成長。可是卻沒有考量以下的現實:

1.隨著政府閃電宣佈有條件行管令(CMCO),財長必須被迫立即重新調整各項預估;明年的6.5-7.5%預估成長是不可能的;而各領域預估能夠超越2019年的經濟價值也是「無可救藥的樂觀」
2.馬來西亞非常依賴外貿,值此全球貿易萎縮,我們的出口如何恢復2019年的93%?除非我們出口到其他星球。
3.財案也預估明年的公司與個人所得稅都超越2019年,這是否是大追稅的前奏?因為絕大部分行業都經濟蕭條。

經濟週期與運行

要瞭解財案就要瞭解經濟。經濟即交易,而交易靠少量實體貨幣和大量信貸來產生。可是,金融信貸是短期經濟,生產力才是長期經濟;一個國家唯有提高生產力才能真正提高經濟增長。

要支持信貸滾動,政府需要推出更多低息貸款給中小型企業來產生經濟交易,但冬眠和缺乏交易的企業,不應獲得援助。

財案即國家的收入與開銷,往往面臨赤字時,即以加稅解決,但是目前不可行。因此,其他方法如舉債或由國家銀行印鈔票來購買政府發行的國債。可是,長遠而言國家的債務增長不可超過收入增長,不然必然陷入類似希臘的債務陷阱。

國家和個人的收入增長都取決於生產力和經濟復甦。因此生產力增長必須超過收入增長,必然不可能持久。至于提高生產力,個人需要技能培訓、企業需要自動化與智能化,國家需要外資投資引進先進技術。

目前馬來西亞面對嚴重的工作類型和技能類型的不匹配,只能製造25%高技能工作卻有75%待業者是大學生,而特定外勞工作類型如園丘割棕油,無法大面積的輕易取代。因此,特定領域應該嚴格禁止外勞,譬如雪隆便利店的店員幾乎都是外勞。

國家大未來

我在3月份行管令宣佈後即提出「抗疫四階段」,指出救急援助後在推動復甦時必須專注於解決就業問題。有就業才有經濟,才有現金流運轉。

現階段和明年財政預算案的援助金發放必須能夠帶動生產力,不是造成游資氾濫,讓人民存在銀行或者買更大電視在家享受,因為這些完全不會帶來收入,生產力零。

怎樣才有帶動生產力?希盟政府去年推出的總值216億的國家光纖化及連接計劃(NFCP)就是好例子,因為它必然提高國家生產力與競爭力。

針對本次財案表決,希盟建議了信任與財案支持協議,但是國盟政府顯然不願意咨詢希盟意見,也不接納在野黨在經濟與抗疫的行政決策單位的參與,譬如國家經濟行動理事會。

我們所有的經濟政策、財政預算案都應該以「有就業」為主導思想;即協助那些願意工作、願意生產的企業。但有九流學者建議政府倣傚97年金融風暴,由政府吸納銀行體系爛賬,譬如房產高負債投資者無法攤還房貸,這是極為愚昧的,我們必須以市場力量做決策,由銀行來承擔,昔日的國民金融資產管理公司(Danaharta),國民資本投資公司(DanaModal)在此並不再適用。馬來西亞迫切需要政治改革與經濟結構糾正,所以我們需要推行按需經濟政策。

政治衝擊 經濟衝擊

如果要給財案打分,個人認為,本次財案惠民援助8分,經濟復甦2分,經濟結構改革零分;如果是安華的財案肯定截然不同。

我們是朝向福利國嗎?財案內處處撒錢,如22億的40萬人援助金等。這些能夠惠民,但是無法提高生產力和競爭力,因此我說這並不利民強國。同時,撒錢是比較針對性了,譬如針對等級較低的G56以下公務員的援助金、按照家庭成員多寡的援助金、只限失業者的公積金提款。

但是,治國如烹小鮮,許多政策必須用心微調,譬如,把公積金提款改為微貸創業金。這可創造更大的經濟效應。可是,本次財案卻推出多種單一種族援助,而非按需;這明顯是國盟單一種族政府思維,不僅僅在政治上「甲必丹」化,也延申到經濟。那麼我國如何帶來未來收入增長和生產力提高?

復甦道路

我們需秉持鼓勵有就業者、有生產力企業為政策的中心思想。日前在一場線上座談會上,我就曾提出以下一些建議:

1.一些行業如旅遊業變成棄兒,要拯救行業,政府可以成立特別機構(SPV)如97年金融風暴後的Danaharta, DanaModal來大規模收購資產以便釋放現金流和整個行業的保存,同時以擔保和收購微貸壞賬的方式,拯救就業與整個中小型企業體系。
    
2.國會應該成立「經濟復甦特選委員會」,讓人民代議士參與提出和制定可行的復甦辦法。
    
3.要保就業就要保僱主,要保僱主就要保其現金流。因此,僱主需繳交的13%公積金應該至少降10%(中國是強制免除僱主與僱員雙方的社保),通過現金流計算,僱主、企業得以延長經營。
    
4.我們應該獎勵勤勞的就業者,政府可以補貼僱員的公積金繳交率1%;舉例,從30歲到55歲,以6%利率計算,這樣當初的6000令,就會在25年后,變成2萬4000令吉
    
5.我國個人所得稅的稅率等級,目前最高是超過100萬部分為30%;我們可以推出新一級的稅率,即超過1000萬部分為31%。
    
6.也可以倣傚97金融風暴時期的匯款回國免稅政策,這可帶來大量外匯。

7.財案建議疫苗與醫療設備的外商投資可以0%免稅10年;除了給企業,我們也應該按投資金額給外商高管15%固定個人所得稅名額。

8.新常態下必須鼓勵創業,因此必須準備創業基金,為了提高成功率,可以提供創業必要知識與技能的指導與培訓
    
9.如何憑空製造工作?我們應該注重到中國招商與推出「貿易戰配套」吸引中國企業來馬生產以出口美國。希盟去年財案其實提出了一站式招商機構,但是沒有獲得執行。財案建議MYSTEP「短期僱用計劃」──700萬令吉製造5萬個工作,側重於護士、醫護人員、社會福利人員及臨教,而從生產力角度來看,應該也委任短期但是有豐富經驗者來考核與監督工程品質與進度
    
10.財案也是塑造國家戰略,那麼我們的戰略領域是什麼? 以新加坡為例,其戰略是國際樞紐,所以國際商業是關鍵,國際商業的關鍵則是商業旅客可以有效抵達和中轉,因此航空樞紐是戰略領域,樟宜機場便是關鍵,所以政府便投入大量資源裝備得以每天檢測上萬名旅客、一小時半得到結果、直接在機場設立檢測實驗室!

馬來西亞的戰略領域是什麼?柔佛的戰略領域是馬新關卡必須有最強的檢測設備嗎?馬來西亞的疫苗與醫療設備可以進一步發展成全球清真醫療設備中心嗎?
    
11.我們需要稅制改革,譬如稅務比例分配製度,固定給地方政府的稅收,以便地方政府去制定和協助地方特性的發展戰略。

周忠信

柔佛州明吉摩州議員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