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仁:无“砂拉越人”字眼 火箭与砂团反对修宪案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示,砂拉越政党联盟提呈的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根本没有“砂拉越人”(Sarawakian)字眼,因此砂人联党声称修宪后只有砂拉越人可以参选成为砂州立法议员,根本是在撒谎。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第一个版本的修宪法案中,是根据砂移民法令采用“居民”为符合资格的字眼。“砂民主行动党及砂全民团结党的州议员反对这个修宪法案,迫使砂政盟政府撤回该修宪法案。

张健仁:无“砂拉越人”字眼 火箭与砂团反对修宪案

在Facebook上分享
 
分享到twitter
  
 

(古晋15日讯)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示,砂拉越政党联盟提呈的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根本没有“砂拉越人”(Sarawakian)字眼,因此砂人联党声称修宪后只有砂拉越人可以参选成为砂州立法议员,根本是在撒谎。

Advertisement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第一个版本的修宪法案中,是根据砂移民法令采用“居民”为符合资格的字眼。

“砂民主行动党及砂全民团结党的州议员反对这个修宪法案,迫使砂政盟政府撤回该修宪法案。”

他继称,第二个版本的修宪法案采用的字眼则是“通常居留”在砂拉越,及其中一位父母出生于砂拉越。

“事实是,即使一个人出生于砂拉越,他不一定是砂拉越人。然而,根据第二个版本的修宪法案,在砂拉越出生者的孩子可以成为砂州立法议员。”

 
 他认为,第二个版本的修宪法案带来一个明确的影响是,砂州元首的继子现在可以参选成为砂州立法议员,因此砂民主行动党和砂全民团结党的州议员反对该修宪法案。

“我提议要采用‘砂拉越人’为符合资格的字眼,但我的提议被砂政盟的州议员拒绝。砂政盟的州议员不要‘砂拉越人’字眼出现在砂拉越州宪法,也不要‘砂拉越人’成为可参选为砂州立法议员的资格标准。”

身兼古晋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的张健仁强调,在砂州立法议会外面,人联党主席却声称新的修宪法案是只有“砂拉越人”可以成为砂州立法议员,这并不是事实。

“人联党和砂政盟应该对砂拉越人民坦诚。他们才是拒绝采用‘砂拉越人’作为担任砂州立法议员资格标准的罪魁祸首。”

 

 

PBK美里黄祥业律师:砂憲法修改存律法漏洞

(古晋15日讯)

肯雅兰全民党美里支部政治事务副主任陈祥业针对砂拉越政府最近对《砂宪法》第16条进行的修订直言存有法律上的漏洞,且模糊不清。

他认为说,这种灰色地带万一出现问题,最终得提交法院,并由法院解释何为砂拉越公民的定义。

“如果这类型案最终上诉到联邦法院,很可能将由非砂拉越的法官做出决定,就像我们在联邦法院审判的YB陈长锋案所看到的那样。因此,砂拉越的命运将再次掌握在马来亚手中,这完全不符合将与MA63的精神,并且可能损害我们砂拉越人的利益和自主权;如果砂拉越‘居民’在宪法上的定义由马来亚决定。”

他继说,砂拉越的石油每天被国油(Petronas)公司抽出85万桶,导致砂拉越每天损失大约2.85亿令吉的石油财富,全是因为我们砂拉越政府GPS让马来亚来主导砂拉越的命运,让联邦政府通过Petroleum Development Act 1974,损坏砂拉越的利益。

陈祥业解释,通过联邦议院,马来亚可以控制砂拉越因为决定权在马来亚手中。

他表示,砂拉越再也不可以把有关砂拉越的权利之决定权交予马来亚,包括“谁有资格参与砂拉越州选”或“谁是砂拉越的居民”。

且此类影响砂拉越权利的决定不应由联邦法院裁定,只能由砂拉越特别法院裁定。

同时,他强调,GPS应该对砂拉越居民的定义做出更清晰的定义,以避免将来发生任何不必要的法律诉讼。

“许多律师、政治人物等皆表示砂拉越政府GPS这次在修改砂拉越宪法第16条上是失败的,因为修改后依然留下了许多疑问,甚至可以用以包括马来人,亦或非砂拉越人参与砂拉越立法机关。”

很明显的,GPS修正案再次未能维护砂拉越的自治权,根本只是在浪费我们人民的纳税钱。

故此,该党敦促砂拉越人在即将举行的州选举中拒绝GPS与所有马来亚政党。

“砂拉越永远无法在法律事务上决定自己的命运,因为所有的最终法律事务皆需要由联邦法院决定;基本上联邦法院的法官一般都不是砂拉越人。”

他指出,联邦宪法和国际宪法完全没有禁止砂拉越寻求独立;除非砂拉越是独立的,否则砂拉越将永远无法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