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祥:大马人民的头号公敌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坊间有句话说:“一流人才在海外,二流人才在商界,三流人才在学界,不入流的都在政界。       大马的敌人不是贫穷落后,也不是资源匮乏,更不是天灾或战争。

问题是,有国会那一群豺狼,我们哪里还需要敌人?

所以你说,大马人民的头号公敌,是谁?

黄金祥:大马人民的头号公敌

发布於 2021年12月18日 06時00分 • 最後更新 10小时前 • 八方论见 • 評論: 黄金祥

 


印度国防参谋长拉瓦特,日前乘坐的直升机坠毁,被送院后抢救不及,宣告死亡。他不久前曾高调宣称“中国是印度的头号敌人”。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就此表示:“事件反映了印度军事装备的低可靠性,落后是印度的最大敌人,而非中国。”

这令人联想到,大马军机的频繁失事。才在上个月,就有一架鹰式战机,在北海空军基地坠毁,导致一死一伤。据悉,这已是1996年至今发生的第9起鹰式战机事故。

保卫国家的军人,因为军备老旧或维修不当,还没上战场就无辜牺牲,不仅是国家的重大损失,也是重大耻辱。

事实上,让国家蒙羞的,又岂止是军机失事?前首相纳吉的SRC案上诉被判失败,法官就义正词严指责,纳吉的所作所为是“国家之耻”。

一马公司案件轰动全球,许多人原先从来没听说过马来西亚,现在都知道,这个亚洲小国出了个世纪巨贪;一个年纪轻的刘特佐,和一国之尊同欢共舞,高官贵人相互配合,把国库当私库来挥霍。据说,以此为蓝本的电视剧即将开拍,到时肯定会吸引更多外国人,认识美丽的马来西亚。

本地的时评人常常慨叹,大马总是“因为错误的原因成名”(Get famous for all the wrong reasons)。最近的例子莫过于Timah事件,连BBC等国际媒体都争相报道。那位说“喝Timah就像喝女人”的议员,瞬间爆红网络,吾等小民个个“与有荣焉”,出名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让大马荣登国际笑话榜的,还有飞行车部长、黑鞋部长、建议“扮哆啦A梦声音向丈夫撒娇”的抖音部长。当然不能漏了替“西班牙苍蝇”打广告、发表“喝温水杀新冠病毒”、同时能与500个国家视讯会议的卫生部长。

高官们成天搞笑,老百姓学会了苦哈哈过日子。他们白领薪水不做事就算了,要命的是,有些不但爱搞笑,也爱“搞事”。

商家心惊胆战

九月初,好不容易挨到行管期结束,商家们纷纷重新开业,希望政府能够提供各种配套以振兴经济。谁知道,“补助” 盼不到,官爷们却给大家“补一刀”——一下禁酒又禁博彩;一下来个繁荣税,一下货运业必须由土著占51%股权;商家个个被吓得心惊胆战,原来现在做生意那么难。

国家经济受疫情严重打击,国债和家庭债务屡创新高,新首相的首要任务却是发展土著议程,规定土著股权不能卖给非土著、购物中心必须设土著固打等等;结果自财政预算案公布至今,外资大逃亡,大马股市一直萎靡不振。

经济不行,教育水平每况愈下,领导人的救国方案是 “推动土著优先,强化马来语和爪夷文”。贫困的吉兰丹人民长期处于水深火热,州政府则只顾推行伊刑法;估计严刑恶法可以让人忘掉贫苦日子。吉打州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州务大臣忙著试驾新车、禁酒禁赌,还有和槟州政府打嘴炮。

这就难怪外资一直不来,都跑到邻国去。连原本土生土长的Grab,创办人把国籍和公司总部,都一股脑儿搬到新加坡去,让大马无端端飞走了一个市值数百亿美元的独角兽。

还有一位流入外人田的“肥水”,是近日登上头条、让大马人脸上添光的,纽交所25大金融科技(Fintech)公司中的第一位大马创办人冯志文。他是所拥公司MoneyLion的首席技术官,据知现在“暂时”还持有大马护照。

像他们一样因为“对的原因”扬名国际的大马人,信手拈来就有拿督周仰杰(Jimmy Choo)、随身碟之父潘建成、名导温子仁(James Wan)与蔡明亮、美国最大通讯晶片公司博通的首席执行长陈福阳、研发对抗超级细菌特效药的蓝舒洁博士……等等,无一不是在金融、科技、艺术、学术界等有杰出成就……但是,他们今天的成就,都是靠自己和海外政府或学府的支助,基本上都和大马政府无关;甚至有些如受颁《世界华人希望之星》的蓝博士,当年还是被土著固打制排挤的超优秀生。

坊间有句话说:“一流人才在海外,二流人才在商界,三流人才在学界,不入流的都在政界。”根据资料,目前有超过170万大马人在海外定居与工作,他们为别国作出的贡献有多大,我国的损失就能有多大。相比海外大马人的耀眼表现,我国政客们的无能则常叫人“凸眼”。

把这些人才不断驱赶到海外的,不必多问,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大马多年来的种族政策、贪污腐败、宗教干政、教育政治化等等。这些都是一个又一个的肿瘤,侵蚀著大马的根基和体质。

导致国家不断衰退的罪魁祸首,不只是老马和纳吉,还有今天仍安坐在国会殿堂的一群尸位素餐的议员,尤其是那些七八九十岁的老家伙,多年来搅风弄雨,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如今还不愿退下,想继续为祸人间。

更不堪的是,所谓新首相的百日新政,其实是过去60年劣政的恶化版;人民在叫苦连天,他们则在搞庆祝大会自嗨自爽。

这样下去,外资却步,大马的高端人才加速流失,低技术的孟加拉外劳大量涌进和长期逗留。可以预见,国家将继续沉沦,无法出走的大部分人,只能留下来和外劳争夺饭碗。

日前,衔接中国昆明市与寮国永珍的1000公里铁路通车了,大马从2013年起就商讨的300公里隆新高铁,却连个影子都见不到。本来,大马凭著无比丰富的资源与多元文化人才,在七、八十年代的经济表现傲视亚洲,不料,才短短数十年,就被无良政客搜刮掏空。

今天,不但被新加坡远抛后头,被共产越南迎头赶上,大马却已沦落到连印尼外劳都不愿来的地步。

大马的敌人不是贫穷落后,也不是资源匮乏,更不是天灾或战争。

问题是,有国会那一群豺狼,我们哪里还需要敌人?

所以你说,大马人民的头号公敌,是谁?

 

Tu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