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有多可怕?

打印
分类:专题

朱进佳:监督网媒勿导向盈利- video dailymotion

我国自英殖民时代开始,就不断对左翼政治力量进行镇压、妖魔化及污名化,尽管冷战已经结束超过四分之一世纪,但是对“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等左翼思想的负面标签仍然像顽固污垢般残余在不少人的脑子里,时不时可以被当权者搬出来充作稻草人去吓吓人。

马克思主义有多可怕?

 

朱进佳

2016/3/22 
 
 
 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指控社会主义党原定于2016年3月20日举办的《马克思主义速成课程》是“意图 复兴 共产主义思想的努力”,传召主办单位问话。后来甚至禁止活动进行,还 恫言 会在活动地点附近设立路障、封锁课程场地等。

主办单位考量参与者的安全而暂时取消活动。但警方最终无法指出到底马克思主义课程违反了哪一条法令,只能以活动引起民众惶恐及公共安全的理由禁止活动的举行。警方为了抑制“共产主义思想”的复兴,却反而激起更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及讨论。

全国总警长对“马克思主义”的过敏反应,却正好反映着我国警队高层中的思维仍然滞留在冷战时期,以为还能够继续利用反共的政治宣传话语,去抹黑政治反对力量及吓唬民众。

 

我国自英殖民时代开始,就不断对左翼政治力量进行镇压、妖魔化及污名化,尽管冷战已经结束超过四分之一世纪,但是对“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等左翼思想的负面标签仍然像顽固污垢般残余在不少人的脑子里,时不时可以被当权者搬出来充作稻草人去吓吓人。

马克思主义是什么?

马克思主义建立在19世纪革命社会主义者卡尔马克思(1818-1883)及弗里德里希恩格斯(1820-1895)等人思想著作上的社会经济分析方法理论,并从中发展出涵盖了哲学、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革命理论、文化研究、地理学等领域的博大精深学说。

马克思并非先知,也不是圣人,他的思想也不是像佛陀在菩提树下悟道那样悟出来的。马克思所建构出来的理论,是结合了他在当时欧洲最先进的地方(德国普鲁士、法国巴黎、比利时布鲁塞尔、英国伦敦等地)所汲取的思想精华,以及经历当时欧洲社会时代改变的经验累积。

马克思并非第一个尝试阐述人类社会问题的思想家。在他从事思想生活的年代,欧洲大陆正经历着巨大的社会变革,工厂内新发明的机器生产出前所未有的物质财富,而当时人类已经掌握克服自然灾害的方法。但是,在这样一个已经可以生产如此巨大财富的社会中,大多数的人民却仍然活在困苦中,他们在当时新兴的工厂内打工,貌似已经自由了,但是他们的生活状况却是非常糟糕,再加上不时出现的失业浪潮为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底层劳动者蜗居在贫民窟内,没有卫生保健设备,瘟疫不断……这些都马克思思想形成的真实社会背景。

并非无可挑战的真理

因此,马克思所发展出来的理论与思想,并非是无可挑战的绝对真理,而实际上其理论有其时代背景的局限性,但这却无法否定马克思及后来马克思主义者们,对批判资本主义的洞见、對社会改造的倡议,以及在过去160年来对全世界所起着的重大影响。马克思所发展出来的理论思想,是全世界现代社会主义运动的理论基础。无论是认同或不认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主张,关心人类社会的人们都不得不跟马克思主义打交道。

马克思本人的思想,是结合了(以黑格尔、费尔巴哈等为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以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为代表的)英国古典经济学、 (以孟德斯鸠、卢梭、狄德罗等为代表的)法国阶级社会学,加上(以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为代表的)乌托邦社会主义思潮,还有碰上了当时欧洲工业革命、法国大革命、1848年欧洲革命浪潮、英国宪章运动、现实中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此起彼伏等社会大环境下所产生形成的。这种种思想的碰撞融合,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阐释与批判资本主义的经济理论,以及无产阶级自我解放的革命理论。

作为诞生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理论思想,马克思主义要解答的是在阶级斗争中所产生的种种问题,并且要从问题的根本着手去解答。马克思认为:“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摘自《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马克思和恩格斯之后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们,包括弗兰茨梅林(1946-1919)、考茨基(1854-1938)、普列汉诺夫(1856-1918)、列宁(1870-1924)、罗莎卢森堡(1871-1919)、潘捏库克(1873-1960)、希法亭(1877-1941)、托洛茨基(1879-1940)、陈独秀(1879-1942)、鲍威尔(1881-1938)、卢卡奇(1885-1971)、科尔什(1886-1961)、葛兰西(1891-1937)、毛泽东(1893-1976)、阿多尔诺(1903-1969)、阿尔都塞(1918-1990)等人,都是围绕在这些问题上尝试寻找答案或提出更多的问题。

经受时代拷问的理论

今天包括马来西亚在內的好些地方,由于冷战时期的反共遗毒,以及过去三十年来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与思潮的横行,马克思主义被贴上“过时”、“残暴”、“不符合国情”等标签,令人望而生畏。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19世纪开始,就一直启发激励着世界各地的社会解放斗争,也不断在底层劳动人民的阶级斗争及社会改造实践中经受着重重考验。

在1999年柏林围墙倒下十年之际,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新闻网站民意调查中,马克思被选为“千禧年最伟大思想家”,把爱因斯坦、牛顿、达尔文等人远远抛在后头。

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经济危机时,马克思的著作忽然间畅销起来,人们纷纷要从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及其对资本主义的分析中找寻当今全球经济危机的问题根源。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不断的今天,马克思主义还过时了吗?

人云亦云复制冷战逻辑

人们惯常印象中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误解及指控,不是没有真正了解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者们所主张的理论,就是人云亦云地复制冷战时期污名化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宣传。最常见的就是拿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来做例子,以苏联的解体、红高棉的血腥暴政、中共统治下的资本主义复辟等,去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

历史上的确不乏有人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施展暴行的例子,就譬如今天ISIS高举“伊斯兰”的旗帜去进行恐怖暴行的做法一样。事实上,20世纪多个曾被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所进行的社会改造实验,如以粗暴手段实行生产资料集体化,及通过官僚体制控制人民生活每一个层面的做法,都是马克思所严厉批判的“军营共产主义”或“粗糙共产主义”。

也有人指控马克思主义反民主,因为马克思批判代议制民主。马克思批判的,正是代议制民主仍然划分了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成为经济强权继续进行剥削及压迫的工具。马克思主义所倡仪的民主制,不仅仅局限在政治上的民主,也包括社会经济上的民主,确保所有人能够直接参与在政治决策过程中,无须“人民代议士”去充当中间人代理。

这种民主制度都曾体现在巴黎公社、俄国革命早期苏维埃的制度上。因此,马克思所主张的民主概念,是超越现代资产阶级民主制的社会组织,而不是恢复专制的统治。应该只有深怕本身特权被剥夺的政治经济精英,才会惧怕如此的民主。

另一种视野与概念

尽管马克思所建构的理论思想不臻完善,加上二十世纪共产党执政国家的经验给马克思主义背上负面的污名,但是为何今天我们仍然要谈论、学习及研究马克思主义呢?

马克思及他之后的马克思主义者们,都在努力理解资本主义社会体制的运作,发掘社会不公的症结,并尝试提出被压迫人民自我解放的道路。马克思主义与世界各地人民反抗压迫追求解放的斗争一样,经历了蜿蜒曲折的道路。如果我们不去僵化地或教条化地学习及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理论,其对我们当前反抗社会不公及追求社会平等的解放斗争,仍然是大有裨益。

马克思主义思想至少提供了两样东西给我们去分析今天的社会现实,那就是“视野”及“概念”。“视野”,是我们看待及理解世间事物的方法。什么样的视野,决定了我们可以看见什么及看不见什么,决定了我们如何去理解所看见的事物,从而决定了我们在面对现实世界时所提出的问题及处世方式。

马克思主义的视野,让我们看见了马克思之前人们所无法看见的事实,也打开了让我们以被压迫者的角度去认识世界的窗口。人们在马克思主义的视野下,发现貌似自由平等的资本主义制度下其实存在着权力结构的不平等。人们也发现在变幻莫测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舞台背后,潜藏着更深层次的社会阶级矛盾。

马克思也为世人提出了好些让人们更加理解现实世界基本问题的概念,如“剥削”、“异化”、“资本积累”等。“阶级斗争”、“科学社会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等概念,也成了世界各地底层劳动人民进行抗争的理论武器。

掌握理论,不断实践

我们不是都已知道我们的社会存在着种种问题了吗?我们不是都已知道社会上存在着剥削与压迫吗?我们不是都知道我们需要更公平的社会制度吗?我们不是都知道我们必须推翻贪腐强权吗?反抗就反抗呀,为什么还要谈理论呀?理论不是应该由知识分子们自己口沫横飞地谈论就够了吗?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有屁用呀?

当我们面对着资本主义下的重重危机之际,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地必须抗争到底。但是,没有让我们理解具体状况的理论、没有清晰的目标方向、没有如何迈步前进的行动计划下而进行的抗争,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或横冲直撞的盲动而已,最终也不会实现什么。

因此,我们需要让我们理清状况、明确方向的抗争理论。理论是抗争实践的方向盘。不过,空谈理论而没有投身在实际的抗争中,这样的理论只是痴人说梦。只有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社会抗争才有出路,也才可能取得成果。

也许正因为这样,当权者才那么害怕人们认真学习及讨论如马克思主义这样,直面社会现实又启发抗争的思想理论。

 


 

朱进佳,曾因反对内安法令而被停学,也担任过人民之声协调员。目前为社会主义党副秘书长。

Wednes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