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是资本主义殖民的本质

打印
分类:专题

u=2488775299,131119396&fm=26&gp=0.jpg

不断地攫取更多的剩余价值, 是资本的天然属性, 是资本的“命”。当这一要求无法在一国内部得到满足时,资本必然走上对外掠夺和殖民之路。资本来到殖民地,带来的是赤裸裸的掠夺。掠夺,就是资本主义殖民的本质。

掠夺是资本主义殖民的本质

来源:《历史评论》2020年第3期 作者:王增智 时间:2020-09-24

 

不断地攫取更多的剩余价值, 是资本的天然属性, 是资本的“命”。当这一要求无法在一国内部得到满足时,资本必然走上对外掠夺和殖民之路。资本来到殖民地,带来的是赤裸裸的掠夺。掠夺,就是资本主义殖民的本质。英国历史学家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在其《资本的年代(1848—1875)》导言中谈到,资本主义的“进步的戏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资本主义世界里的千百万穷人;一个是资本主义世界以外的各国人民,要么进行注定失败的抵抗,要么掌握西方的“进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今天重新审视资本主义的殖民史,绝不是要掌握所谓西方的“进步”,而是要认清殖民的本质。

资本原始积累:掠夺基因的生成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和发展必须具备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存在着大量靠自由出卖劳动力为生的雇佣工人;一是大量的货币财富集中到少数人手里。从历史脉络索源,这两个条件的形成过程就是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是一个使用最残酷的暴力剥夺劳动者、消灭以个人劳动(以农民为核心的小生产者)为基础的私有制的过程,“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这种剥夺、掠夺首先对国内的农民展开。

在英国,圈地运动以其臭名昭著的残酷性而广为人知。据资料记载,1636年在沃里克郡有一块30雅格的土地,其中22雅格被圈,且被圈土地的价格每雅格是未被圈土地价格的2倍。另外,新的研究也表明,这场持续了300年之久的运动确实给广大小农带来了极其深重的苦难。马克思说:“从15世纪最后30多年到18世纪末,伴随着对人民的暴力剥夺的是一连串的掠夺、残暴行为和人民的苦难”。

在法国,主要是通过加强租税迫使农民出售份地的方式,来实现农民(直接生产者)与土地相分离。据亨利·施对1789年之前法国部分地区农民税负的统计:在博得莱王室税收占农民收入的36%;在利穆赞占较好地块收成的1/3;在圣东日占土地价格的1/4左右。而在1661—1662年、1693—1694年以及1709—1710年间,法国农村中有10%—15%的农民死于饥荒和疾病。甚至到了18世纪,法国大多数农民还“吃饭没有桌,睡觉没有床,夜间睡的是草垫,身上穿的是自己织的粗布加染色的衣服,足上穿的是木履或草鞋”。在18世纪60年代,约60万居民的巴黎有近12万人是乞丐。

在德国,大致是通过“普鲁士式”的自上而下农业改革,来实现农民与土地分离的,或使地主经济缓慢转变为资本主义经济。在“普鲁士式”的农业改革中,绝大多数农民经历了破产性的非农化和日益无产阶级化的过程,广大农民持久地遭受到新兴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势力的双重压迫和奴役。19世纪60年代初,占德国农户总数71.4%的小农户只拥有耕地总面积的9%,而占农户28.6%的地主和大中农户却拥有耕地总面积的91%。甚至在1949年5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时,约占全国农户总数55%的下层农民仅得到10.9%的耕地,而占0.7%的资本主义大农场主却拥有全部土地的29.7%。

俄国尽管资本主义萌芽较晚,但也在19世纪时有了很大发展。由于遭到农奴制的阻碍,于是农奴主推行了资本主义性质的农奴制改革。这场改革不仅没有使农民获得土地,反而使其丧失了仅有的保命土地。通过废奴法令,地主割占了农民赖以生存的重要农用土地,导致了农民生活困苦和对地主的依赖。列宁在评价这场改革时指出:“任何人都知道,1861年进行‘赎买’的时候,强迫庄稼汉付出了比地价高得多的代价。任何人都知道,当时迫使庄稼汉赎买的不仅有农民的土地,而且有农民的自由。任何人都知道,政府赎买的‘善行’,使国库从农民那里勒索来的地价(以赎买的形式)比它付给地主的要多!”因此,“1861年对农民的‘解放’使得农民一下子就落入了地主的圈套。农民由于土地被地主夺去而走投无路,以致不是饿死,就是接受奴役。”

作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前提的资本原始积累,是一个创造资本关系的过程,它一方面使社会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转化为资本,另一方面使直接生产者转化为雇佣工人。这个过程充斥着血腥、野蛮、残酷,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力剥夺。由于国情不同,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原始积累的时间参差不齐,表现的样态也各异,但都体现为对小生产者的直接暴力剥夺而使生产资料不断集中。正因为如此,剥夺深深烙印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血脉之中。

早期殖民:掠夺基因的外显

资本能够自我增殖,这也是资本运动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资本不断扩大再生产,以至扩张到全世界。资本的逐利性决定了其扩张性。如果说对内盘剥是资本本性的国内显现,那么资本海外殖民就是其本性的国际显现。由于15世纪末的地理大发现,商业市场骤然拓展,资本原始积累呈现出对内盘剥和海外殖民掠夺交织在一起的样态。地理大发现的直接结果,是西欧国家殖民政策的确立和对亚、非、美洲各国的殖民掠夺。最先推行殖民政策的是葡萄牙和西班牙,它们建立起庞大的殖民帝国。随后,荷兰、法国、英国、美国相继走上殖民掠夺道路。在16—18世纪西欧国家资本原始积累过程中,殖民主义起了重要作用。正如马克思所言:“在欧洲以外直接靠掠夺、奴役和杀人越货而夺得的财宝,源源流入宗主国,在这里转化为资本。”

资本扩张的罪恶罄竹难书。例如,为了寻找和夺取黄金,葡萄牙、和西班牙殖民者在非洲和美洲大肆烧杀抢夺。据相关统计,1503年至1660年,西班牙从美洲攫取的有据可查的白银和黄金分别是18600吨和200吨,而其中未经册就被私运到西班牙的金银估计占总数的10%—50%。与此同时,葡萄牙人也从巴西掠夺了6亿美元的黄金和3亿美元的金刚石。恩格斯说:“葡萄牙人在非洲海岸、印度和整个远东寻找的是黄金;黄金一词是驱使西班牙人横渡大西洋到美洲去的咒语;黄金是白人刚踏上一个新发现的海岸便要索取的第一件东西。”

第一个充分发展了殖民主义的荷兰,集中在东方和美洲掠夺。荷兰东印度公司是荷兰殖民者在亚洲建立的集商业和行政于一体的殖民机构。它代表荷兰政府在海外从事殖民活动。“他们走到哪里,那里就变得一片荒芜,人烟稀少。” 1603年在爪哇,1605年抢占帝汶岛,1606年在马六甲打败西班牙和葡萄牙,1619年兴建巴达维亚城(今雅加达)作为据点,等等。马克思痛斥道:“荷兰——它是17世纪标准的资本主义国家——经营殖民地的历史,‘展示出一幅背信弃义、贿赂、残杀和卑鄙行为的绝妙图画’。” 荷兰东印度公司还直接侵略我国台湾,在福建沿海一带从事海盗活动,烧杀抢掠。

声名狼藉的英国东印度公司成立于1600年,它不仅享有从英国国王那里取得的对印度贸易的垄断权,而且还享有建立军事武装、宣战、议和、设立法庭、委派官吏、征收赋税的政治特权,是西方殖民机构的典型样本。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当时的印度被称为“国中之国”、“国上之国”,是英国资产阶级进行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杠杆。同时,它还把侵略扩张的矛头直接指向中国。英国东印度公司的鸦片贸易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灾难,正是其罪恶史的集中体现。

法国在海外殖民的道路上也不甘落后,在1599—1649年,在中、南美洲和安得利斯群岛、西印度群岛建立了22个“商业公司”作为殖民据点。它在东方也建立了东印度公司,同英国人争夺对印度的独占权。美国殖民者驱逐印第安人的血泪史至今家喻户晓。由于印第安人长期遭到屠杀、围攻、驱赶、被迫迁徙等迫害,人数急剧减少,到20世纪初,只剩下30多万人。直到1924年,美国国会才通过了《印第安人公民资格法》,宣布境内的印第安人获取公民资格。西方殖民者对中国的鸦片战争,在西方国家资本原始积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汇丰银行、东方汇理银行、怡和商行、沙逊商行的创始人,都是鸦片贩子出身。中国劳动人民的血汗养肥了这些西方殖民老板。

在资本原始积累过程中,新兴资产者通过对本国农民的暴力剥夺、在亚非美洲建立殖民制度、从事奴隶贸易和连绵不断的商业战争、国债重税和保护关税制度等不同方式,大力促进从封建生产方式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转化,但其最残酷的方法则数殖民主义。

现代殖民:披着“文明”的外衣

资本殖民的本质是掠夺,但这种本质在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呈现形式。在全球化跨国资本时代,资本扩张的直接暴力掠夺形式已被“文绉绉的西服领带”所取代。20世纪90年代美国《新闻周刊》对“新殖民主义”的画像是:他们手中拿的是计算器而不是枪支;他们穿的是上班时的服装而不是战斗服装;他们宣传的是自由市场经济的福音而不是传教的福音。

不仅如此,跨国资本还试图以文明的外衣掩饰其掠夺本质。这主要体现在传播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在这个领域,如同弗雷德里克·杰姆逊和三好将夫在《全球化的文化》一书中所言,“全球资本主义的计划是:劝说人们进行超出他们‘生理需求’的消费;目的是为了将资本积累永久进行下去,以聚敛私有利润。换句话说,是为了确保全球资本主义体系永远运转。消费主义的文化意识形态宣称,生活的意义就存在于我们所拥有的东西中。因此,消费充分体现了我们的生机和活力,而要保持生机和活力,我们就得不停地消费下去。” 一句话,通过“引领消费者”过度消费以实现掠夺的目的。

现代资本扩张的形式越来越多样化且具有隐蔽性。一是通过所谓的“新国际劳动分工”来剥削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在全球化背景下,跨国资本将生产过程的一部分转移到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利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原材料等资源,雇佣本地廉价劳动力进行生产而获取高额利润。如一些跨国公司采用双重标准,进驻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后降低环境标准,大肆掠夺资源、破坏环境等。这是跨国资本对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一种新经济剥削方式。二是利用新技术赋予资本的弹性空间剥夺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垄断现代科学技术,是现代新殖民主义扩张的一个重要手段。目前世界上大部分专利权和最新技术都被跨国公司所垄断。世界上的技术转让80% 是由西方发达国家供应的,其中美国占50%—55%。它们在同不发达国家和地区进行技术交易时,总是把一些先进技术优先转让给本国跨国公司在当地的子公司,使之抢先占领当地市场。而在向不发达国家和地区转让已经扩散的技术时,不仅索取高额费用,且拒绝转让关键技术,还附有许多不合理的限制性商业惯例,以保持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在技术上以及生产和销售上的从属地位。如中国修建港珠澳大桥时曾找荷兰的公司合作,让它提供海底隧道部分的技术输出,但他们索要1.5亿欧元的咨询费(相当于人民币15亿元)。三是向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渗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跨国资本是现代资本扩张的重要手段。跨国资本不仅采用多样化的隐蔽方式在不发达国家和地区追逐高额利润,而且还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渗透到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攫取剩余价值。

由此可见,现代资本充分利用经济优势,对非西方国家进行政治、经济、文化侵略(必要时也使用军事手段),把已取得政治独立的国家置于它们的控制之下,以使这些国家继续充当其商品市场、原料产地和投资场所,最大限度地榨取财富。现代资本殖民仍遵循着资本原始积累的掠夺逻辑,尽管形式上发生了变化,但掠夺本性从未更改。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4056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Wednes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