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案不公 宏愿不再/刘泰安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财案不公 宏愿不再/刘泰安

2020年即将结朿,而当年的倡仪者马哈迪在今年初还是重作冯妇的第七任首相,但我国依旧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有关宏愿以失败告终。华印裔在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所获拨款,远比巫裔为少。巫裔社群获得14亿令吉回教事务拨款、46亿令吉土著事务拨款以及65亿令吉土著教育拨款,反观华裔和印裔只分别获得1亿7700万令吉和1亿令吉拨款。回教教导人们公正、平等和公平的价值,而这个预算案并不符合回教教义。

财案不公 宏愿不再/刘泰安

 
 
 

 

日前读到一则段子,忍俊不禁。美国在今年2020年缔造了3项纪录:(1)拜登当选为美国历史上年纪最大的总统;(2)贺锦丽当选美国第一位女副总统;和(3)特朗普成为美国第一位被选民赶下台的亿万富豪最高领导人。

大马早在2018年已缔造了同样的3项纪录:(1)敦马哈迪医生成为我国史上年纪最大的首相;(2)旺阿兹莎医生成为我国第一位女副首相;和(3)纳吉成为我国第一位被选民赶下台的亿亿声最高领导人。

由此可见,大马比世界第一超强美国更“先进”两年。

提到“先进”,令人想起我国第四任首相马哈迪在1991年第六个大马计划会议上提出的“2020年宏愿”,即我国要在30年后成为先进国的奋斗目标。

回顾“2020年宏愿”的9大目标有:(1)塑造团结的马来西亚和“马来西亚民族”;(2)创建一个自由、安定、进步和自信的社会;(3)培育和发展一个成熟民主的社会:(4)打造一个具备伦理与道德修养的社会;(5)创建一个开放与包容的社会;(6)创建一个科技进步的社会;(7)创建一个有爱心的关怀社会;(8)实现一个国家财富更加公平与合理地分配、不能再用种族区分的社会;(9)实现一个繁荣昌盛且充满竞争力和活力的社会。

如今2020年即将结朿,而当年的倡仪者马哈迪在今年初还是重作冯妇的第七任首相,但我国依旧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有关宏愿以失败告终。

种族歧视何其明显

“2020年宏愿”(Wawasan 2020)的口号,已沦为人们调侃为“哇哇声2020”、空口说白话或发白日梦的代名词!

国盟政府在今年3月初粉墨登场后,在本月6日向国会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反映出不公不义的拨款,对照“2020宏愿”的第8项目标,可谓背道而驰一万八千里。

一向敢怒敢言的人权律师西蒂卡欣7日在其面簿仗义执言,直指华印裔在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所获拨款,远比巫裔为少。巫裔社群获得14亿令吉回教事务拨款、46亿令吉土著事务拨款以及65亿令吉土著教育拨款,反观华裔和印裔只分别获得1亿7700万令吉和1亿令吉拨款。换言之,在总数127.77亿的拨款里,印裔只占0.78%,华裔只占1.39%,而巫裔则高达97.83%。

她质问拨款分配公平原则何在?种族歧视何其明显!本邦的华印裔族群有受到作为大马公民应得的公平对待吗?她还强调,回教教导人们公正、平等和公平的价值,而这个预算案并不符合回教教义。

或许国盟政府已打算放弃争取华印裔选民在下届大选的支持,而一味大力取悦巫裔社群,就能稳住政权。但2%与98%分配的巨大差别,全无一丁点各族比例原则,未免太可悲啊!

国盟政府口口声声会加大力度抗疫,在预算案中拨款遏制冠病蔓延。但预算案给卫生部的拨款不增反减,例如原本380亿令吉的冠病基金拨款被减至170亿令吉;原本19亿令吉的药剂供应拨款被减至5亿1300万令吉等,岂非言不由衷、自食其言?

纳税给自己“洗脑”

另一个备受争议的拨款项目,是给予“死灰复燃”的特别事务局(JASA)多达8550万令吉拨款。这个隶属通讯及多媒体部的“大外宣”单位,扮演的是当政者公器私用、作为攻击政敌的宣传喉舌角色,也堪称人民成为花钱(纳税金)给自己“洗脑”的冤大头!

连日来,反对党领袖已陆续非议这份财政预算案有违民意,可能会拒绝支持国会通过。他们有国会反对党领袖兼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等人。同时,国盟4党党魁也发表支持预算案的联合声明,它们是土著团结党、伊斯兰党、沙巴立新党和沙巴进步党。令人注目的是,巫统/国阵并没参与其中。

兼任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的前首相纳吉已声明,政府必须批准国阵的两项要求(即提取雇员公积金和延长暂缓还贷),国阵的国会议员才会支持预算案。他与一些巫统领袖也异口同声表示难以接受特别事务局的拨款。

若有一部分巫统国会议员与反对党阵营“同仇敌忾”,那么,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所提呈的第一份财政预算案,恐怕面对的不是“抗疫危机”,而是“倒台危机”。

无论如何,预算案拨款的不公不义,使到国人响往的“2020年宏愿”美梦难圆,才是本邦人民情何以堪的最大遗憾啊!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