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砂復邦又如何?

打印
分类:专题

马来西亚于1963年依据马来西亚协议成立,由于该协议是由英国、马来亚联邦、北婆罗洲(沙巴旧称)、砂拉越及新加坡五方签署。国家成立后,新加坡退出,剩下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三方固守原位,因此,沙砂人民就一直强调:“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三方拥有平等地位”。

 

 

沙砂復邦又如何?

邬平生  |  发表于 2019年3月13日

终于,首相署掌管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上周五宣布,国会本周一復会后,将提呈修正联邦宪法之法案,以恢復沙巴、砂拉越及马来半岛为同等立国地位的“邦”;其实,后续更值得沙巴人民关注。

正如刘伟强所言,这次修宪是“大马协议得到大步兑现,其意义重大”,包括届时沙砂“復邦”后,不再是如目前般称为“州”。因此,以“东马人民万众期待”,来形容这次修宪行动亦不为过。

前因是国会曾于43年前,即是1976年修宪,将沙砂“降格”为如同西马11个州属同等地位,结果近年来备受沙砂人民抗议。那么,在1976年之前,沙砂又是怎么样的地位?

马来西亚于1963年依据马来西亚协议成立,由于该协议是由英国、马来亚联邦、北婆罗洲(沙巴旧称)、砂拉越及新加坡五方签署。国家成立后,新加坡退出,剩下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三方固守原位,因此,沙砂人民就一直强调:“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三方拥有平等地位”。

既然大马协议是立国根基,它对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三方的关系是如何注明的?大马协议开宗明义,“英国、马来亚联邦、北婆、砂拉越及新加坡签署有关马来西亚的协议,第一条文:北婆与砂拉越殖民地以及新加坡将与马来亚联邦现有州属合组联邦,并依据本协议的附录文件条文成为沙巴、砂拉越及新加坡州,共同称为‘马来西亚’。(下文略)”

因为有此条文,在前朝政府时期,就曾有国阵领袖以此质疑沙砂与整个马来亚应否“同等地位”,并谓其实沙砂与位于西马的柔佛、吉打、吉兰丹等各州都是“地位同等的州”。

但是,也有尤其是来自沙巴的领袖反驳说,大马协议的附录A文件——大马法案(Malaysia Bill)注明,“大马联邦州属包括:a,马来亚的州属,即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b,婆罗洲的州属,即沙巴及砂拉越;c,新加坡州。”因此,大马是由该a、b、c组成,随着新加坡的退出,沙巴及砂拉越的地位,是与整个马来亚相等的。

大马法案就是在大马协议下,由其时马来亚联邦国会依据为修正马来亚联邦宪法的文件,制定马来西亚联邦宪法,进而成立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因此,不少学者认为,其实,马来西亚就是从马来亚“变”过来的,或者马来西亚是马来亚的“扩大版”;也因为这样,早期教科书及官方文宣方面,不断提及“沙砂加入马来西亚”。

沙砂地位问题之争在前朝时期持续经年,虽然其时联邦政府亦设有内阁委员会加以检讨,但一直没有实际行动。在去年5月大选期间,希盟承诺,一旦执政必定“恢復沙砂作为立国伙伴的‘邦’地位”。在赢得执政权后,希盟透过联邦内阁于去年12月,成立共设指导、技术及工作三层面的特别委员会,以期在6个月时间具体兑现承诺,包括在国会修宪恢復沙砂作为立国伙地位,因此,才有了刘伟强上周五的宣布。

是三邦立国非治国

无论如何,政治观察家相信,这次修宪沙砂只是“精神上的胜利”,因为它不会马上为沙砂带来实际及金钱上的改变,如即时获得国库更多的拨款,或是掌管更多行政权力。

重点在于,大马确实是“三邦(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立国”,但绝对不是“三邦治国”,因为无论是再怎么翻查历史档案,包括廿条款、1962年政府际委员会报告、大马协议到联邦宪法乃至沙砂本身宪法,都没有任何条文说明“大马是三邦治国”。

如果是“三邦治国”,应该是联邦政府由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三方共同成立,联邦内阁成员应是直接代表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三方,在表决时只有三票,只要沙巴及砂拉越二方联合起来,就可胜过马来亚。

但是,现实是大马是奉行国会民主的国家,联邦政府其实是经由国会成立,那就是谁掌控国会大多数议席,就可成立联邦政府,其领袖就是首相。而且,各项行政权力归州政府抑或联邦政府也早已依据“州与联邦政府分权列表”注明,这项列表其实也是大马协议的一部份。

因此,拥有25个国会议席的沙巴,以及拥有31席的砂拉越,合共56席,只是全国222席的“少数股东”,缔造了大马“三邦立国、国会治国”的政治现实。若从这个角度来看,沙巴及砂拉越在修正联邦宪法第1条文第2节而“復邦”后,是否地位“超越”位于西马的各州?答案是不一定了。

虽然如此,从大马协议到联邦宪法,却给予沙巴及砂拉越有别于西马各州的“地位”,包括移民权、税收权等,纵然是行政机关方面,沙砂亦是採取“内阁”制,西马各州只是“行政议会”。若从这个角度来看,沙巴及砂拉越无论是否“復邦”,其地位“超越”西马各州,答案又是肯定的。

但是,正如刘伟强所言,这次修宪是一个开端,联邦政府将陆续恢復沙砂明文规定的权力。

因此,对沙巴来说,更加重要的是接下来依据既成的大马协议及联邦宪法,索回诸如“四成净税收回归沙巴”的“金钱”,以及依据希盟的竞选承诺,推动兑现卫生、教育乃至劳工事务等权力下放到沙巴,将沙巴石油税提高至20%等。

其实,曾有希盟领袖提议改革会上议院,以反映沙砂作为“邦”的地位,后续如何,有待观察。但沙巴也应引据政府际委员会报告,要求兑现“沙砂国席总和应超过三份之一”条文,那就是从目前的沙砂仅佔全国25%国席的局面,提升到至少34%,如此一来,国会议席增加了,声音也就跟据大了。届时,才是“復邦”真正意义所在。

当然,沙砂也有某些异议份子将“恢復沙砂与马来亚同等地位”,蓄意或误解为是“一切分成三份计算”,但这等同推翻既成的大马协议及联邦宪法,这是另当别论。

 


邬平生,沙巴亚庇市

Mon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