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拜登缓和对华关系的十大意图

打印
分类:国际时事
发布于 2021-10-26 14:58 作者:LYA-editor

1.webp (8).jpg

拜登政府总体认为:和中国,不要搞冷战,不要搞全面对抗,不要诱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是更有利于美国国家利益最大化考虑的,在这个基础上,分清轻重缓急,服务选举需要;在对华关系上,可以以利益的权衡算计去考虑对中国做任何事,但核心是利益。这个利益也区分短期的紧迫利益,长期的不紧迫的国家利益。 

彭胜玉:拜登缓和对华关系的十大意图

2021-10-20
 

 2021年3月,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在美国北方城市安克雷奇举行,杨洁篪和王毅外长领衔中方代表团,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沙利文则代表美方出席。当时,布林肯称要“从实力地位出发(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与中国打交道。中方明怼不吃这一套,基本是面向世界吵了一架。

2021年7月,由美方提出、经双方商定,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到访天津,先后与谢锋副外长和王毅外长举行会谈。会谈中,中方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一份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谢锋指出,美方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在自以为有优势的领域就脱钩断供、封锁制裁,为了遏制中国,冲突对抗也在所不惜。只想解决美方关切的问题,只想单方面受益,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2021年9月10日上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就中美关系和双方关心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广泛的战略性沟通和交流。
2021年10月6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进行了一场持续约6个小时的闭门会谈。一名美国高官称,这是拜登政府与中国进行的最深入的对话。有美媒评论,苏黎世会面是拜登上任以来为解冻两国关系所做的最大努力。赵立坚介绍,为落实两国元首通话共识,杨洁篪同沙利文就年底前举行两国元首视频会晤进行了讨论。
可以看得出,自从拜登政府遭遇阿富汗撤军狼狈后,拜登政府最近确实选择了缓和对华关系。那么拜登政府是出于什么考虑和意图缓和对华关系呢?笔者提如下十点判断:
一、走向和中国的全面对抗对美国国家利益弊远大于利。缓和对华关系是为了和中国不走向全面激烈对抗。全面对抗的双输局面不是美国想要的。
二、这两年因为美国对华的遏制打压,已经让美国在很多重大国际问题的解决上得不到中国的配合和支持,美国处理国际问题的能力因此也大幅下降。美国还是想让中国支持配合自己解决诸多国际问题。
三、因为美国打压遏制中国,促使中国正在积极考虑大幅提升核威慑核能力,这种因为美国打压遏制促成的中国核能力核威慑的大幅提升,不是美国想看到的。所以美国想利用缓和对华关系,降低一下中国提升核能力核威慑的动力,有意让中国放松一下压力,别在核力量提升方面过于激进。
四、已经清楚中国看破“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中国指出的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已经被世界广泛知晓。现在美国选择缓和一下对华关系,可以让美国在世界上显得不那么霸道霸权虚伪,不那么吃相难看。
五、拜登上台后美国超发的几万亿美元已经让美国赤字28.4万亿美元,货币超发严重,国内通胀持续。美国需要中国配合,让已经超发的几万亿美元的纸变成物美价廉的货物流向美国百姓中。美国需要有个接盘侠接住这几万亿美元,同时不伤害美国自身的金融和经济安全。而这个接盘侠,当前只有中国有能力当。
六、阿富汗撤军狼狈,拜登政府在美国国内遭遇了很大指责批评,拜登在美国国内的支持已经大幅下降。因为阿富汗撤军中表现出的美国优先,盟友次之,也让前段时间花大力气凝聚的美国盟友不再那么相信美国。缓和一下对华关系也是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被动。
七、美国国内疫情严重,死亡已经超过70万人。拜登吹嘘的比特朗普更有能力控制疫情已经破产。特朗普现在也正在利用拜登的各种败绩攻击拜登。拜登在国内已经很难短期内获取到政绩,也只有外交上能取得一些见效快的进展拉抬国内支持,而中国是拜登政府最有操作空间的外交方向。
八、遏制打压中国不在一时,是一个旷日持久、持续很多年、持续很多届总统的事。当前的需要远胜于长远的需要。现在拜登政府最需要解决的是,解决国内困局,拿出短平快的政绩,提升自身支持,确保中期选举的顺利,防止自己在中期选举后就开始沦为跛脚鸭。
九、特朗普时期对华的一些做法过于极端,拜登政府并不完全认为都是正确的、利益最大化的。诸如大幅对华征税、孟晚舟事件、封杀抖音微信等,拜登政府认为是应该做些改变的。不是所有特朗普做的事,拜登都想继续做。拜登上台大半年没有去做这些改变,是因为拜登不急于做出改变。现在,拜登认为应该是可以做这些,但是需要和中国沟通,以利于美国做出改变还能捞取利益,美国并不想在什么都不捞的情况下做这些。所以美国想和中国谈判,还是想在能够捞取一些利益情况下做一些他本来就想做的一些事,比如降低一些关税,缓解国内通胀。
十、拜登政府总体还算是一个理性的算计利益最大化的政府,现在缓和对华关系,就是拜登政府的最大利益算计的结果导出的行为。拜登政府总体认为:和中国,不要搞冷战,不要搞全面对抗,不要诱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是更有利于美国国家利益最大化考虑的,在这个基础上,分清轻重缓急,服务选举需要;在对华关系上,可以以利益的权衡算计去考虑对中国做任何事,但核心是利益。这个利益也区分短期的紧迫利益,长期的不紧迫的国家利益。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首发)
Wednesday the 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