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政府原来是这么回事/谢诗坚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换政府原来是这么回事/谢诗坚

马来西亚相位争夺战经一周角力后胜负分明,代表国盟的依斯迈沙比里以114票脱颖而出,被国家元首钦点为第九任首相。

而与依斯迈票数相接近的对手是希盟主席安华依布拉欣,他获得105票,少了6票,圆不了首相梦。这是3年来第三次换首相了。

换政府原来是这么回事/谢诗坚

 

 
 
 

 

马来西亚相位争夺战经一周角力后胜负分明,代表国盟的依斯迈沙比里以114票脱颖而出,被国家元首钦点为第九任首相。

而与依斯迈票数相接近的对手是希盟主席安华依布拉欣,他获得105票,少了6票,圆不了首相梦。这是3年来第三次换首相了。

斗争还没到尽头

当然这只是斗争的中途,还没有走到尽头。但在此次的短兵相接中,安华始料未及的是到紧要关头时,巫统又弃他而去。结果又走回原路。从打倒慕尤丁到支持慕尤丁只不过换了个慕尤丁第二——依斯迈沙比里走向舞台中央。他究竟是巫统的后起之秀还是慕尤丁推出的前台人物,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答案。吊诡的是,真没想到阿末扎希与人民开了一个啼笑皆非的大玩笑。

究其因所有的斗争起于23年前,涉及马哈迪与安华在巫统内的刀光剑影。

2018年的大选,希盟如愿以偿夺得中央执政权,马来西亚掀开了“改朝换代”的历史新页。表面上看来希盟取代了国阵,而土团党取代了巫统(因土团党吸收了15名巫统议员及10名公正党议员,加上本身的7名议员,总数32席。而马哈迪等5人已离开土团党,另组斗士党。他怪责慕尤丁背后捅他一刀。

2020年初,正当安华与马哈迪因交班问题无法妥协时,竟忽略土团党的后院起火。在2月份时,一场由慕尤丁及阿兹敏操作的“喜来登政变”发生了。在瓦解希盟政府的同时,慕尤丁及阿兹敏等人也快刀斩乱麻夺得了土团党的控制权。

在迅雷不及掩耳下,慕尤丁组成的国盟包括土团党、伊斯兰党及民政党等在内;另一边则由巫统带头的国阵依然存在(成员有巫统、马华、国大党及沙进步党等)。换句话说,国阵和巫统都不是国盟的成员党。

因此近日慕尤丁以国盟主席的身分宣布行将组成的是“国盟政府”时,巫统内有人坐立不安。他们认为这种说法是自相矛盾的,首相人选来自巫统,但巫统又非国盟成员,又如何称为国盟政府?

还有依斯迈沙比里到底是以巫统的人出任首相,还是土团党的代理人,也没交代清楚。人们会问:如果仍是国盟政府,则巫统的主席阿末扎希推翻慕尤丁又有什么意义?在兜兜转转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难道改变只是更换包装?

在这之前,我们也注意到慕尤丁提出的朝野合作组成大团结政府的建议。有人说是超党派。但在马来西亚不曾有过,即使在1969年的“5·13”事件后成立的“全国行动理事会”也依然以巫统为主(1970年时任首相敦拉萨说,这是一个由巫统组成的中央政府)。

因此马哈迪说的所谓“5·13”后的政府不是跨党政府,而是以党治国。这之中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自“5·13”后,马来人至上观念成为马来政党的主导思想,包括行政上引入回教价值观。

李光耀影子作祟

既然巫统及土团党不会放弃一向以来坚守的马来人至上的思想,潘俭伟也无需为未进入政府体制内感到惋惜。“喜来登政变”不是把行动党一脚踢开了吗?还有在“5·13”时,为何行动党未被拉入国阵,不是明摆着因为李光耀的影子在作祟吗?

说到底,极令民间遗憾的是,冠病仍在马来西亚张牙舞爪时,我们还在大谈政治权力的安排,这又怎能减少病毒的扩散呢?今天,我们已有超过150万人确诊,而有1万3000人死亡。更提心吊胆的是,老百姓此刻也不知下刻的命运。难道换政府只是一场游戏,怪只怪我们以为变天了,其实依然故我。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