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忠信:振兴经济需双驱动战略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大马需采取“科学抗疫”与“生产力投资”双驱动策略来确保经济复苏和成长。行管令自去年3月实施以来,疫情的反复曝露了政府的治理能力欠缺,没有完整的国家抗疫战略与思维。当政者如果掌握关键行政权力却没有应该具备的能力,不只是人民的悲哀,更是国家衰败的悲剧。

周忠信:振兴经济需双驱动战略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在提呈2021年财政预算案时预测,2021年国家经济可迎来6.5至7.5%的增长率;而2020年经济成长率将下跌4.5%。

2月11日统计局公布,2020年大马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5.6%,下跌幅度比财长预测的负4.5%来得高。这也是大马自1998年金融风暴后,经济萎缩最为严重的一次。

去年我评论2021年财政预算案时即指出,随著政府闪电宣布10月14日开始有条件行管令(CMCO),财长须立即重新调整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负4.5%、2021年的6.5-7.5%,因为这些预估成长没考虑到疫情的恶化;而各领域预估在2021年能够大大超越2019年的经济价值是“无可救药的乐观”。

 

现在不幸证明2020年的政府预测误差大,加上实行了原本不在经济预估的行管令2.0,2021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乃至于各项经济政策,有必要因应疫情恶化而加以调整。

要因应局势变化而适时调整经济政策,国盟政府应该让希盟参与国家经济规划与政策实施,让希盟的经济人才进入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

我认为,大马需采取“科学抗疫”与“生产力投资”双驱动策略来确保经济复苏和成长。

科学抗疫即一切SOP相关政策,从行业可否开放与营业时间多长,需按照大马疫情大数据分析为依据,而数据分析可指出我国疫情感染途径、感染群属性与原因。

生产力投资即国家抗疫援助,不管是个人还是公司,乃至于整体行业拯救,需要以长期可达致与产生多少生产力为依据,因生产力才能生生不息产生经济效益,避免出现资源枯竭、外资流失的危机。

按照卫生总监诺希山17日在公布2991宗本土病例时指,1578宗(51.1%)是大马公民,其余为外籍人士;此外,目前国内约七成新增病例为职场感染,尤其是工业区和外劳。

政府应“宽开严管”

有鉴于此,从科学抗疫和保经济的角度理性分析,政府应该采取“宽开严管”的政策中心思想,让非主要传染途径的经济领域进一步开发营业:1.恢复堂食人数按照桌子大小,最多四位一桌;2.恢复按室内面积允许音乐、补习等相关行业开放,但是可以按照严格的人数限制;3.恢复一对一的美容美发等行业开放,但是严格的消毒、防护服SOP和提高违规罚款。

“宽开严管”才是依据科学和疫情数据的良好抗疫方式,也对遵守防疫SOP的商家、行业公平公正,确保了生产力的生生不息。

行管令自去年3月实施以来,疫情的反复曝露了政府的治理能力欠缺,没有完整的国家抗疫战略与思维。在1月30日,我就提出,政府是时候推出《国家抗疫战略》,针对防疫、筛检、隔离、疫苗四大工作重点制定重大政策;而且必须是从传染病学(Epidemiology)和科学抗疫的角度,充分利用数据分析,以便达致有效控制和降低新冠传染指数和确诊者基数。

国盟政府不分党派纳人才参与抗疫与振兴经济实在是刻不容缓!这不关权位,不能拘泥于政党派系利益。去年11月30日我也在州议会建议接纳希盟州议员参与州经济理事会,共策柔州经济复苏。

当政者如果掌握关键行政权力却没有应该具备的能力,不只是人民的悲哀,更是国家衰败的悲剧。

 
周忠信

柔佛州明吉摩州议员

Saturday the 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