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卅事件(三)

打印
分类:专题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三)9·30事件

 萧玉灿 印尼视角 1 week ago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9·30运动

1965年10月1日一大早,雅加达市民听到印尼共和国广播电台(RRI)播出有关9月30日运动的新闻,都十分震惊。这头号新闻引发了许多疑问和谜团。刚到中午,电台便宣布,已经成立了革命委员会接管了内阁的功能。我的名字也被列在这个从来没有开过会的委员会中。我可以肯定,在此委员会成立之前,我从来没有接到过通知或被征求意见。我听到自己的名字列在革命委员会名单中也感到十分震惊。

 

那天发生的事情仍然扑朔迷离。雅加达的局势可以说是平静的,虽然在宫殿和电台周围能看到有很多部队在守卫。当时雅加达正在举行反外国基地国际会议(KIAPMA),还看不到任何惊人的混乱场面。

 

随后的事态发展变得比较明朗,是参加翁东中校领导的9·30运动的部队绑架了6名将军和1名上尉。翁东是“查克拉比拉瓦”营(印尼总统警卫部队)的一名军官。武装部队司令纳苏蒂安将军本来也是绑架对象,但他设法逃脱了。他的保镖、长得像他的腾德安上尉被绑架了。遭绑架的6位将领是:亚尼将军、S·帕曼将军、哈尔约诺将军、苏普拉普托将军、苏多约将军和潘贾伊丹将军。

 

绑架行动于1965年10月1日凌晨大约2时至3时开始。当绑架部队袭击了这些被绑架将领的家时,他们当中有人中弹身亡。然后,他们被带到靠近空军司令部哈林机场的一个称为“鳄鱼洞”的地方。在那里,还活着的人被枪杀,他们的尸体全都被投入井里。

 

迄今为止,还不清楚究竟是谁下令杀害这些将军。据那些卷入事件者称,命令是逮捕和羁押这些将领。另外是有枪杀的命令,但没有人清楚地知道这命令是从哪里来的。

 

9·30运动部队掌握了在雅加达的几个战略要地,包括印尼共和国广播电台。但是就在这天,大混乱便发生了。主要道路和重点部位都是部队,装甲车来来往往。也不清楚大街上是什么队伍,谁在负责做什么事情。

 

国家电台广播说,有若干将领被逮捕,朋加诺情况良好,安全并健康。但这些新闻并不能减少公众越来越多的疑惑。

 

问题是:究竟是谁策划了9·30运动?是怎样筹划的?朋加诺起了什么作用?苏哈托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印尼共产党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政党发挥了什么作用?美国中情局的角色是什么?苏联克格勃又起什么作用?

 

答案一直都是含混不清的,而其影响却是巨大而深远的。顷刻间,政治天平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印尼共产党及其相关的组织被瓦解;数以百万计的人被追捕并被残酷杀害;数十万的人被拘留;有十万人未经任何审判一直被关押了十几年。我是系统暴力的受害者之一。这些暴力行动得到了武装部队的支持,也被那些确实想摧毁朋加诺所领导的政治派别的帝国主义势力所认可。

 

那一天之前和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有很多是需要追叙的。在不同的监狱和拘留所,我有机会与直接参与9·30运动的人交谈。从他们那里我知道了许多。然而,与此同时,也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那些参与者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知道“计划要做些什么”、“计划是如何产生的”以及“计划是如何实施的”的那些人,包括印尼共产党中央主席艾地,都已被杀害。杀人是否是为了灭口以掩盖其他参与者和某些外国机构的介入?同样,没有人能够回答。

 

 具体都发生了些什么?

 

绑架行动并未做好充分准备。有7支部队准备绑架列表中的7位将军。他们先演习绑架,其中包括了解将军们的住房。在前一天晚上,负责绑架纳苏蒂安的部队竟然被换掉。而新调来的部队并不确切地知道纳苏蒂安住房的位置及其周围的情况,以致于找错了地方。

 

纳苏蒂安的家并没有遭到攻击,遭到攻击的是住在对面的副总理莱梅纳的家,以致于与他的助手们发生了枪战。很有可能枪声已经惊醒了纳苏蒂安,所以当绑架部队来到他家时,纳苏蒂安已经翻越栅栏逃脱,躲藏在邻居的院子里。绑架部队更大摆乌龙,抓了纳苏蒂安将军的警卫腾德安上尉,误以为他就是纳苏蒂安将军。

 

负责绑架将军们的部队并没有接到要杀死他们的命令。他们的任务只是逮捕这些将军。这7个人被送往靠近哈林的一个称为鳄鱼洞的地方。在那里,他们被枪杀后尸体被投入井里。这期间并没有如新秩序政府所描述的折磨。迄今为止,还不清楚是谁下令杀害这些将军,因为根据许多传言,他们被捕后必须带去面见苏加诺总统。显然这又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

 

还有一个很糟糕的准备工作,是后勤保障问题。那一天,数以千计参与9·30运动的人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却没有提供食物和饮料。可以想象,这么多人从凌晨2至3点钟已经开始运作,到了下午肯定都饿坏了,不可能有良好的战斗状态。

 

另外,在安排和保护朋加诺的计划方面也出现了混乱,他的支持一直是运动的主要基础。那天上午,朋加诺被带到哈林。最初的计划是如果出现了不利的情况,他将被带到日惹。然而,在朋加诺在其日本妻子黛薇夫人的催促下去了茂物宫。所以没有按照计划去日惹。这表明朋加诺并没有受到9·30运动设计者们的影响。 

 

艾地那天早晨在哈林,显然并没有见到朋加诺,没有讨论过有关可能出现的计划外情况及其应对策略。

 

当已经知道朋加诺并没有按计划去日惹时,本应该与朋加诺一起去日惹的艾地却昏了头而不能决断。显然,就是那位印尼共特别局的主席夏姆,“命令”他用已准备好的飞机去日惹。

 

在哈林,艾地的周围并没有其他印尼共领导人。如果印尼共产党是9·30运动的主谋,那么,哈林作为9·30运动的协调中心,在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那天,艾地的周围应该有印尼共的最高级成员。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在哈林的唯一的印尼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

 

艾地怎能听从夏姆的“命令”去日惹呢——确实蹊跷。

 

朋加诺离开哈林去茂物宫之前,苏帕尔佐来报告形势发展动态。显然,当时已知纳苏蒂安成功逃脱,也已知苏哈托领导下的“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已准备好对付9·30运动。朋加诺命令苏帕尔佐停止所有军事行动,以防止流血,并等待他作为总统的指示。

 

在做这些事之前,朋加诺已经发出了书面命令任命普拉诺托将军取代亚尼担任陆军参谋长。而在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总部,苏哈托已主动接管了陆军的指挥权。许多陆军的高级军官,其中也包括普拉诺托,都集中在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在陆军的等级制度中,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指挥官的地位仅次于陆军参谋长,位居第二,这样,当陆军参谋长不存在时,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的指挥官便成为陆军参谋长。纳苏蒂安逃脱绑架后,也到了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总部,开始向聚集在那里的军官们做军事指示。

 

朋加诺的周围有许多武装部队的司令官,据说在选择替代已经死了的亚尼时他曾经困惑。他所考虑的候选人是苏哈托、穆勒师德和普拉诺托。他认为普拉诺托接替亚尼最合适。

 

朋加诺任命普拉诺托的命令本应交给印尼警察总长苏集普托,但后来却是海军参谋长把它带走,海军上将马尔塔迪纳塔把它带到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总部交给了苏哈托。

 

本来准备成为陆军参谋长的苏哈托也不敢反对朋加诺的决定。普拉托诺实际上比苏哈托年轻且级别低,既不敢反对苏哈托,也不能不服从朋加诺的决定。

 

于是出现妥协。普拉诺托保持任命为陆军参谋长,而苏哈托成为一个新机构的负责人,这个新机构叫做“KOPKAMTIB”,即“安全和秩序恢复指挥部”。

 

从许多现有资料可以得出结论,摧毁印尼共产党和左翼力量的行动开始于1965年10月2日,摧毁行动的主要指挥权是在苏哈托手里。

 

在苏哈托领导下,安全和秩序恢复指挥部后来发展成为印尼最强大的军事实体。但该组织不是去恢复安全和秩序,而是去粉碎印尼共产党及其群众组织,还有一切被认为是左派的团体。正是这个机构统筹了违法的大屠杀和大逮捕。

 

苏哈托逐步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从强行当上陆军参谋长开始,到后来成为国防和安全部长。最后,他破坏朋加诺的政治防卫基础结构,导致朋加诺下台。

Thur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