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和土团,政治婚姻的宿命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星洲网- 言路郑丁贤

大马政治没有一个政党或阵营可以垄断权力,因为权力本身已经是碎块化,而且是变动的结构任何一方只要是最大的碎块,就能在变动的结构中,组合一个新的权力集团。巫统有它的如意算盘,不过,土团也有自己的盘算。慕尤丁立场如此坚决,敢于和巫统切割也有他的把握慕尤丁的首相权力,土团的政府地位,加上紧急状态下,暂时主导权在土慕这一边夫妻本是同林鸟,机会来了各自飞。这是政治婚姻的宿命

 

 郑丁贤.巫统和土团,政治婚姻的宿命- 言路| 非常常识| 星洲网Sin Chew Daily

 

 

 

郑丁贤·巫统和土团,政治婚姻的宿命

《星洲网》2021-03-04 20:00:00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信函,犹如一纸离婚协议书,把巫统和土团短暂的婚姻关系,推向终点。

两项决定中,第一项表明巫统在来届大选,不会和土团合作;第二项指出,巫统留在国盟政府直到国会解散。

换句话说,巫统和土团,在下届大选之前,依然维持同居关系,大家还生活在一个屋簷下;但是,双方已经不是夫妻,时间一到,就各自成立另外的家庭。

想当初,两者的结合,也只是“权宜联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也有人称为“形婚”,意思是,两者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合,而只是基于特定需要而办了一场婚礼;一旦原有的利益分配不均,关系就发生变化,最终步向离异的下场。

当时,巫统想藉着加入政府,取得政治主导权。他认为自己身家丰厚,对组织新家庭贡献良多,应该是家庭的“话事人”。

不过,他的伴侣土团不这么想。土团认为天下是它打下来的,巫统只是搭了便车,享受了好处,不但不感恩,还想抢掉支配权,岂有此理!

慕尤丁上个月的“哀的美敦书”,形同警告逃妻(夫)的存证信函,告诉巫统,如果你不回心转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要和你断绝关系。

只是 这一逼之下,反而把巫统遭到墙脚,没有了回头路。原本巫统不同派系之间,对土团有不同立场,想和土团和好者不乏其人。但是,土团的态度,已经大扫巫统颜面,如果巫统再低头,就失去了尊严,领导层也无法向基层和支持者交代。

直线观察,巫统短期的路向,将是推动提前大选。巫统有信心,即使是国阵自行上阵,和希盟、国盟打三角战,最终,它会赢得多数席位。

在现有222个国会议席中,巫统可以独自竞选120至130席,其中大部分是马来半城乡和乡区选区,即使在东海岸和吉打输掉一些议席给伊党,以及在一些城市选区败给希盟,它还是有把握赢得70%左右的议席。

即使议席不过半,它也有优先资格组织政府。届时,巫统才来和各党协商,拉拢其它政党加盟,也不会迟。

希盟3党加起来的议席或许可以超过国阵,但是,希盟拿下过半议席的机会不大,而它拉拢其它政党的空间也比巫统为小。

巫统可以拉拢砂沙政党之外,也可以争取伊斯兰党、行动党、公正党,甚至是土团党。只要巫统是老大,出任首相和重要部长职位,其它一切都可以谈。

这是大马政治必然出现的新局面,没有一个政党或阵营可以垄断权力,因为权力本身已经是碎块化,而且是变动的结构;任何一方只要是最大的碎块,就能在变动的结构中,组合一个新的权力集团。

况且,独自竞选,巫统不需要让出席位给伊党和土团,这可以满足区部党阀们的强烈意愿,避免党的分裂,进而强化党的凝聚力,为党的竞选机器加满油。

当然,巫统还保留一些空间,以期伊党一旦碍于现实需要,还可以回心转意,重塑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囊括马来选票。

但是,即使伊党执意和土团合作,巫统也准备打一场硬仗。

巫统有它的如意算盘,不过,土团也有自己的盘算。慕尤丁立场如此坚决,敢于和巫统切割,也有他的把握。慕尤丁的首相权力,土团的政府地位,加上紧急状态下,暂时主导权在土慕这一边。

夫妻本是同林鸟,机会来了各自飞。这是政治婚姻的宿命。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04
Wedn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