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九卅 运动是陆军的内部事务[下]

打印
分类:专题

9.30事件”—1965年9月30日印尼反华大屠杀_空中网军事频道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十一)9•30 运动是陆军的内部事务[下]

 萧玉灿 印尼视角 1 week ago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第二章 

9·30运动是陆军的内部事务

班邦·乌托约事件

(1955年6月27日)


 


事件与陆军军官们阻挠班邦·乌托约上校在1955年6月就职成为陆军参谋长有关。

 

就职典礼最终得以举行。就职典礼上负责演奏的是消防乐团,因为陆军乐团抵制。

 

抵制的原因,是班邦·乌托约上校被认为是印尼民族党的忠实追随者,印尼民族党强行要求任命班邦·乌托约为陆军参谋长。印尼民族党和陆军之间的对立导致第一届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内阁下台。

 

“印尼共和国革命政府

/全面斗争约章”叛乱

(1956年、1958年、1961年)


 


自陆军建立以来,其内部各种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造成军官们之间不断发生激烈矛盾。不服从上级的命令的情况经常发生。

 

当地方指挥官获得了以与国外贸易的方式来筹集资金的更多自由权时,矛盾变得更加尖锐。各种“理事会”包括雄牛理事会、大象理事会、大鹏鸟理事会等,应运而生。这就是马斯友美党和印尼社会党所领导的“印尼共和国革命政府/全面斗争约章”叛乱的基础。

 

1958年,政府表现坚定,采取军事行动镇压了反叛的武装力量,逮捕了另立“政府”的马斯友美党和印尼社会党的主要人物。

 

众所周知,美国飞机飞行员艾伦·波普在安汶上空被击落并被逮捕后,美国参与支持这一叛乱的事实被揭露出来。台湾竟然是支持“印尼共和国革命政府/全面斗争约章”叛乱的美国飞机的基地。成箱的美国武器装备由台湾基地起飞的飞机空投给在苏门答腊的叛乱集团。

 

镇压叛乱只是逮捕直接参与叛乱的人。许多没有参与叛乱的马斯友美党和印尼社会党的领导人和党员并未受到追捕和监禁。事实上,许多1955年大选选出的属于以上两党的议员也仍然是自由的,继续在雅加达出席国会会议。

 

20世纪60年代初,马斯友美党和印尼社会党被取缔,因为这两党未能用纪律约束其参与叛乱的党员,而且,此后有事实证明,这两个党组织领导了此叛乱。

 

然而,苏加诺总统宣布特赦。这两党党员和领导人都被释放了。只有那些还在等待法庭程序的人被继续关押。那个时期的在押政治犯中,后来增加了参与暗杀苏加诺总统的印尼社会党领导人,包括苏坦·沙里尔、苏巴迪奥、伊达·阿纳克·阿贡·格德和苏丹·哈密德。

 

必须指出的是,苏加诺对“印尼共和国革命政府/全面斗争约章”叛乱所采取的坚决行动并不涉及大规模逮捕,更不用说大规模屠杀。印尼与明显支持此武装叛乱的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也没有受到干扰。

 

9·30运动

(1965年9月30日)


 


基于政治派别的差异、贸易便利条件的争夺以及权力的争夺,陆军内旷日持久的尖锐矛盾得不到解决,最终演变成被称为9·30运动的事件。中层与上层军官之间的矛盾激化很容导致旨在改变政治布局的军事行动。这项绑架和杀害几位陆军高级将领的事件,就是青年军官们干的。

 

苏哈托将军领导的军事当局指控印尼共产党为9·30运动的策划者,并以此为借口,大肆镇压印尼共产党,实施大逮捕和大屠杀。实际上,并没有证据支持他们的这些指控。

 

在9·30运动所成立的革命委员会中,印尼共产党的关键人物一个都没有。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印尼共产党的组织领导或操纵了9·30运动。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9·30运动有什么关系,更不要说是其“后台老板”。这项指控后来更被拔高到把中国和印尼之间的外交关系于1967年被冻结的地步。

 

苏哈托将军领导的军政府完全无需在法律程序中所应提供的证据,便实施其消灭印尼共产党的政策,直至斩草除根,消除了中国在印尼的存在和影响。这个政策肯定与美国的推力及美国和苏联两个大国之间的角力有关。这个结论有以下事实支持:

 

1、美国显然要竭力阻止共产主义在东南亚的影响力。这项努力涉及到升级越南战争、摧毁印尼共产党和消除中国在印尼的影响。

 

2、北京与莫斯科之间的分歧日益加剧,莫斯科也有意消除

 

中国在印尼的影响,剔除印尼共亲华人物。

 

3、为了在印尼实施遏制共产主义的政策,美国派出马歇尔·格林担任驻印度尼西亚大使。众所周知马歇尔·格林是个能够为美国的政治利益而动员广大群众尤其是青年学生的专家,他在韩国时成功地倒掉总统李承晚。

 

4、在 9·30 运动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印尼社会党的骨干人物如苏贾特莫科和苏米特罗等,积极做印尼各大学校园的学生工作。在纽约,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具的律师罗伯特·德尔森参与协调这一工作。此工作的对象每年要参加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所资助的、在麻省理工学院组织召开的印尼经济政治形势报告会。福特基金会通过福特国际培训项目也资助这些培训活动。此项目的主管约翰·霍华德曾表示,苏加诺认为办该培训项目很重要,以致于威胁要阻止此项目便足以改变苏加诺的一些政策。

 

5、美国总统尼克松在 1967 年曾表示,在使印尼成为追随美国各项政策的支持者之一方面,美国所取得的成功是“在东南亚地区的最大奖!”

 

6、在印尼共产党被消灭和苏加诺下台后,印尼的大部分自然资源,特别是石油和其他矿产便落入美国巨头企业之手。

 

除了上面所提到的全球性迹象,我们还需要注意一些直接与陆军内部事务相关的迹象,其中一些列举如下:

 

1、“粉碎马来西亚”的方针

 

1964年,当苏加诺总统推出粉碎马来西亚的方针和成立由奥马尔·达尼领导的“战备司令部”时,陆军领导并不同意,虽然并没有公开反对。

 

在有英国和马来西亚的攻击时,战备司令部的任务受到国防战备部署的限制。战备司令部后来发展为“战备范围司令部”,在一定的时刻,能调动所有的武装部队。

 

战备范围司令部允许在马来西亚地区实施有限的登陆和入侵。这种能力也受到陆军领导层的反对。

 

马来西亚知道在印尼陆军内部有矛盾。据了解,这是从苏坦·沙里尔的干儿子哪里知道的,他当时在吉隆坡马来西亚外交部工作。他在印尼政府镇压“印尼共和国革命政府/全面斗争约章”叛乱后逃到马来西亚。他暗中与陆军参谋长艾哈迈德·亚尼联系,目的是防止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之间公开发生战争。

 

亚尼将军属于陆军领导,反对印尼和马来西亚之间的公开战争。在与马来西亚对抗期间,亚尼将军和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指挥官苏哈托将军,派阿里·穆托坡中校去吉隆坡与马来西亚政府领导人举行秘密会谈。

 

问题在于,在印尼与马来西亚对抗时,如果阿里·穆托坡与马来西亚领导人之间建立了秘密关系,是否没有违反军纪?陆军领导层看起来是在挑衅苏加诺对马来西亚的政治立场,实际上,对抗马来西亚的政策已获国会和临时人民协商会通过,根据1945年宪法,这是在执行人民的主权。

 

在两国对抗时期,很多人知道,也很纳闷,因为每次印尼方面实施登陆和小规模袭击总是失败。空降部队总是被逮着。马来西亚总是事先知道印尼的军事行动。

 

有一位入侵马来西亚部队的排长,在1970年涉嫌参与9·30运动被捕后讲述了他的经历。他说他率领他的排从西加里曼丹攻入马来西亚沙捞越地区。他的排一进入马来西亚境内,便立即被比他们人数多得多的马来西亚军队包围。领导这围剿的英国军官显然有入侵部队的名单,姓名和照片都是完整的。“粉碎马来西亚”行动被泄密,这只是一个例子。

 

苏加诺总统终于发现了此类事件,于是他公开表示,有些将领对他阳奉阴违。

 

1965年4月,总统派苏肯德罗将军去马来西亚,探索举办印尼和马来西亚之间高层会谈的可能性,结果无功而返。马来西亚已经知道陆军内部有矛盾,陆军领导层不愿公开打仗。马方认为印尼方的“粉碎马来西亚”的方针根本无法正常实施,因为印尼军队入侵和着陆马来西亚的所有计划都在马方的掌握之中。

 

2、军队领导层抗命

 

1964至1965年间,一些将领违抗苏加诺总统政治路线和政策的情况愈演愈烈。

 

年轻中级军官,特别是那些来自中爪哇蒂博尼哥罗师的,也越来越了解这些抗命的情况。他们声明效忠苏加诺总统,并完全支持朋加诺的政策。

 

显然,蒂博尼哥罗师情报指挥官翁东中校就是在这种表忠心的情况下,调到雅加达担任了总统卫队查克拉比拉瓦营的指挥官。有相当多的查克拉比拉瓦营的军人来自蒂博尼哥罗师。因此,蒂博尼哥罗和查克拉比拉瓦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

 

3、商界军人

 

1957年政府颁布了紧急状态法(SOB)之后,实施接管荷兰企业的政策。在此时期,军队势力不断壮大。众多陆军将领变成了企业家,领导着从荷兰人手里接管的企业。因此,他们能在印尼经济发展中发挥决定者的作用。

 

在粉碎英国——马来西亚的时期,一些陆军高级军官还成了被接管的英国公司的老板。

 

于是出现了一批高级军官兼企业家。他们是官僚资本家,还能以权谋财。年轻中级军官对这种情况很不满。高级军官为了其经济利益而不忠于苏加诺总统。年轻中级军官于是便成为夏姆在9·30运动中打击陆军高级军官的支持者。那时,印尼共产党坚决反对陆军内部尤其是其高级军官的官僚资本主义和贪污腐败之风盛行。

 

就其本身而言,成为官僚资本家的高级军官当然不会支持苏加诺总统和印尼共的密切关系和印尼与美国越来越大的矛盾,更不要说印尼的政治路线向左转到平壤 — 北京 — 河内 — 雅加达 — 金边的反美轴心。

 

因此,有些将领想推翻苏加诺总统是很自然的。印尼共产党的领导和将领企业家集团之间的敌对状态也必然会形成和发展。

 

1965年苏加诺总统发起召开新兴力量会议,作为发展中国家联合起来对抗美苏两个大国集团的力量。中国、朝鲜、北越和印尼成为主要发起国。虽然这次会议并没有举行,但美国和苏联并不会喜欢有中国参加的事情。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两大国准备支持陆军将领消灭印尼共产党,消除中国在印尼的影响力和推翻苏加诺。

 

9·30运动是军队内左派势力所采取的强大手段。因此,苏哈托领导的军人政权宣布9·30运动是印尼共产党操纵的,而中国是其“后台老板”。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