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塔”势如破竹,带路党心惊胆跳

打印
分类:国际时事
发布于 2021-08-16 12:18 作者:editor2

 美国人对带路党挥出重拳

这张令带路党心惊胆战的照片或许还会在喀布尔重现。美国向来就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合作”传统。西贡失守时,美国人对想挤入直升机撤离的越南“带路党”毫不犹豫地挥出重拳。说好的共进共退呢?说好的相扶相持呢?说好的民主大业呢?说好的普世价值呢?阿富汗总统加尼即将宣布辞职,总统权力临时移交给内政部长贾拉利。加尼本人已前往塔吉克斯坦,再从那里去往第三国(美国)。塔利班代表团今天抵达总统府,与贾拉利举行谈判,预计在两三天之后,将出现一个新的政权

 

 

 

“阿塔”势如破竹,阿富汗进入“西贡时刻”

来源:游无穷   作者:后沙        2021年8月15日

阿富汗局势变化之快,已远远超出西方专家和媒体的预测,之前,比较比较乐观的看法是阿富汗政府还能维持三个月,理由是政府军主力全部集结在首都周边,再加上军事装备上的优势以及美军的空中支援,因此,喀布尔防线“固若金汤”。

然而,前天“阿塔”武装先头部队已从各个方向开进首都喀布尔,并控制了市郊的喀布尔大学。据美联社消息,“阿塔”已进入到首都的卡拉坎(Kalakan)、卡拉巴格(Qarabagh)及帕格曼(Paghman)三个地区。

更让美国失望的是,那些全副美械装备的阿富汗政府军“精锐部队”居然没有组织起像样的抵抗,阿塔兵不血刃地拿下了喀布尔周边阵地。

阿塔领导层颁布了三条指令:

一、武装人不得在喀布尔使用暴力;

二、所有女性前往安全区域;

三、允许任何人选择离开或留在喀布尔。

不过,这种“宽容”的时间窗口将是非常短暂的,阿塔这些指令背后有某些大国的斡旋在起作用。

阿富汗边境口岸已全部被阿塔控制,离开阿富汗的唯一通道是喀布尔机场。但航班数量非常有限,只有拥有特殊身份的人物才有特殊通道得以离开。

所谓特殊人物是指:

一、阿富汗政府的代表人物,如总统,副总统、总理、议长等人;

二、美国必须用得到的人物;

三、西方的高级外交人员以及当地富豪精英。

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一些媒体将喀布尔形容为“西贡时刻”。即当年美军被迫撤离越南,南越政权瞬间崩溃后“首都”西贡的混乱局面。

这张令带路党心惊胆战的照片或许还会在喀布尔重现。美国向来就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翻脸无情的“合作”传统。西贡失守时,美国人对想挤入直升机撤离的越南“带路党”毫不犹豫地挥出重拳

说好的共进共退呢?说好的相扶相持呢?说好的民主大业呢?说好的普世价值呢?

现在,无论阿塔发布什么样的“非暴力”承诺,那些与西方军队有过深度合作的阿富汗人都无法相信。他们唯一的人身安全希望是就是逃到西方。否则,根据阿富汗的传统,接下来对他们的报复行为将极为残忍。

阿富汗总统加尼即将宣布辞职,总统权力临时移交给内政部长贾拉利。加尼本人在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后(电视讲话)已从特殊通道离开阿富汗,前往塔吉克斯坦,再从那里去往第三国(美国)。

塔利班代表团今天抵达总统府,与贾拉利举行谈判,预计在两三天之后,将出现一个新的政权。

比较微妙的是,阿塔虽然宣布和平接管喀布尔,保证平民的安全并原谅一切愿意与新政权合作的人物,但又强调“并未宣布停火”。

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双方对谈判本身的认知存在根本性差异。

阿富汗政府方面宣称这是关于权力交接的和平谈判,而阿塔则宣称这是一场投降谈判。

也就是说阿塔可以接受政府军有条件投降,但阿政府没有资格跟他们进行“和平谈判”。

阿富汗总统加尼在临走前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他与美国“阿富汗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以及北约高级官员举行了会谈。不过,看来美国已经决心抛弃这个政权,安排加尼离开阿富汗。

跟“西贡时刻”一样,当北越军队即将全面占领西贡时,西贡社会到处弥漫着恐慌和绝望的情绪。

这两天,喀布尔居民纷纷前往银行及ATM前方排队,抢着取出毕生积蓄,并到黑市兑换成美元。有的人则变卖家产,焦急等待一张民航机票离开阿富汗,而那些与西方军队合作过的翻译们,则把出国签证当成全家的“护身符”,而“护身符”的审查又是如此严苛。

美国只关心它的外交人员是否安全离开?这既关系到美国的脸面(如果还有的话),也关系到民主党将来的选票。

拜登只剩下一张嘴了,今天,白宫新闻处发布拜登声明称:“阿塔如果危及美国的外交使团成员,将立刻遭到美国果断的军事报复。”

拜登还宣布,他已派出5000名美军前往阿富汗,协助驻喀布尔大使馆外交人员和阿富汗人安全撤离。所谓“阿富汗人安全撤离”只是外交辞令,以表示美国没有抛弃带路党。

美国在南越军事冒险失败后,白宫也曾发表过这种空洞的威胁声明,实际上美国人能不能安全离开,取决于北越军队的态度。

今天美国外交人员能否安全离开喀布尔?也取决于阿塔的态度。但西贡还有个西贡港(今天的胡志明港),可以从海路撤离,而喀布尔只有机场可以离开。

美国的阿富汗大使馆,是美国人数最为庞大的外交使馆之一。它位于瓦济尔阿克巴汗区的高档社区,占地面积约36英亩,有独立供电供水系统,毗邻美军和北约驻阿总部,戒备森严,跟在伊拉克一样,也被称为“绿区”。美国外交人员有1400多人,还有2000多名的承包商和服务人员。

从大使馆规模可以看出,阿富汗对美国是何等重要?但形势并没有按照美国意愿在发展,已到了美国人不得不离开的时间了。

英国保守党议员埃尔伍德昨天对“泰晤士电台”表示,“阿富汗局势对西方来说完全是羞辱,我们组建了世界上军事技术最为先进的联盟,结果却被那些拿AK47和火箭弹的武装人员打败,这将是本世纪西方制造的最大笑话。”

这些西方政客不过是在抱怨武力政策失败,却丝毫不提自己是侵略者的这一本质。更不会在乎阿富汗人民在这20年时间付出的惨重代价,人命,对西方来说,不过是一场游戏的输赢筹码。

赢了,“民主自由”;输了,“最大笑话”。

20年来,西方媒体包装的阿富汗傀儡政权的“民主”、“幸福”形象, 一夜坍塌。

那些入侵阿富汗的外国军队以及为美国服务的傀儡政权,怎么可能得到阿富汗人民的拥护?西方带来的绝不是“民主和自由”,而是杀戮和凌辱。

比起西贡,阿富汗平民对带路党的痛恨可能更加激烈,因为他们受到的刺激更加强烈。

当西方和阿富汗政府重复宣称“喀布尔防线固若金汤”这类鬼话时,民众相信政府军能“保卫”大城市。

但精英阶层一边说着安全,一边却跑得比谁都快。

8月12日,阿富汗的90后富商,艾哈迈德扎伊运输公司(加尼集团)总裁苏丹.加尼,乘坐私人飞机逃离本国,前往迪拜,继续享受成功人生。他不仅将机场照片上传网络,还写道,“潇洒如我……”

苏丹.加尼的亲叔叔就是阿富汗现任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这些平时满口“民主自由”的精英人物,依附着美国,再利用手里的权力,整个家族吃尽了民脂民膏。

苏丹.加尼有私人飞机,有迪拜豪宅,阿富汗人民有什么?极度的贫穷和战乱的威胁。

当阿塔攻势连连,需要精英留下来捍卫“民主自由”时,保卫那些用选票让他们成为总统、省长、议员的市民时,他们却跑得如此之快。喀布尔还想能守住三个月跟阿塔讨价还价,简直是笑话。

然而,当我们在分析阿富汗政权崩溃原因时,有的人马上会跳出来指责你在为阿富汗塔利班说话,他们甚至连中国与阿塔接触都要骂。但这能堵住别人说穿西方侵略本质的嘴吗?

喀布尔失守,不仅令美国丢掉了最后一条底裤,而且狠狠打了美粉的脸。

对美国狗狗来说,它们永远记不住“西贡铁拳”的教训,今天,美国又一次上演“西贡时刻”,它们能有所悔悟吗?像蔡英文之流一天到晚给台湾省民众洗脑,说美国会保护台湾,简直是白日做梦。

西贡政权、喀布尔政权,还有那些各种美国的傀儡政权,本质上都只是西方的地缘政治工具,所谓“民主伙伴”,也只是工具的商标而已。

英国大使布里斯托昨天果断逃离阿富汗,专机拒绝带走任何一名阿富汗合作者。

谁会对工具产生感情?能用则用,不能用则弃,不是吗?

拜登14日批评特朗普之前与阿塔达成协议,才导致今天局面,他还指责阿富汗政府不愿为国家而战。懂王正在组织文字准备喷回去。

美国除了甩锅,还是甩锅,却从不去反思自己为何要在全世界到处制造祸端?

跟西贡一样,一切都结束了!

美国人撤退顺序永远是:1.美国人、2.美国人、3美国人。

越南带路党自生自灭,阿富汗带路党也是如此。

那些拿美国狗粮的分裂势力,大小汉奸也应当知道,它们对于美国的价值,不会比一张手纸高多少。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