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星星之火

以色列于2012年11月14日向加沙地带发动军事攻击,击毙哈马斯武装领导人艾哈迈德贾巴里。经过了一个星期的狂轰滥炸,在埃及政府的斡旋下,巴以双方于 11月21日宣布停火,饱受以色列炮火蹂躏的加沙人民可以暂时松下一口气。以色列最新一轮的军事行动,已造成158名巴勒斯坦人丧命,其中30人是儿童,13人是女性。

世界各地都出现反对以色列向加沙发动冷血攻击的抗议声浪,以色列政府在“心不甘、情不愿”下接受跟哈马斯的停火协议。尽管以色列并没有任何严重伤亡,但是其所谓的“云柱行动”(又称“防卫之柱”行动)并没有达到以方原本所意欲达到的目的。

以色列出于自卫?

每当以色列向加沙发动军事攻击,所给予的理由总是围绕在从加沙发射进入以色列南部的火箭攻击。据称,在以色列军方发动疯狂袭击之前,哈马斯等巴勒斯坦武装于 11月10日起向以色列南部发射150多枚火箭,以方声称火箭袭击严重影响了以色列居民的正常生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宣称以色列已经对火箭袭击忍无可忍 。

NONE没错,巴勒斯坦解放人民阵线的武装部队于11月10日在加沙边境地区向以色列军队发射反坦克飞弹,伤及4名以色列士兵。但是,为何巴勒斯坦武装会向以军发射飞弹?

在这之前,以色列军队于11月5日开枪打死一名走近以色列边境围篱的23岁巴勒斯坦青年。11月8日,以色列军方出动8辆坦克车和4架推土机侵入加沙南部,还射杀一名13岁的少年,该名小孩被杀害时,他是在自己的家门前跟朋友踢足球。

如果把以色列多年来惨无人道压巴勒斯坦人民的历史抽离掉,单看最近的事件发展,到底是谁是挑起最新一轮冲突的罪魁祸首,会很难去辨别吗?

刚在美国大选中蝉联总统宝座的奥巴马,在以色列向加沙发动新一轮屠杀式军事运动时声称,美国将会继续支持以色列“保卫自己的权利”。美国国务院的声明称: “我们强烈谴责加沙方面对以色列南部的一系列火箭弹袭击,同时我们对持续冲突中伤亡的无辜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平民表示哀悼。”

美国政府每年为以色列提供30亿美元“援助”,让以色列拥有杀人装备仅次于美军的所谓“自卫队”,多年来不断用武力压迫加沙和西岸地区的巴勒斯坦人民,还对加沙地带进行惨无人道的封锁禁运,美国这么多年来除了在言语上要求以色列“克制”,还有什么实际行动去谴责并制止以色列的暴行吗?

以色列军方对巴勒斯坦人民所犯下的暴行,难道没有严重影响巴勒斯坦人民的正常生活?当以色列有权以“自卫”为理由动用精良武器军火大开杀戒的时候,装备简陋的巴勒斯坦武装就不能发射火箭弹还击?

用巴人尸体换以人选票

以色列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于2009年的大选中尽管只赢得第二多议席,但是却被总统佩雷斯授权组建新的联合政府。

israel air strikes against hamas in gaza strip在那场大选之前,以色列军队向加沙地带发动为时3个星期的血腥军事攻击行动,造成逾1400名巴勒斯坦人民丧命,另外至少5300人受伤。

将近四年之后,内塔尼亚胡试图通过向加沙发动新一轮的军事行动,制造加沙地带的局势紧张,以让以色列选民在即将于2013年1月举行的大选中继续将选票投给手段强硬的右翼政党。

内塔尼亚胡原本就反对以色列从加沙地带撤军,他也反对巴勒斯坦人民建国,而主张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兼犹太复国主义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也是奉行扩张政策,主张以色列继续控制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所有巴勒斯坦领土。

因此,内塔尼亚胡需要紧张的冲突局势去合理化其军事调动,并同时赢取以色列选民的支持而继续执政。用巴勒斯坦人民的尸体,换取以色列人民的选票,不失为是以色列犹太人复国主义右翼势力“自卫”的绝佳手段。

以色列如意算盘打不响

当四年前以色列向加沙发动攻势的时候,埃及的社运人士尝试越过边境运送医药物资到加沙地带,但是却被埃及军队挡在门外。

时过境迁,当年的穆巴拉克独裁政权被推翻,而当以色列再次向加沙地带狂轰滥炸的时候,数以千计埃及社运人士得以在没有封堵的情况下越过边境给加沙人民伸出援手。埃及人民的革命,打破了加沙的封锁,而以色列也已经不能自行对加沙进行封锁。

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长期盟友—土耳其,也在最新一轮军事冲突中一反常态,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宣称“以色列是一个恐怖主义国家”,他也谴责西方国家伪善。土耳其此举加上国际上的反对声浪,给了以色列不少压力去接受停火协议。

加沙:全球最大的集中营

当激进的伊斯兰政治组织哈马斯在2006年巴勒斯坦议会选举胜出后,以色列就开始对加沙地带展开经济禁运。当时的巴勒斯坦,是阿拉伯世界之中极少数举行民主选举的地方。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于2007年当哈马斯完全控制加沙地带后升级,以色列当局联同埃及当时的穆巴拉克政权完全封锁加沙边境。

palestine hamas and fatah unite 270209 01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将这个长度约41公里、宽度约6至12公里的正方形地带,变成了一座囚禁了150万人的全世界最大的集中营。被困在加沙地带的居民面对粮食、水源、医药等基本供应的短缺。居住在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大多是被以色列驱逐出家园的难民及难民的后裔。

2008年12月27日至2009年1月18日三个星期期间,以色列当局以反击哈马斯的火箭弹攻击为由,向加沙地带发动残酷的军事行动,造成逾1400人丧命,让加沙地带陷入严重的人道危机。

在2010年5月加沙船队冲突事件发生后,随着国际社会的声援压力不断上升,埃及和以色列开始放宽封锁的限制。而直到穆巴拉克政权在波澜壮阔的阿拉伯之春浪潮中垮台后,埃及于2011年5月正式开放拉法赫过境点,部分疏解了加沙人民的困境。

巴以冲突是千年恩怨?

很多人倾向于将巴以冲突的根源,“追溯”到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上千年的“恩怨情仇”,认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永远不可能和平共存,但是这并不符合史实。

NONE在犹太复国主义者占领巴勒斯坦之前,阿拉伯世界的几乎每一个主要城市,都有犹太人社区,跟他们毗邻的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和睦共处。

自从有历史记载开始,犹太人是耶路撒冷、大马士革、贝鲁特、开罗、巴格达等阿拉伯城市生活圈子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数以百计犹太人因参与伊拉克人民反抗英殖民主义斗争而牺牲性命,犹太人是上个世纪20至30年代反抗西方帝国主义的阿拉伯左翼民族解放运动中的重要参与者。

但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联合起来反抗压迫的情景,在以色列建国之后就几乎不复存在。阿拉伯犹太人被西方霸权支持的阿拉伯国家封建君王和独裁者们驱逐出他们的家园,他们到了以色列后,也因他们仍然持有着阿拉伯文化而成为这个种族主义国家的二等公民。犹太复国主义者对阿拉伯人的压迫,也让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找到了滋生的土壤。

就象世界其它地区那样,中东地区人民的分化、猜忌、纷争及仇怨,是西方帝国主义所留下来的“遗产”!

西方帝国主义助长犹太复国主义

当今的巴以冲突,起源于现代历史中犹太复国主义殖民运动侵占巴勒斯坦的土地,也就是当以色列于1948年建国的时候开始。以色列国是建立在对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清洗、驱逐及压迫的基础上,因此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国家。

israel palestine gaza attack 160109 07主张让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祖国”的犹太复国主义(也被称为“锡安主义”),是源自于19世纪欧洲只有少数犹太人所支持的一种现代民族主义政治运动,最初是回应着欧洲当时正在兴起着的反犹太主义。犹太复国主义者声称巴勒斯坦是一块“给予无地人民的无人土地”,但是这块土地却一直以来都已居住着人,尤其是长久以来定居在这里的阿拉伯人。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居住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不到6万人,而当地已经有约100万的阿拉伯人定居。犹太复国主义领袖仰赖着他们跟帝国主义势力的关系,而不断地从阿拉伯人手中掠夺土地,去实现他们建立“犹太人祖国”的狂想。犹太复国主义者最初得到自19世纪末就开始在中东地区殖民的大英帝国之协助,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犹太人移殖区。

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势力于19世纪末侵占中东地区,并控制了苏伊士运河。衔接地中海跟红海的苏伊士运河,是维持大英帝国军事与经济霸权的重要动脉。英国当局为了压制阿拉伯世界的民族主义反抗运动,而进一步在中东地区扩张。当英军从鄂图曼帝国手中接管巴勒斯坦后,英国政府跟犹太复国主义运动达成协议,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并将巴勒斯坦变成大英帝国在中东地区的殖民前哨。

Isreal attack Hamas controlled Gaza Strip in Palestine二战之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超强,也“很自然地”成为了犹太复国主义扩张的帮凶。

联合国于1947年提出了一项将巴勒斯坦划分为两个国家的分割方案(联合国大会181号决议),给予犹太复国主义殖民者占有该国55%的土地,尽管犹太人当时仅占当地人口的三分之一并只占有6%的土地。不过,犹太复国主义者贪得无厌,犹太复国主义武装于1948年3月展开掠夺巴勒斯坦土地的恐怖行动,杀害了数以百计的阿拉伯人,并驱逐了75万阿拉伯人。

极大多数巴勒斯坦人从此沦为难民,被迫迁移至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及其它国家,并活在水深火热中。到了1967年,以色列完全控制了整个巴勒斯坦地区,还不断压迫被挤在加沙和西岸地区的巴勒斯坦人民,以高压手段去对付任何形式的巴勒斯坦人民抵抗运动。

以色列当今的“归国法律”,允许任何犹太人后裔移居以色列,但是却否定了巴勒斯坦人民返回他们家园的权益,完全反映着以色列国的种族主义本质。

追求永无止境战争的军事化国家

以色列自建国以来,本身就是高度军事化的国家,获得来自西方强国所提供的最先进之战争装备,包括了核弹。

israel air strikes against hamas in gaza strip palestine以色列之所以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主要是基于两大原因:其一,通过武力去压制不断反抗的巴勒斯坦人民;其二,充当西方帝国主义霸权在中东地区的保镖或看门狗。在过去60多年来,以色列跟战争脱离不了关系:1956年跟英法联合发动攻打埃及的战争,1967年跟埃及、叙利亚、约旦开战,1973年又跟埃及和叙利亚打仗,还于1978年、1982年和2006年三度侵略黎巴嫩。

以色列军队多次入侵埃及、叙利亚和黎巴嫩,还甚至出动空军轰炸伊拉克。以军于1978年至2000年曾占领了黎巴嫩南部地区,直到真主党武装的反抗迫使以军撤退。以军对巴勒斯坦人民更干下了不少暴行。

因此,以色列最近向加沙地带所发动的军事袭击,将不会是以色列最后一次的军事行动 。只要以色列仍然存在着犹太复国主义的殖民扩张本质,中东地区人民将继续陷入更多的冲突及遭遇更多的生灵涂炭。

巴以冲突与阿拉伯之春

今天中东地区的几乎所有政治问题,都跟帝国主义脱离不了关系。以色列本身就是帝国主义的产物;而帝国主义势力的操盘,让这个靠种族清洗建立起来的流氓国家得以维持到今天。

亲帝国主义的阿拉伯国家独裁政权,在阿拉伯之春下,正不断面对被人民起义推翻的危险。当美国日益失去在中东地区可以依靠的独裁政权时,以色列作为美国为首西方帝国主义在中东地区“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之地位就得更加巩固。

不过,阿拉伯之春所释放出来的人民力量,却也在削弱着以色列的势力,并且为阿拉伯人民提供一条摆脱帝国主义、终结独裁政权的出路。

egypt the day after mubarak overthrow crowd in square 1阿拉伯人民的起义,除了反对阿拉伯国家的封建独裁政权,也反映着当地人民不满石油财富不断被西方撑腰的少数统治精英所垄断。当今阿拉伯世界人民的抗争浪潮,是人民要夺回土地、消灭贫困、填饱肚子并保障就业的抗争。

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寡头政权,依靠帝国主义去维持其存活。这些政权极为害怕巴勒斯坦人民争取解放的抗争,会在阿拉伯国家引爆更大规模的社会抗争。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尤其是埃及人民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群众起义,是普罗人民极为不满独裁政权及西方帝国主义的表现。

埃及人民持续的抗争,跟巴勒斯坦人民的抗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阿拉伯之春也在改变着巴勒斯坦人民的处境。穆斯林和基督徒在埃及革命中联手推翻独裁政权,也挑战着帝国主义的霸权。

只要帝国主义仍然横行肆虐,只要巴勒斯坦人民仍然无法行使民族自决及重返家园的权利,只要正义仍然无法伸张,一切的和平只是昙花一现或仅仅是海市蜃楼而已。

埃及和突尼斯人民的革命运动,为中东地区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选择,这是一个不被战争和帝国主义所支配的革命,而穆斯林和基督徒可以并肩推翻独裁政权。如此的革命打开了这样的一条途径,人民可以建立一个不分种族、宗教的独立自主国家,人民是有力量去挫败象以色列这样的穷兵黩武国家及帝国主义。

 

朱进佳,曾因反对内安法令而被停学,也担任过人民之声协调员。目前为社会主义党中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