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峰:疫情后的财政预算案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在制定2022年财政预算案时,沙比里领导的政府更应该注重疫情后的影响,中小企业的复苏以及失业率问题,而不是以“派钱”的形式去巩固自己的政治权力。在疫情的笼罩之下,政府曾提出多项的援助计划,但是否能真正的解决社会问题?关键在于中小企业是否能得到相关补助继续让公司生存下去,低收入户是否因政府提供的现金援助暂时摆脱一日三餐的烦恼。

黄振峰:疫情后的财政预算案

发布於 2021年10月19日 06時00分  • 壮阔大马 • 評論: 黄振峰

 

与过去几年的的财政预算案相比,在制定2022年财政预算案时,沙比里领导的政府更应该注重疫情后的影响,中小企业的复苏以及失业率问题,而不是以“派钱”的形式去巩固自己的政治权力。

在疫情的笼罩之下,政府曾提出多项的援助计划,但是否能真正的解决社会问题?关键在于中小企业是否能得到相关补助继续让公司生存下去,低收入户是否因政府提供的现金援助暂时摆脱一日三餐的烦恼。

政府派发援助金补助的阶段已完成,接下来的是,要如何在短时间逐步恢复市场的繁荣,让经济市场需要更多的劳力,也能解决失业率问题。

个人认为,2022年财政预算案,首要解决的应是医疗设备问题;从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从新闻媒体或是社交媒体,都能发现医护人员面对人力以及医疗设备的不足,这也导致很多民众受感染期间,面对长时间的等待,甚至因此而失去生命。

因此,政府需要编列更多的预算提高医护人员的福利,防疫设备以及乡下地区的医院设备等等;在整体平均而言,至少让乡下地区的民众能够得到基本的医疗福利,无论是疫情病患或是普通病患。

成立医疗改革委员

第二,政府也应该著手成立“医疗改革委员会”,从疫情中重新思考目前医疗体系的缺失,重新讨论医疗改革的方案,无论是政府全面资助公共医疗或是提出全民健保,让不同收入的民众能够依照自己的薪水,自付全民健康保险,减低国家对于医疗体系的支出。

在疫情的冲击之下,不同传统产业都面对不同的挑战;但他们的唯一共同点是如何开始进行“转型”与“数码化”。简单而言已经不能再依靠过去的零售方式销售商品,无论是百货公司的奢侈品或是小贩中心的美食。

在这时候,政府可提供相关的转型课程配套或是鼓励更多传统产业转向网络市场;在转型过程中,不同行业的文件以及银行程序也必须逐步转移至网络以及电子化。最为关键的事,政府各部门也必须简化民众以及中小企业的申请文件的作业程序。

在疫情的笼罩之下,中小企业已经错过了不同时段的复苏阶段;虽然目前已能跨州以及旅行,但是面对确诊人数的起伏,以及民众对于疫情有所担忧。政府必须提出实际的方案刺激市场。

可推出费券

政府若要刺激市场经济,其中一个可行方案就是推出“消费券”,让市场能够在短时间恢复。消费券最大的优势是,民众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在市场上消费,进而可逐步恢复市场的繁荣。

在疫情之下也开始出现不同的新兴产业,也可看到许多年轻人出来创业,无论是线上销售平台或直播销售。因此,政府应以不同创业单位合作,提出更多的微贷款,甚至可以成立天使基金,让新创产业者能够得到足够的资金在本地发展。

2022年的财政预算案,需要有更多的灵活度与弹性,去应对明年的挑战与不稳定性。有别于过去一年的挑战,当疫情稍微稳定施打疫苗也形成群体保护层时,政府要做的事,是如何让市场活跃起来,并创造更多工作机会,更多不同类型的产业以及新创产业的发展。

接下来的挑战不会比过去来得容易,反而更需要政府接纳更多不同的意见与想法,提出具有挑战以及远见的财政预算案。不能再像过去的“派钱形式”处理疫情后的危机,反而应该建立短中长的目标去应对后疫情时代。
   

 

【追看热门新闻资讯,请下载东方日报APP】

IOS:https://odn.my/ios

Google Play:https://odn.my/android

HUAWEI AppGallery:https://odn.my/appgallery

 

黄振峰

东吴大学政治所研究生;关心公共事务与政党政治发展,自由撰稿人。

 

Wednesday the 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