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打印
分类:专题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加泰罗尼亚人民始终认为今日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的权利源于人民,并且符合西班牙宪法以及《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但是西班牙的民主也给不了加泰罗尼亚人民想要的自由,更何况,欧盟的很多国家都不愿见到加泰罗尼亚独立,毕竟他们也害怕自家有独立倾向的地区效仿。纵观加泰罗尼亚的争取独立的历史,欧美的民主,恐怕只是说来听听。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只要自己的地盘里不闹事,漂亮话谁不会说呢,千万别当真。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小二胖 2019-10-27

 

胖爷会点西班牙语,B2的水平,到过西班牙,也去过巴塞罗那,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很适合生活,人美,气候好,海鲜多。

但是海鲜饭不好吃,夹生的米,就像西班牙与加泰罗尼亚的关系一样,也是夹生的。

今年夏天度假,在波罗的海MSC游轮的酒吧里,胖爷认识了一个在巴塞罗那警署的高级警察Sebastian,同是异乡,毫无顾忌,三杯酒下了肚,便畅所欲言。

东拉西扯,聊得很有兴致,但是,当谈及到2017年的独立公投时,他的目光有些暗淡了,混着手里的酒,含含糊糊的说了句FUCK!

1、导火索被点燃

2019年10月14日,周一,马德里法院对2017年独立公投的9名加泰罗尼亚独立派领导人分别判处9至13年的有期徒刑。

还向流亡在比利时的前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普伊格德蒙特发出了新的欧洲通缉令。

这一判决结果引发了民众的强烈抗议,在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爆发了几十年来西班牙最暴力的抗议活动。

 

超过52万人周五在首府巴塞罗那上街示威和游行,工会亦发动大罢工。还有还有数以千计的经过了3天的徒步行走来到首府巴塞罗那参加抗议。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集会参见者都要求释放"政治犯",并演唱加泰罗尼亚歌曲,示威者挥舞着加泰罗尼亚语的旗帜,高呼"还政治犯自由"。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波澜壮阔,红旗艳艳,彩旗飘飘,街头到处是游行示威的人,这场面,岂一个乱字了得,这就要由2017年的独立公投说起了。

2、2017年独立公投

巴塞罗那,给胖爷印象最深是街道上经常能看到当地民众在窗户上,阳台上挂着象征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共和国的星条旗。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加泰罗尼亚星条旗

另外,在巴塞罗那机场内,指示标志都是3种语言,第一行是加泰罗尼亚语,第二行是英语,第三行才是西班牙语。

 

巴塞罗那机场

一个地区连国家官方用语都隐有排斥的话,又怎会对这个国家保持较高的认同感?

根据官方数据, 在2011-2012 学年, 只有约4600名加泰罗尼亚学生申报西班牙语教育课程。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东北部一个半自治地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近1000年前,首府就是众所周知的巴塞罗那。

加泰罗尼亚可以说是全西班牙综合实力最强的地区,贡献了20%的生产总值以及25%的出口量。

工业化程度极高,工业总产值占到全国的1/4以上,第三产业发达,尤其是旅游业。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假设加泰罗尼亚是独立的国家,那么它的GDP将位于欧洲的第14位,略低于芬兰(2754亿美元)以下,捷克、希腊等国之上。

加泰罗尼亚人口约750万,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5%,有自己的语言、议会、旗帜,也有自己的警察部队。

加泰罗尼亚贡献了西班牙GDP的20%左右,却只收到14%的财政拨款,他们认为自己是在为西班牙财政输血。

在背负西班牙经济发展重担的同时,失业率日益上涨,徘徊在20%左右,国家财政拨款却逐年降低,与中央政府的分歧日益激化,这让加泰人对马德里政府颇为不满。

【”一旦脱离西班牙,那么就不用继续这样做。”
“西班牙在抢劫我们”。】

历史上,加泰罗尼亚地区至少宣告过4次独立,1641年,1873年,1931年和1936年,然而每次成立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国家持续的时间都十分短暂。

2017年10月,加泰罗尼亚再次举行了独立公投,并以92%的赞成票通过公投议案,投票率为43%。

那么为什么仅有43%的投票率呢,那是因为共有319个投票站被西班牙警方强行关闭了,还有很多地区被警方切断了交通,无法前往。

但民心所向,巴塞民众筑起路障阻止西班牙警方进入票站组成人链,为运送票箱者开路。

 

当中不乏白发老人,更有90多岁的老人在亲人的搀扶下前往投票。

 

当然,最后马德里政府宣布不承认这一结果。

但是,加泰罗尼亚议会仍旧宣布,独立建国。

随即,西班牙中央政府启动西班牙宪法第155条,采取行动:

中央直接管加泰罗尼亚的警察部队,全面掌控财政,包括预算和税赋,以确保公共资金不会被用来资助分离行动,中央掌控加泰罗尼亚的电讯和媒体。

冻结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解除加泰隆尼亚自治区主席和副主席,并强行解散及接管加泰罗尼亚政府。

3、追根溯源

要了解加泰罗尼亚当前的政治乱象,就必须追根溯源,了解其历史进程。

加泰罗尼亚的历史,就是一部独立斗争史。

加泰罗尼亚位于西班牙东北部,毗邻地中海,拥有独自的语言加泰罗尼亚语、文化以及历史。

最早加泰罗尼亚也曾被希腊人和迦太基人所殖民,而随着罗马共和国的日益崛起,他们向周边地区不断地吞噬疆土,最终形成了辽阔无垠的罗马帝国的一部分。

公元5世纪罗马帝国开始走向崩溃,公元409年西哥特人入侵西班牙,从而开始了长达300年的统治。

公元711年阿拉伯人(又称摩尔人)入侵西班牙。阿拉伯人只用了7年时间就征服了伊比利亚半岛,从而西班牙开始了为期近800年的伊斯兰统治。

公元722年,基督教人在阿斯图里亚斯地区的科瓦东加山打响了光复运动的第一役。随后在在同阿拉伯人征战的700年里,基督教各个小诸侯国经过相互吞并,形成了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两大王国。

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政体Generalitat 可追溯至1359 年,Generalitat一词在历史上特指这种自治政体,现在则特指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

1359年,欧洲大陆最古老的议会加泰罗尼亚议会认命了加泰罗尼亚的第一任总统。

当时,加泰罗尼亚虽为阿拉贡联合王国的一部分,却仍然是一个独立的拥有主权的国家。

阿拉贡联合王国则是由独立国家加泰罗尼亚、阿拉贡以及瓦伦西亚组成的、共同服从于同一个君主的复合君主国。

1469年,卡斯蒂利亚王国(现西班牙大部地区)女王伊莎贝拉一世与阿拉贡联合王国国王斐迪南二世结婚,夫妇二人被称为“天主教双王”。

卡斯蒂利亚王国和阿拉贡王国联合,双方皇室的结合,诞生了一个全新的国家——西班牙王国。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1492年,西班牙彻底打败了摩尔人,实现了统一,这一年也是西班牙历史的转折点。

这一年,伊莎贝尔女王向哥伦布提供了三条船,圣玛丽亚号、平塔号和尼娜号,和百余名水手。

船队由加迪斯出发,10月12月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并登上巴哈马的圣萨尔瓦多岛。

此后,西班牙殖民者开始了对拉美的征服和占领,将疆土扩展到大西洋的彼岸和菲律宾。

天主教双王共有一子四女,分别与欧洲一些王室联姻。

王储胡安娶了德国皇帝马克西米连的女儿玛加丽达,葡萄牙王子先后娶了长女伊萨贝尔和三女儿玛丽亚,二女儿胡安娜嫁给马克西米连的儿子菲利佩,四女儿与英国亨利八世结婚。

1506年,二女儿胡安娜的长子卡洛斯成为尼德兰君主。

1516年,费尔南多去世,卡洛斯成为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国王,称为卡洛斯一世(欧洲其他国家称之为查理五世)。

1519年,马克西米连去世后,卡洛斯被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1520年正式被加冕为皇帝。

卡洛斯一世统治的范围包括西班牙、那不勒斯、西西里、撒丁、奥地利、尼德兰、卢森堡、佛朗士—康泰、西班牙在美洲和亚洲的殖民地、北非的突尼斯和奥兰等地。

西班牙成为一个横跨四大洲的日不落帝国。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西班牙统治下的日不落帝国

至此,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和从美洲掠夺来的金银财宝,西班牙在卡洛斯一世时期达到鼎盛时期。

在这种政治框架之下,加泰罗尼亚的政治独立一直持续到1714年。

加泰罗尼亚人对于自身的认同,哪怕是西班牙辉煌的“日不落帝国”时期也没能打碎它。

18世纪,西班牙王朝绝嗣。

拥有同宗血缘关系的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有了点想法。同时,隔壁实力强大的法兰西波旁王朝,也有了点想法。

由此,轰轰烈烈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便打响了。

最终,法兰西获得了王位继承战的胜利,波旁王朝的菲利佩五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西班牙的国王。

1714年,菲利普五世占领了加泰罗尼亚,取消了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禁止以加泰罗尼亚语作为官方语言……之后被卡斯蒂利亚的《新基本法令》所取代。

实际上,这样只会让加泰罗尼亚人对西班牙政府感到越来越厌恶。

1932年,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时期,自治得到恢复,加泰罗尼亚再次享有了一定的自治制度。

然而,1936年佛朗哥发动政变,佛朗哥在西班牙内战中的胜利结束了西班牙第二共和国的历史和加泰罗尼亚的自治。

在佛朗哥独裁的四十年间(1936-1975年),完全废除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并带来了一个独裁政权,同时加泰罗尼亚语以及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和文化也受到严厉的压制。

1975年佛朗哥逝世,西班牙开始了向民主制度转型的进程。

三年后,西班牙新宪法颁布,1978年宪法是转型过程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以及“全民咖啡”政策的通过。

注:全民咖啡,即所有地区拥有同等的自治权力,西语:café para todos

 

1978年西班牙宪法

作为该政策的一部分,《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得到通过,并举行了全民公投。

1979年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和加泰罗尼亚议会得到恢复,并于1980年举行了第一次自由地方选举,加泰罗尼亚重获新生。

直到2000年之前,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政府之间都以明确的方式保持着合作与互利的政治关系。

自恢复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以来,加泰罗尼亚在多个拥有自治权限的领域都提高了自治程度:如文化、语言、环境、交通、通信、商业、公共安全和地方政府等。

在某些领域,泰罗尼亚自治政府拥有独自管辖权。在其他领域,如公共健康和教育方面,泰罗尼亚自治政府与西班牙政府享有共同的管辖权。

这一时期被外界称为“忠诚与稳定”时期。

此时,西班牙政府与来自加泰罗尼亚政府的执政党趋同与团结党(加语:Convergència i Unió)的代表经常在西班牙议会众议院中达成政治协议。

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在维护中央政府稳定方面向西班牙政府提供合作,从而换取其对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政策支持,以及对逐步增加地区自治程度的支持。

但是在2000年以后,发生了改变。

西班牙大选中保守党人民党(西语:Partido Popular)候选人何塞·玛丽亚·阿斯纳尔,意外获得了绝对多数投票。

因此他在可以不需要任何其他党派的外部支持下而组织政府。

结果导致西班牙议会不再需要加泰罗尼亚代表,从而也抹去了中央政府维持与加泰罗尼亚进行妥协的意愿。

西班牙政府采取了诸多反对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特别是针对教育和语言政策方面的政治和司法行动。

特别是2010年宪法法院宣布判决,判决认为《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正文中的一些核心条约违反宪法的规定,如“加泰罗尼亚是一个‘国家’”。

2010年7月,宪法法院公布裁决的几月之后,在巴塞罗那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游行的宣言是:“我们是一个“国家”,我们自己决定”。

2012年9月11日,在巴塞罗那进行了加泰罗尼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群众集会,此次的集会口号是支持独立,该次集会对加泰罗尼亚政治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在2013年1月,泰罗尼亚议会批准了《有关加泰罗尼亚人民自决权以及主权的声明》,该声明得到了85票赞成以及41票反对。

【声明表示加泰罗尼亚拥有主权,并且应当,启动一个能够使加泰罗尼亚公民行使自决权来决定其政治未来权力的进程。拥有主权、拥有民主合法性、透明、对话、覆盖各阶级、符合欧洲价值观、合法、加泰罗尼亚议会作为进程主导,以及民众参与。
《有关加泰罗尼亚人民自决权以及主权的声明》】

2013年9月11日,大约160万人参加集会,参与者手拉手形成了从加泰罗尼亚与法国的边界到达瓦伦西亚地区长达400公里的人链。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

加泰罗尼亚之路

2014年9月11日,加泰罗尼亚人在巴塞罗那街头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以表达发起独立公投的意愿。据当地警察局称,有180万人参与了此次游行。

2014年11月9日,泰罗尼亚自治政府举行了一次投票活动,问题只有一个:

【“你是否希望加泰罗尼亚成为一个国家?如果是,你是否希望其成为一个独立国家”。】

尽管此次投票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但仍有230万名选民参与了投票。

投票的结果为80.91%的选民投给了“成为一个国家,并且独立”,10.99%的选民投给了“成为联邦国家制度下的一个国家”,仅有4.49%的选民投给了“不独立”。

投票结果更加推动了独立的进程。

一年以后,加泰罗尼亚议会通过一项政治声明,正式宣布以下进程的开始:“以共和国的形式建立加泰罗尼亚国,并以准备建设未来的加泰罗尼亚国家机构为目的开展公众能够参与的立宪过程”。

2016年1月,普伊格德蒙特成为加泰罗尼亚自治州主席,同时,制定了为期18个月的详细独立进程路线图,寻求2017年脱离西班牙独立。

【计划在2017年9月中旬举行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公投。如果公投结果为独立,议会将宣布独立,并开始与西班牙政府及国际社会的谈判;如果结果为不独立,则加泰罗尼亚议会解散,并举行常规地方选举。
独立进程路线图】

2017年9月11日,加泰罗尼亚民族日,上百万市民走上巴塞罗那街头高喊独立。

9月16日,加泰罗尼亚全部948位市长中,有超过700名市长在巴塞罗那市政厅前声援,表达公民表决与独立的决心。

2017年10月1日,独立公投获得通过,超过90%选民赞成独立。

加泰罗尼亚议会宣布独立建国。

昙花一现,然后,就回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4、话外话

加泰罗尼亚人民始终认为今日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的权利源于人民,并且符合西班牙宪法以及《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

但是西班牙的民主也给不了加泰罗尼亚人民想要的自由,更何况,欧盟的很多国家都不愿见到加泰罗尼亚独立,毕竟他们也害怕自家有独立倾向的地区效仿。

纵观加泰罗尼亚的争取独立的历史,欧美的民主,恐怕只是说来听听。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只要自己的地盘里不闹事,漂亮话谁不会说呢,千万别当真。

欧美总是批评中国不民主,这样不好,那也不好,唱衰中国几十年了。

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既然你把中国定义为最大的战略对手,对手又有诸多不好,那么你们为什么还总要出于一片好心的拉一把呢。

西方国家黑中国,说明中国做得很好,就怕他们哪天不黑了,开始夸奖中国了,那咱们就要小心了。

苏联要解体的时候,西方吹捧苏联到了一种史无前例的高潮,然后苏联完蛋了,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西方不停抨击卡扎菲的时候,利比亚老百姓还活得好好的,等到西方开始赞扬利比亚终于回到民主人权的正轨上来的时候,美英法的战斗机就开始往老百姓头上丢炸弹了。

再看看颜色革命后的那些国家,西方赞扬那是民主的胜利,再看看现在,日子都过得怎么样了呢?

听其言观其行,不要听他们怎么说,关键是看他们怎么做。

咱们说句最俗的话,自己的日子自己过,国家也一样,鞋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智库百晓生”,授权察网发布。发布时有删改。

来源 : 智库百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