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多州在进行独立建国运动

打印
分类:专题

 Image result for 德克萨斯迈向独立第一步,美国真的要解体

曾经林肯用一场战争把“The United States” 从一个政治联盟变成一个统一的国家,变成了一个统一的价值观。而如今的美国同样在经历一场战争,只是这场战争并不是在弥合,而是在加剧这种阶层、区域的差异和裂痕,富州明哲保身,穷州苦等救济不得。当联邦政府无法承担其整合整个国家资源的时候,当资本信用与社会效率都遭受着断崖式下跌的时候,又凭什么让美国人民相信这个国家依旧是一个United 的美利坚?又如何保证这个国家不会在这种极度的撕裂与不公中轰然倒塌呢?

 

Image result for 德克萨斯迈向独立第一步,美国真的要解体

 

Image result for 德克萨斯迈向独立第一步,美国真的要解体

Image result for 德克萨斯迈向独立第一步,美国真的要解体

Image result for 德克萨斯迈向独立第一步,美国真的要解体

 

 

德克萨斯迈向独立第一步,美国真的要解体

2021-02-09
蒋校长
 

就在2021年的1月26日,美国德克萨斯州州议员、共和党人凯尔·彼得曼向德州议会正式提交了《德克萨斯州独立公投法》(HB 1359)。

要求将允许德州公民对州立法机关是否应成立联合临时委员会进行投票,以实现德州独立的计划,这事儿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

毕竟上一次类似的提案被正式提上日程,还是在南北战争时期。

 

 

根据凯尔彼德曼的要求,今年11月2日德州应当举行公投,由德州公民自己来决定是否要脱离美国重建独立的孤星共和国。

他的依据是《德克萨斯州宪法》——美国第二原始并仍在使用的宪法——第一条,“所有政治权力为人民所固有,所有自由政府都建立在人民的权威上,并为他们的利益而建立。德克萨斯州人民的信念是维护共和制政府的誓言,仅在此限制下,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拥有以他们认为的方式改变、改革或废除政府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简单概括,当德州人民认为他们的自由受到美国政府侵害的时候,他们有权退出美国。

毕竟德克萨斯本来就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加入的美国,并且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绝对信奉者。

虽说美国最高法院已经敲定过没有任何一州有权单方面宣布退出美国,但这在武德一向充沛的德州可能真的算不得啥阻碍。

作为美国老铁文化集大成者,AKA西部悍匪,只要人民需要,他们随时能打响美国解体所需要的暴动第一枪。

但在美国具有分离倾向的不仅仅德州一个,美国民众对联邦政府的认同往往不如对自己州政府的认同感要强。

并且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本身没有主体民族的状况下,日益增长的少数族裔正在不断冲淡美国民众本身对于联邦政府的认同感。

如果美国现行的金融与军事霸权体系土崩瓦解,接棒德州武装暴动的恐怕就不止一家了。

毕竟连解体达人戈尔巴乔夫都来奶了一口,要是真到这一天,美国大概会裂成几块呢?

 

一、孤星之州——德克萨斯第二共和国

 

作为美国第二大州,美国老铁文化的代表之一,德克萨斯在历史上独立的次数比法国革命的次数还要多,天生脑后反骨。

不但已经在 2013 年和 2016 年两次通过决议,要求就脱离联邦进行公投,甚至每年的3月2日还要举办庆祝德克萨斯独立日的游行。

德州的两大城市,休斯顿和奥斯汀就是当年德克萨斯独立运动的领袖名字,可以说是自古以来就拥有浓厚的独立意识。

只不过德克萨斯最早的独立战争,针对的不是美国,而是墨西哥……

在当年德州还是鸟不拉屎的蛮荒之地时,墨西哥政府为了有效开发荒地,颁布了《土地使用法》来吸引移民,让当时的德克萨斯迅速充斥起了“墨籍美裔”人士(今昔对比,非常魔幻)。

而当时的墨西哥政府又恰好发生了政变,以圣塔·安纳为首的军政府执政,横征暴敛,剥夺宗教自由,最重要的,还不允许豢养奴隶——这个对于大多移民过来的美国人来说简直不可接受,因为他们大多来自于美国南方,都是倚重种植园经济的奴隶头子。

于是在本地美国裔和美国暗地里的支持下,德克萨斯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发动了革命,成功从墨西哥独立。

而且在独立之后,美国总统安杜鲁·杰克逊亲自宣布承认了德克萨斯共和国,这也成德州人了法理上的依据之一——他们后来是以一个独立国家加入的美国联邦,所以他们有退出美国联邦的权利。

并且当时德克萨斯的领袖之一拉马尔也是个狠人,不但觉得德克萨斯要独立,而且要脚踢科马彻,拳打阿帕奇,还要吞并墨西哥,成为和美国并驾齐驱的庞大共和国。

只不过当年的墨西哥还不是如今毒贩横行的菜鸡,成功镇压了几次分裂势力的墨西哥军队正在收拾行装随时准备收复德克萨斯。

迫于墨西哥的威势,德克萨斯的领袖休斯顿决定加入美国联邦,抱个大腿。

只不过按德克萨斯的目的和结果来看,他们往后的一系列举动堪比49年加入国民党。

为了保存奴隶制才独立的德克萨斯,刚刚加入美国没几年,就爆发了以废除奴隶制为目的的南北战争……为了保全自己,在南北战争一开始德克萨斯就再次宣告独立,但是没想到南方政府覆灭得有那么快,统一南方后的联邦军队毫不留情地摩擦了德克萨斯,并在裁决债券问题的德克萨斯州诉怀特案时,专门强调了没有任何一州拥有退出美国的权利。

但这也成了之后风起云涌的德州独立运动的依据,认定德州是1865年受到美国强迫而合并,所以不承认德州是美国的一部分。

尤其是这几年德州成为了美国仅次于加州的第二大富裕州后,由于不愿意承担对贫困州的责任,德州的独立意识更加强烈。

德州独立运动的支持者还在1995年成立了“德克萨斯共和国”,并在自己的宪法中规定凡是在德克萨斯州居住满6个月的人即为德克萨斯公民,只不过到现在也没有哪个国家敢承认。

不过德州如今有了凯尔·彼得曼这种正经政客的支持,独立已经走上了议会议程。

而且德州作为全美第二富的大州,石油天然气储藏丰富,农业能源石化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科技企业总数甚至多于加州,还拥有休斯顿这种宇航中心和达拉斯这种工业大城,19年GDP18185.85亿美元,按国家来排可以稳压韩国进入世界前十。

独立成功后肯定是未猛得一批的地区强国。

 

二、加利福尼亚州——熊旗共和国

 

加州轰轰烈烈的独立运动,来得比德州更迅猛且短暂。

1846年,因为不满于墨西哥政府的倾轧,一群美国移民武装夺取了索诺玛要塞,宣布建立加利福尼亚共和国,史称“熊旗革命”。

然后过了25天,美军入境,共和国成了美国的一部分。

所以问题就来了,在美国看来,加利福尼亚是美墨战争后墨西哥割让给自己的战利品,加利福尼亚却认为自己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墨西哥无权割让自己的主权。

在加利福尼亚历史上,发起过至少220余次的独立法案(加州加入美国才170年),多次发起宪法修正案,估计是联邦法院最头疼的分裂势力了。

2015年加州还学苏格兰成立了Yes California独立运动,他们认为加州在政治上或是文化上都和美国其他的地区有显著的差异,民调显示,53% 的加州人首先认为自己是「加州人」,而不是美国人。

而且作为全美最富裕的州,每年加州贴给联邦的税要比联邦拨下来的资金多得多,每财年都得向其他州提供「数百亿甚至数干亿美元」的补贴,自己却被迫靠增税发债来弥补赤字,完全是“华盛顿特区”对加州的巧取豪夺。

尤其是去年以来,由于疫情上跟懂王的拌嘴分歧,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甚至公开宣称加州是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

并且在此后多次使用这个词汇,还一度和俄勒冈州、华盛顿州一道发表了号称「西部州协定」的宣言,以反对懂王,已经有大清末年“东南互保”内味儿了。

加利福尼亚作为独立的政治实体范围应该不仅仅局限于加利福尼亚州,还要包括内华达等内陆州的一部分——拉斯维加斯不拿下让旧金山的程序员们去哪里消遣呢?

美国真得分裂以后,加州起码抢地盘的实力是有的。

毕竟作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占美国16%的GDP),还拥有世界一流的工业和科技产业,加州具备独立的物质基础。

甚至在军备上,拥有五艘航母的第三舰队母港就在圣迭戈,独立的加州大概会是解体后最具实力的政治实体。

不过鉴于加州独立运动一直寻求以和平的方式获得独立,他们也可能会为这些航母在太平洋找个好买家。

 

三、 卡斯卡迪亚——太平洋共和国

 

作为美国科幻作品的常客,卡斯卡迪亚共和国在西方世界还是声名遐迩的。

而且卡斯卡迪亚得国极正,因为它是由美国开国元勋之一、《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托马斯.杰斐逊所设计构想的,他把卡斯卡迪亚称为“是我们大陆那边一个伟大、自由和独立国家的萌芽”。

虽说这个萌芽最终被他亲手建立的美国亲手掐断了……

1843年,俄勒冈的定居者们一度举行了一系列政治会议,投票通过了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

不过卡迪卡地亚的独立运动比较另类,大多鼓吹卡斯卡迪亚独立的不仅仅是为了政治利益,而是为了建立“生物区域主义网络”……没错儿,环保主义者的终极政治构想,就是在世界最强国家之中割出来一块生态保护的净土。

卡斯卡迪亚独立运动的代表人物亚历山大巴蒂奇就说过,卡斯卡迪亚并不一定与分裂有关,而是与全球变暖以及其他环境问题有关。

早期卡斯卡迪亚运动的参与者们议题都是食品主权、能源、废物回收啥的……

不过这个运动在加拿大比在美国要流行得多,支持卡斯卡迪亚建国想法的年轻人都占到了60%多,这个加拿大媒体自己也报道过,对于多数大温哥华地区的居民而言,对西雅图和波特兰的认同感多于高于多伦多或者蒙特利尔。

这个地区主要以无政府主义者为主。

之前九月的暴乱中,美国司法部一度宣布因为纵容反种族主义示威者的“暴乱”行为,不让警察执法,也不让联邦政府派执法人员去当地维持秩序,美约、波特兰和西雅图这三大城市,已被正式列为“无政府主义管辖区”。

如果成立国家实体,大概会以松散的城市邦联制度为维系,不过这个国家构想在西方确实很受欢迎,11年时代周刊还把卡斯卡迪亚列为“十大最有抱负的国家之一”。

相对于其他政治实体,卡斯卡迪亚的优势主要在于毕竟坐拥微软、亚马逊、波音一系列科技巨头。

另外大概会因为自由主义泛滥的影响,成为全球富豪与贪污犯的集聚地,拥有无数的热钱资本,金融业在此蓬勃发展,成为未来最有可能实现赛博朋克的无主之地。

 

四、中部传统州——密西西比联邦

 

自1981年的里根政府改制以来,美国传统产业的生产力遭到巨大的破坏。

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并没有让通货进入投资和消费领域,而是大量流入了金融市场。作为美国传统工农业聚集的密西西比河流域,则是里根经济学的最大受害者。

对工会的打压,对社会福利项目的削减,让美国中部的传统产业经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随着美国钢铁业、制造业的衰落,中部地区失业率飙升、房价暴跌,劫富济贫式的减税项目也让中部与东西海岸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也让中部地区对于现任政府的认同感愈发减弱。

也愈发促生基督教团体,民粹主义及保守主义的壮大。在美国分裂动荡的时间段内,整个中部大概率会建立起新的政治实体——

一个独立的密西西比联邦,将无需听从来自联邦政府的议案,也不用再承担政府的巨额财政与贸易赤字。

在美国的分裂中,这种剧烈的社会动荡会摧垮目前美国的经济循环体系。

由此而被拉底的人力成本与社会成本,会让曾经的中部传统地区重新获得制造业优势。丧失了广大经济腹地的原美国各个经济实体,也亟需一个拥有庞大劳动力与低物流成本的经济体来为他们提供基础工业品。

大量的固定资本更新需求也会获得加州等西部资本的天然青睐

因而中部传统州将大规模回归传统产业,重振实体经济,虽然脱离了美国联邦政府,却更回归美国传统,并将在制造业的复兴中持续吸引周边人口与资本的流入。

但出于政治上的弱势以及产业结构的变革,密西西比联邦大概率是个偏保守主义的政权,初期对参与国际事务、跨区域贸易热情较低,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主要政治经济辐射范围局限于原美国境内周边。

并且在密西西比的国家雕像纪念馆里,必然会有懂王的一席之地。

 

五、拉科塔——印第安联合酋长国

 

拉科塔共和国是由印第安苏族拉科塔人主张的拟议国家,并且拥有正当的法理依据。

在1851年在美国与拉科塔部落签署的拉勒米堡条约中,规定了印第安保留地的范围,也是拉科塔的大致领土,就是美国人后来没啥契约精神,没怎么尊重这条约。

在美国的西进运动中,秉持着打猎淘金抢土地的殖民者,让大约一百万印第安人死在了他们的枪口之下,并且到现在,印第安人所剩无几的保留地也几乎都是资源贫乏的落后地区。

2007年的时候,印地安苏族拉科塔部落代表致函美国国务院,宣布单方面退出和美国政府签署的所有条约。

而这之前的三个月,联合国刚刚通过了《土著人民权利宣言》,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个对原住民权力侵害最严重的国家——都拒绝签署这个条约。

而且拉科塔人有正式的国际公约为其背书,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和《土著人民权利宣言》,拉科塔人民拥有退出《拉勒米堡条约》的权利。

他们建立独立国家也不是在“分裂”美国,而是让美国“撤军”,离开不属于他们的领土。

独立后的酋长联合国大概率以自由邦的身份加入到某个原美国政治实体中,拥有比较大的自治权,但政治经济实力相对较弱。

 

六、美利坚联邦

 

如果美国真得分裂,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联邦政府注定是罪魁祸首。

一个愈发强力且集权的华尔街湾区帝国是致使美国分裂的主要原因。

由于资本集团的渗透,整个美国的财富资源愈发集中,联邦体制下各区域之间的差异和裂痕愈发难以弥合,甚至阶级愈发严重,最终导致各州的离心力增强,继而整个政权崩溃。

十年长牛的华尔街不再愿意将利益转移支付给中西部的贫困地区,新的美国联邦把资本更多地投向海外更为廉价的原料及劳动力生产大区。

拥有全球资本的新联邦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原美国的资产,可能不再以一个强大的政治军事实体,而是以资本的深度参与来融入引领国际体系。

联邦将继承原美国的领土主体及政治经济地位,并维持着原有的权利分布模式——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三权分立。

但民众大多明白所谓的分权更接近于象征意义,政府只是华尔街资本的主要代言人。

美联邦依旧控制原美国的东海岸,但应该在密西西比联邦所掌控的中部地区拥有大量飞地,大多为原美国的军事资产。

联邦政府致力于恢复曾经的美国版图,通过各种政治、经济条约维系各大政治体的联系,建立类似独联体的松散组织,组织的政治成效也跟独联体差不多,聊胜于无。

 

七、佛蒙特、夏威夷、波多黎各等自由邦

 

作为同样是政治独立运动从不停歇的几大造反派,在美国分裂之后也必然会实现全新的政治主张。

比如佛蒙特共和国,1777年就成立并通过宪法全面废除奴隶制的先进国度,在1793年被美国吞并,此后从未停止过对于独立的追求。

甚至连脱离联邦的理由都十分正派——“美国已经丧失先贤们立国的精神”。

从2005年起,佛蒙特就为反对伊拉克战争等侵略战争而发起了独立运动,认为美国已经蜕变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军事帝国,已完全丧失最初建国时的民主理想和基本自由。

美国杜克大学经济学教授托玛斯.内勒还在2003年成立了“佛蒙特第二共和国”组织,起草了《绿山宣言》,并在其中详细阐述了佛蒙特怎样能在没有联邦拨款的情况下解决安全、教育和社会等问题。

不管是理论还实践上都有充足准备的佛蒙特,应该是独立后政权交接最顺滑的新国家,达成他们建立“北美的瑞士”夙愿应该不难。

此外夏威夷曾经也是独立的王国,在1894年被当地的美国人发动政变,软禁了夏威夷女王,成立夏威夷共和国。

1898年被美国吞并,但部分土著居民一直认为这是一次非法的吞并,并致力于恢复独立。

再加上美国的夜之城、在海外的北马里亚纳、波多黎各等自由邦,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与美国政治隶属关系上的剥离,寻求加入新的国际体系。

在整理了美国分裂的可能性之后,我们再回到最初的问题,美国可能会解体吗?

从德州到加州,频频被州议会提上议程的独立运动,已经持续了上百年的时间。

如今的美国就像当初的罗马,在早期文治武功国家昌盛的时间里,美国通过一系列的军事及外交扩张获得了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只需要背靠美国强盛的国力完成对亚欧大陆的“离岸控制”,就可以保障帝国基业万古长青。

但普选民主也如同当年的泛滥的罗马公民权,在帝国无限扩张的同时,不同族群、阶层、地域之间的利益诉求越发背离。

尤其是去年到现在的疫情,更成了引发美国社会分裂的催化剂。

三亿美国人却有直逼三千万的确诊数,意味着绝大多数民众会看到疫情的感染、甚至死亡的病例,这对美国的政治稳定性是致命的影响。

而各州与联邦政府的矛盾也在去年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激化。

在纽约州疫情失控时,拒绝为联邦政府做出任何牺牲,而联邦政府对于各州僵硬且霸道的指示也促使各州离心力不断增强。

同时政治与经济极度的不均衡,致使两党政治诉求及代表选民愈发的差异化,出身农业州和铁锈州传统中下层白人、出身沿海大城市白人精英、少数族裔不仅仅是经济、文化上的差异,在政治倾向上的割裂也在不可遏止地扩大。

美国短暂的历史没能给他们留下教训,但我们数千年的王朝更迭里,曾经经历过无数类似牛李党争、新旧党争、东林阉党的教训,两个党派、党派代表的两个利益群体在不断加剧的斗争之中,只会增加国家的内耗,最终导致一个帝国的崩溃。

曾经林肯用一场战争把“The United States” 从一个政治联盟变成一个统一的国家,变成了一个统一的价值观。

而如今的美国同样在经历一场战争,只是这场战争并不是在弥合,而是在加剧这种阶层、区域的差异和裂痕,富州明哲保身,穷州苦等救济不得。

当联邦政府无法承担其整合整个国家资源的时候,当资本信用与社会效率都遭受着断崖式下跌的时候,又凭什么让美国人民相信这个国家依旧是一个United 的美利坚?

又如何保证这个国家不会在这种极度的撕裂与不公中轰然倒塌呢?

(责编:贾宇航)

Saturday the 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