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诗坚:东西马法定地位争议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谢诗坚:东西马法定地位争议| 名家| 東方網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马来西亚是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权力已写在备忘录中,恢复“邦”的地位又如何?还不是得屈就于中央威力下。因此争议“邦”和“州”是一种自我聊慰的“满足”,不具现实意义。除非改由东马人担任首相,如马哈迪提议沙菲益可以任相,但有机会吗?

谢诗坚:东西马法定地位争议

首相慕尤丁于4月1日访问砂拉越时,第一次公开宣布东马的砂拉越和沙巴是马来西亚的“邦”(Wilayah)而不是州(Negeri)。但不知道首相可否用行政手段而无须经过国会通过,将东马的“地位”改变过来?

独立前,我们从教科书上得知马来亚有12个州,基本上分成三块,其一是1826年组成的“海峡殖民地”,由英国殖民地政府将槟榔屿、马六甲和新加坡并凑成一个实体。其二是在1896年组成的马来联邦(Federation Malay States),包括霹雳、雪兰莪、森美兰及彭亨。其三是在1909-1914年成立的马来属邦(Unfederated Malay States),即吉打、玻璃市、吉兰丹和登嘉楼组成。5年之后,又加入柔佛,也就意味著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第三个组合出现了。

这三大版图在英国的统治下,分成三个邦(Province),而不是统一国家。不过,在19世纪及20世纪时,英国最先在半岛内的一块土地称为“邦”的是威省(威斯利省)(Province Wellesley)(1800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军重临,严厉的将马来半岛和新加坡牢牢控制在手中。除了在1948年推出“马来亚联合邦协定”外,也采取强硬手段将华人社会的左翼政团一一查封,并大举逮捕左派人士,更进一步宣布马共为非法组织。直到1957年马来亚获得独立,一个新生的马来亚联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a)诞生了。

在独立不到四年后,马来亚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1961年提出有意将马来亚联合邦扩大成马来西亚联邦的构想。

当年政界人士对此计划分成两大反应。支持者欢呼扩大马来亚版图,以成为面积更大的国家。他们也认为将新加坡纳入,意味著被隔开的新加坡又再重投马来亚的怀抱。除了西马执政的联盟积极行事外,新加坡的李光耀(执政人民行动党)也热烈支持,加上东马的上层人士也举手赞成。

另一方面,反对阵营也不甘示弱,组成了马来亚、新加坡及东马三邦的“反马来西亚”阵线,合称“五邦”社会主义同盟,向执政集团开炮。后来汶莱没有加入,反而是招致印尼的对抗和菲律宾的断交。

英国为确保能按时成立马来西亚,也安排了各方签署“马来西亚协议”(MA63)。最后彼此同意在1963年9月16日正式成立马来西亚。签署人有英方、马来亚、北婆罗州、砂拉越及新加坡的代表。

东马之所以也由英方做主是因为在1841年及1881年,成功地从汶莱苏丹手上取得沙巴及砂拉越的管治权,而且是没有期限的拥有权,也就得以按照英国的意愿将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北婆罗洲及砂拉越并成“马来西亚联邦”(Federation of Malaysia)的新国家。在名义上,它是“新生的国家”,但它是从马来亚演化而来。因为在协议中提及马来西亚是由原先马来亚联合邦的所有州属,加上沙巴、砂拉越及新加坡组成。

听命于中央政府

在西马的政府也成为中央政府时,新加坡拥有移民、劳工及教育的自主权(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沙巴的20点备忘录及砂拉越的18点备忘录也分别拥有移民及劳工自主权。还有石油天然气税收的争议。不过,当东马的沙砂成为马来西亚一份子后,就得听命于中央政府。例如在1966年,首相东姑通过各种手段弄垮砂拉越的首席部长加隆宁甘;尤其在实施紧急状态下,一切都变得“合法化”。

另一个例子是1974年,中央调沙巴首长慕斯扎法担任国防部长。在后者拒绝下,中央在两年后用新的政党打败慕斯扎法的沙统。还有在1990年,沙团结党的首席部长拜林转身支持反对党后,便被中央对付。结果在1994年失掉政权。这是因为东马的沙砂在中央看来是属于国家的一个州,虽有特权,但权力有限。

其实在1976年时,时任首相胡先翁在国会提出修正联邦的州属的关系,即马来西亚包括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登嘉楼、沙巴及砂拉越,一共13州。这样一来,沙砂变成与西马各州一样的地位。这无形中降低沙砂的法定地位。

即便沙砂有所不满,也只能喊出“沙巴是沙巴人的”及“砂拉越是砂拉越人的”的口号。因为在马来西亚备忘录中,沙砂都不准自行脱离马来西亚。

虽然在希盟执政时,于2019年的国会提出恢复沙砂的“法定”地位,但只有138票赞成,而有59票弃权,未超过2/3的议员支持,无法通过。当时行动党张健仁对此指责巫统、伊党及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弃权,不让2/3票通过修正案是最大的绊脚石,对东马不公。

至此所谓“邦”和“州”有什么分别也是各说各话。中国在古代将天下分为“九州”(目前九州也代表了中国)。在元代之后改成省单位,一直沿用到今天。

在中国也没有“邦”的概念。美国是联邦制,以“州”代表一个地区拥有的法定地位。“邦”的核心是地方自治,在中央集权下,“邦”的存在就抵触了一般的观念,甚至会误会为一个相当有权力的地方政府或“小国”。

马来西亚是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权力已写在备忘录中,恢复“邦”的地位又如何?还不是得屈就于中央威力下。因此争议“邦”和“州”是一种自我聊慰的“满足”,不具现实意义。除非改由东马人担任首相,如马哈迪提议沙菲益可以任相,但有机会吗?

谢诗坚

时事评论人

Tu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