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代表大会28日通过动议与国盟断交,同时授权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及最高理事会,决定离开国盟政府的“良辰吉日”。

巫统从来不曾加入国盟,因此,有关“离开国盟政府”的决议案,指的是其部长、副部长及受委官联公司高职者,可被令同一时间,一齐跟国盟政府划清界限。

从这个角度审视,下来只要该党主席阿末扎希一声令下,在去留国盟政府事宜上,巫统全体高官必须唯命是从,否则就是触犯巫统党纪。

巫统会在什么时候离开国盟政府?这个问题,巫统内部存在多种声音;但是,8月1日,即紧急状态的截止日,是个敏感日期。

可以想象,既然撕破了脸皮,双方关系已破镜难圆;接下来的日子,巫统跟土著团结党的关系将迅速恶化,是事态必然的后续发展。

8月1日距今4个月,国家政治陷入动荡不安不在话下,更让民众忧心的是,单日确诊病例才刚摆脱四位数的冠病疫情,该如何去面对?

至今为止,国内只有不到57万人接种冠病疫苗,以这个速度来看,要在4个月时间内达到群体免疫,可能性微乎其微;也就是说,倘若巫统在8月向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国盟政府发难,疫情难免有卷土重来,甚至一发不可收拾之虞。

大马何其不幸!冠病来袭,政府除了必须在疫情和经济之间寻平衡点,还得在疫情和政治之间找出路;而试想想,由于政治与疫情的不稳定,外资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来马?

疫情之下,百业萧条。此刻,大马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拥抱外资;当一些国家的疫情开始趋向缓和,当她们的人民正想方设法拼经济之际,大马的政客却把全副心思放在政权的攻防之上,此情此景,怎不让国人感到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