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沙改称“邦” 黄培根:没有实权有何意义?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指 只有名称,没有实权,这种升格有何意义?他说,这些东西不能光靠说,却没有实际的行动和所应有的权益,单靠升格又如何呢?“是否今日砂拉越升格为邦,地位就比较高,是否我们会得到更公平的资源分配?是否我们真的有拿回医疗和教育等方面的自主权呢?”他认为大部分的砂拉越人民都知道这个是一个政治议题,无论今日谁是联邦政府,砂拉越政府明白要拿回实权是不易,只能做一些小东西,如宣布为“邦(Wilayah)”。

砂沙改称“邦” 黄培根:没有实权有何意义?

 
 

(诗巫9日讯)针对沙砂升格为“邦”课题,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指 只有名称,没有实权,这种升格有何意义?

 

他说,这些东西不能光靠说,却没有实际的行动和所应有的权益,单靠升格又如何呢?

“是否今日砂拉越升格为邦,地位就比较高,是否我们会得到更公平的资源分配?是否我们真的有拿回医疗和教育等方面的自主权呢?”

他认为大部分的砂拉越人民都知道这个是一个政治议题,无论今日谁是联邦政府,砂拉越政府明白要拿回实权是不易,只能做一些小东西,如宣布为“邦(Wilayah)”。

他相信砂拉越人民要的是实际的东西。

 

他指,砂拉越政府花费了很多资源,宣传工作和派了一队的律师去英国伦敦考察,到如今还未公布到底考察了什么内容回来。

他说,说去英国伦敦考察,证明砂拉越在1963年前砂拉越的权益,以及在1963年的大马协议下,砂拉越的权益是否有失去?州政府最基本要向人民公布,在花费了许多资源后,前往英国伦敦考察取得了些什么成果?

“我们可以看到,砂州政府只是因为州选举即将来临,可能基于紧急法令而需要等到8月,或6月可能举行。而首相慕尤丁需要砂州政党联盟(GPS)的支持,才能坐稳国盟政府的地位。这才有升邦的一场课题出来。”

实际上,他说砂拉越得到的只有“Kosong”。

 
 

他认为,砂人民对这样的政治戏法已感到厌恶,慕尤丁要的仅是砂州联盟的支持。

他强调,只是一个名称上改变,根本不能改变砂拉越失去的原有的地位、权益和自主权。

砂拉越的疫情近日来一直“名列前茅”,而也有很多砂拉越人民注册接种疫苗,他反问:砂拉越有得到特别的分配吗?

“如果以首相慕尤丁所说,砂拉越和沙巴已得到应有的地位,那么三分之一的资源应该分配给沙巴和砂拉越,包括疫苗,这点是否做得到?”

他表示目前为止,最重要的是疫苗,若砂拉越拿回自己地位,砂政府应该向联邦要求疫苗的分配。

“若是以此发展,砂拉越政府应在这两个月里看到实际的行动,即在国会里修改我们的宪法,第二须分配三分之一的疫苗给沙巴和砂拉越。

他强调,升邦的一切要以实际的改变和行动,而不是要称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