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战争史

打印
分类:专题

在西方历史上以“信仰至上”的漫长中世纪中,在以“一神论”宗教为生存和生活宗旨的地区中,“文明冲突”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在宗教的热情激荡之下,基督教十字军向伊斯兰世界进行过9次东征。同样,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连连向基督教世界出击,征服了西班牙和东南欧,并将地中海变成了伊斯兰世界的内湖。

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战争史

 

伊斯兰教与基督教长达一千多年的冲撞与战争


由于信仰、文化上的差异,在西方历史上以“信仰至上”的漫长中世纪中,在以“一神论”宗教为生存和生活宗旨的地区中,“文明冲突”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在宗教的热情激荡之下,基督教十字军向伊斯兰世界进行过9次东征。同样,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连连向基督教世界出击,征服了西班牙和东南欧,并将地中海变成了伊斯兰世界的内湖。

公元7世纪初,在阿拉伯半岛生活的穆罕默德开始宣传伊斯兰教后,经过一系列的洗脑信徒与攻打异教徒,他以新的宗教为旗帜基本上统一了半岛地区的各阿拉伯部落和氏族,建立了一个新型的穆斯林国家。他死后,其继任者经过一系列的讨伐,先后征服了半岛周围的叙利亚、巴勒斯坦包括耶路撒冷、埃及等地区。穆斯林军队还同信奉基督教的东罗马拜占庭帝国在争夺小亚细亚地区进行烽火连绵的战争。阿拉伯穆斯林军队攻克耶路撒冷和与拜占庭帝国的铁血搏斗是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世界的第一次严酷交锋。

阿拉伯人征服了北非以后,很快就将锋镝指向信奉基督教的西班牙王国穆斯林军队于公元710年横渡直布罗陀海峡在西班牙南端登陆。经过一阵旋风般似的战斗,穆斯林军队征服了西班牙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到713年,整个西班牙已经被置于阿拉伯军队的控制之下。新上任的阿拉伯统治者将掠夺到的无数金银、宝石等财物运回阿拉伯帝国的首都大马士革。据记载,由俘虏的基督徒哥特人王子、公主和携带礼品的奴隶们组成的仪仗队长达数里。伊斯兰帝国京城的阿拉伯人很少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象。后来穆斯林军队又越过比利牛斯山,进入今日的法国南部和中部。阿拉伯帝国的伍麦叶王朝在欧麦尔二世的统治下曾采取过歧视和迫害基督教徒的政策。

公元732年,阿拉伯军队与查尔斯·马蒂尔率领的法国联军在图尔展开了激烈的战争,最后,穆斯林被法兰克人所打败。史学家把图尔战役称为具有世界意义的大决战之一,因为它从阿拉伯人手中拯救了基督教的欧洲。如果基督教徒没在图尔战役中取胜,那么整个历史将会改写。

 

此后几十年历史中,穆斯林军队与基督徒军队在法国继续相斗。穆斯林军队曾一度占领过阿维尼翁和里昂。在一次战斗中,法王查里曼的侄儿罗兰将军的军队被穆斯林军队全歼。后来的诗人写了著名的《罗兰之歌》来纪念这位将军的英勇捐躯。穆斯林军队与基督教诸公国们在西班牙和法国以及地中海西岸的武力冲突和战争是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世界的第二次较大规模的冲撞。

 

阿拉伯帝国兴起后,穆斯林一直在两条战线上与基督教势力发生冲突在东线上他们与拜占庭帝国交战,在西线则与哥特人和法兰克人的基督教王国斗争长年累月的战争在基督教世界中播下了对阿拉伯穆斯林帝国的仇恨。11世纪末,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在基督教徒中进行圣战的动员和宣传,号召基督教徒们组织十字军解放圣城耶路撒冷。另外阿拉伯帝国的富足和财富也使得的基督教王国的统治者们十分觊觎和垂涎。后来发生的九次十字军东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形成的。它们是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世界为了争夺圣城耶路撒冷和地中海扩展权而发生的第三次大规模的冲突和斗争。

 

十字军东征
1097年,一支由15万基督徒组成的军队会集在拜占庭而开始了十字军的第一次东征。两年后,基督教徒从穆斯林手中夺回了耶路撒冷,还占领了今天的叙利亚和以色列的一部分。100多年后,穆斯林卷土重来,这又引起了欧洲对阿拉伯世界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但是这次东征以基督教徒失败告终。
12世纪后半叶,埃及君主萨拉丁领导穆斯林起来抗击基督教国家他在1187年的战争中彻底打败了基督教军队,并趁势重新占领了耶路撒冷。这座差不多为基督教统治了一个世纪的城市又一次响起了清真寺宣礼楼发出的高亢的呼拜声。耶路撒冷的沦陷在欧洲的基督教世界中再次引起激动和甚嚣尘上的圣战呼声。欧洲的君主们为组织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竟然向老百姓课以“萨拉丁”人头税。
第三次东征是由德国皇帝腓特烈、英国国王狮心理查一世和法国国王菲力普二世组成联军他们分别从陆路和海路向巴勒斯坦出发。从陆路出发的腓特烈军队出师不利,德王在渡河时葬身于洪水之中。后来由法王菲力普和英王理查率领的十字军与萨拉丁带领的穆斯林军队在阿卡交战。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战争持续了两年。最后,穆斯林军队失守。1192年,十字军和穆斯林军队双方签订了和约,坚守基督教文明的狮心理查甚至将他的妹妹乔安娜许配给穆斯林领袖萨拉丁的弟弟马立克·阿迪尔而结下联姻之盟。
第四次和第五次十字军东征是由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领导的,他想占领埃及,但他下面的诸侯将军们则置之不理,反而攻占了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成了基督教徒互相残杀的丑闻事件这两次东征都以无所结果而散。
第六次十字军东征是在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弗里德里克二世主持下进行的。这是一次和平的进军,并没有发生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结果是基督教军队和穆斯林军队签订和约,以穆斯林同意割让耶路撒冷给弗里德里克二世并让出一条从阿卡到圣城的走廊为交换条件。但17年后,耶路撒冷又为穆斯林军队所光复。
第七次十字军东征是法国国王圣·路易率领攻打埃及,但他的军队在尼罗河三角洲为穆斯林军队所包围和俘获。
第八次十字军东征由法王路易九世和英王爱德华一世率领于1270年在北非的迦太基即今天的突尼斯登陆,但军队遭到了疫病的侵袭,死者甚众。英格兰的军队被迫放弃远征,而剩下的十字军于次年抵达巴勒斯坦,但一无所获。
第九次即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是由教皇格利高里十世于1274年在法国里昂鼓动起来的。但是未等这次十字军组织起来,教皇就病故了,故此次十字军东征未能成行。
自此以后,欧洲曾发起过许多次小规模的十字军类型的远征,但都以没有什么大的建树。当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人攻占了君士坦丁堡时,欧洲的十字军东征热情又一度复活。但是,真正的十字军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了,任何人都无法激起足够的热情或找到充分的理由来组织基督教军队从穆斯林手中夺回圣城和巴勒斯坦。又经过漫长的几个世纪,到了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一支欧洲军队才重新进入巴勒斯坦。
如果穆斯林军队攻下了维也纳而长驱直入欧洲的心脏,那么,未来的世界历史将会再次改写

14世纪上半叶,奥斯曼土耳其人开始在小亚细亚兴起。他们将拜占庭人逐出了小亚细亚半岛并开始向东南欧不断伸出触角。欧洲的基督教徒们又开始组织十字军向土耳其人开战。但接连失败。1442年土耳其人入侵匈牙利,被由约翰·胡安亚地领导的十字军击败。但紧接着,匈牙利人和威尼斯人组织的十字军东征,却为土耳其人所败。1453年,拜占庭首都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破,东罗马帝国正式灭亡。这个事件极大地震撼了整个基督教世界。此后,土耳其人与威尼斯人连续进行了两次大战,最后都以议和而告终,但原属的黑塞哥维那最终通过协议并入了奥斯曼帝国的版图。16世纪上半叶,土耳其人在苏莱曼大帝领导下越过匈牙利的边界并在莫哈奇战役彻底打败了匈牙利人,匈牙利国王路易也死于这次战斗。1529年,土耳其军队兵临维也纳城下,包围了这座享有古老欧洲文明的城市。战争最后以奥斯曼帝国的败北而结束。这是欧洲基督教文明再一次地成功地抵御了伊斯兰文明的冲击。参考文章《新西兰枪击案枪手弹夹上提到的1683年维也纳之战,神圣联盟对抗奥斯曼土耳其》   如果穆斯林军队攻下了维也纳而长驱直入欧洲的心脏,那么,未来的世界历史将会再次改写。
奥斯曼帝国虽然受到了暂时的挫折,但它仍是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强大国家。由于土耳其人对匈牙利诸小公国的政治干涉再一次地激化了他们与奥匈帝国的矛盾,罗马教皇作了动员令,号召欧洲的基督教君主国们援助奥匈帝国。土耳其苏丹的军队又一次进军到维也纳近郊。在与欧洲多国联军的交战中,奥斯曼人再次被战败而不得不讲和。
17世纪末时,奥斯曼帝国与奥匈帝国的战火又在维也纳城下烧起。维也纳在奥斯曼军队的攻击下一度处于危险之中。但日尔曼人和波兰人组成的联军赶来救援而挽救了这座世界名城。经过这次激烈的交锋,奥斯曼帝国开始走上了没落之路。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穆斯林帝国与基督教世界的军事冲撞在东线处于相对胶着状态。
▍欧洲收复西班牙

现在我们再回到西线。在阿拉伯人占领了西班牙后,被阿拔斯人推翻的伍麦叶王朝的一个家族成员死里逃生流亡到西班牙。凭着他机智勇敢的个性,终于在西班牙建立了后伍麦叶王朝。这个王朝将阿拉伯人的伊斯兰文化推向了又一个高峰。于是,西班牙的基督教徒接受了阿拉伯人的生活方式,开始讲阿拉伯语,在日常生活方面也模仿阿拉伯人。宗教思想的影响达到了这样的地步,以致于基督教的《圣经》翻译为阿拉伯语,以便为那些只懂阿拉伯语的基督教徒使用。当然,这种伊斯兰教文明对基督教的影响也遭到了基督教神学家和牧师们的强烈反对,他们进行殉教式的反击来抵制伊斯兰教的扩张。
13至15世纪期间,盘踞西班牙的后伍麦叶王朝分裂为一系列的穆斯林小王国。它们之间争权夺利,互相残杀,终于把穆斯林统治者的力量耗尽。与此同时,基督教军队的力量在与日俱增。1492年,当基督教的卡斯提尔和阿拉贡王国的联军进攻阿拉伯人在西班牙坚守的最后堡垒――格兰纳达时,阿拉伯统治者不得不逃亡摩洛哥。就这样,穆斯林丢失了他们曾经辉煌地统治了长达700年之久的西班牙。

 

▍当今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国家关系的形成


1798年,拿破伦侵入埃及,在金字塔战役中轻而易举地战胜了埃及的马木路克军队。拿破伦占领埃及是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标志。伊斯兰世界在欧洲基督教文明的科学技术、发达工业和军事方面先进的武器进逼下节节退守,渐渐地沦落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的地位。昔日伊斯兰文明的光辉在西方列强的铁骑下被践踏成支离破碎的记忆。那些在历史上光焰无比的伊斯兰帝国,比如奥斯曼帝国、波斯帝国和印度的莫卧儿帝国,都在西方的坚船利炮攻击下纷纷割土赔款而委屈求生。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这些穆斯林大国都在地图上黯淡消失了。此后的伊斯兰世界与信仰基督教的西方列强的对抗以一种新的方式,即与民族独立、国家主权、政治平等和经济自立等斗争结合起来了。即便在今天,我们仍然生活在这种基于不同价值观念和宗教信仰而引发的相摩擦、相撞击的环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