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廢奴

打印
分类:专题

尽管人类的生活千差百异、无穷多样,但人类学、生理学和心理学都只承认一个人類。认同这个真理就必须抛弃形形色色的偏见,包括种族的、阶级的、肤色的、信仰的、国家的、性别的和物质文明程度上的,以及其它所有能使人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偏见。

 

林肯时期美国的那些事儿

作者: 琢玉者

在那份令后人视为历史里程碑的《废奴宣言》发布之前,林肯的观念实际上经历了十几年的渐变历程。他说,他从未认为奴隶制的存在是合理的,但在早期,他和那时的许多比较开明的美国人(在那时仅指白人)的观点类似,把种植园的黑奴们看做是非洲居民,认为他们只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成为移民劳工,或许最好的解决方法,是把他们再释放回家乡去。

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教授方纳,在其新书《严峻考验:亚伯拉罕‧林肯与美国的奴隶制》中追溯了林肯对于奴隶制问题的思想演化轨迹。林肯是一个渐进式的废奴主义者,他曾详细考虑过释放黑奴、然后鼓励或者要求他们离开美国的政策方案。在19世纪中期,美国人似乎无法想像一个跨种族婚姻变成正常事件、黑人享有公民权、甚至有可能被选举为总统,因为当时美国中产阶级白人的普遍价值观,不允许这样的假设,哪怕是有人提出这样的未来图景,也会在茶余饭后被当做笑话罢。

人的思想受到他所安身立命的交际圈的重大影响,作为一国总统,也不会在立场上偏离国民的共识,哪怕是深思熟虑的进步,也只能一次一小步地迈进。真正令林肯的思想完全迈向种族平等的超前意识的,是南北战争已经开打之后,“联邦军队一到南方,奴隶就开始从种植园跑出来,奔向联邦一方,”方纳的书中重现了这般震撼人心的历史情景。南北战争时期,联邦政府制订了新的政策,开始将奴隶视为自由人,不再把他们送往蓄奴地区。军队的大门向黑人敞开。20万黑人陆陆续续在联邦军队服役。这些黑人士兵所发挥的作用,实实在在地刺激了林肯的思想。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英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国家的建设者。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林肯改变了他对于种族问题的态度,以及美国作为一个跨种族社会的态度。黑人,将与白人共享公民权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并将继续开拓他们的人权进步之路。“把他们送回非洲去”最终成为一个消失在过去的“当时很流行观点”。

当今我们认为,尽管人类的生活千差百异、无穷多样,但人类学、生理学和心理学都只承认一个人种。认同这个真理就必须抛弃形形色色的偏见,包括种族的、阶级的、肤色的、信仰的、国家的、性别的和物质文明程度上的,以及其它所有能使人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偏见。

在读到对南北战争时觉醒的奴隶们投奔自由的叙述时,我不禁想像那时的他们,意识中究竟预料到了哪些,没有看到哪些。他们不会确定自己族群的后裔中会产生美国的总统,但他们一定相信在商业、文化、社会的各个位置上不乏自己后人能够胜任的角色。因为人有丰富的潜力,可以创造出绚烂也可以制造出混乱,而教育能使人发现美、追求进步,无论这个人的肤色、性别或身份。

许多自由主义者回顾美国的种族平等权利发展历史,会深深感叹,进步的步伐实在是太慢了。几代人的生命在未完成向普适价值观念转化的半途中凋零了。然而我要说,保守主义者依照自己的道德观选择过符合他们心中标准的社会生活的自由,也是一种自由,他们发出的言论即使会引导群众,也是得到宪法和法律保障的权利。保守派即使操控了局势,运用手中的权力阻挠历史进程,也是出自他们的美好愿望。一定曾有人为了蓝眼睛、黄头发的美丽,而反对跨种族通婚(棕黑瞳孔基因是显性的,天蓝色瞳孔基因则是隐性的,通婚会使蓝眼人数濒临消失)。一定有黑奴为了和谐与稳定,而号召群奴勤劳愉快地继续做工。

因此,这就是人类的宿命:
信心,希望,爱,与超越自身生命长度的等待,为良心而排除杂念,去行动。

Fri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