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行记事】

文:黄康伟

从小,车子就是家里的必须品,无论是去动物园郊游,去亲戚家拜访,还是简单地出外用餐,车子总是离不开我的身边,渐渐地,与许多男生一样,车子成为了长大后第一个最想拥有的资产,玩具盒里也慢慢都是各类型的模型车,而家里车房里停着的车辆也一样,随着越变越大,越变越多。

himpunan hijau dataran merdeka 251112直到中学,我才渐渐离开车子的跟随,用自己的脚在满是二氧化碳的马路上穿梭。在那个每天被补习填满生活的日子里,巴士、步行充斥着我和老友的生活,我们也渐渐地习惯那样子的生活。

直到升上高中,朋友们纷纷考了驾照,我还是没有报考驾照。后来,朋友们纷纷开着各种不一样的“大小眼”,又或是“国产车”上课时,我还是乘搭巴士上课出游。很长时候,由于巴士路线设计不当的问题,明明邻近的地点却需要绕上一段长长的路才到达。

但是,我也渐渐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甚至有时为了省钱,有巴士我们也不搭,就一直一步一脚印地步行回家,还记得老友以前常说:“有路我们就走,没路我们就翻山!”,想起那段青春疯狂的岁月,我们的确走了好多好多的路。

用脚抵抗的长征

只是长征13公里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24日,走在绿色长征的队伍里,说实话的,真的累得不行,只是想起有一群学运好友的陪伴,再辛苦的路我们都继续走下去。

路上的车辆不停地来往,保安们也努力地维持秩序,希望一切顺利。加上老天不作美,一下雨来一下晴,更让长征队伍倍感无奈,我们只是要一条人行道,可是整条马路却完全被一群重型又可怕的卡车给霸占。废气徐徐地飘向我们的身边,窒息得令人难受。

无奈的我们只有一双脚可以抵抗这一切,只有一双脚可以静静地走,慢慢地跑,也只有只是一双脚可以拖着这辆发展的火车。但是,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发展主义当道

我国从阿都拉萨上任以来,新经济政策就预想着我国超英赶美。马哈迪上任后,更变本加厉地引进更多车辆,更多的重型工业,普腾赛佳的横空出世更是当时许多我爸爸辈的青年疯狂。

NONE那时,家里可以有一辆车就已经算是风光了,后来我出生后,父母天天来往新马,也就是为了一圆汽车梦才天天努力工作,天天努力加班,挥洒青春的汗水,注入第一辆普腾里头。

只是,我们往往忘了,生活可以有很多方式,没有车我们也一样可以生活,没有车我们也一样可以出游,只是车道是建给车辆的,没有人行道,没有完善的交通系统。

于是,不停地挣钱买车,成为了发展主义里必备的生活方式,然后有了一辆又要换第二辆、第三辆,接着就浪费一堆能源,浪费了一堆资源,然后才慢慢认识“地球生病了”,认识我们都是造成这样的环境的帮凶,然后又看着石化厂、稀土厂慢慢建立在我们的家园。

长征结束公害未灭

只是,我们还是只有一双脚,虽然做不了很多,但是我们依然坚持努力地走,耐性地走,慢慢地走,走累了就停下来,脚痛了就蹲下来休息,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仍在脑海里打转,只是倔强地我们,努力地往前走,只为了反公害,保家园。

NONE经过了半天的步行与反思,我们到达了鹅麦收费站,大队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往独立广场前进了。虽然大伙努力地完成了苦行,只是公害的冤魂并不会因为我们的成功消失。反而,借这个机会,我们认识了这个国家设计的不平等与不完善,还有反思了我们自己的任意妄为,破坏环境的许多小小举动,最后要做到的不止是“中止莱纳斯,拯救马来西亚”,而是“中止破坏,拯救地球”目标。

只是,反公害的路还有很远,稀土运进来了,国光石化说“实话”了,还有以前留下来的债,要继续留给这一代解决,不要留给下一代。还记得路上遇到的咖啡店老板就说:“我来还不是为了你们,我50岁了,两脚一伸就走了,你们的路还很远,家园毁了就什么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