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前的大年初一,毛主席亲自持枪冲锋,打胜了生死攸关的一仗

打印
分类:专题

 Image result for 92年前的大年初一,毛主席亲自持枪冲锋,打胜了生死攸关的一仗

毛主席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持枪冲锋杀敌,是在1929年春节的大柏地一战国民党调集18个团3万兵力向井冈山动第三次“会剿”,情势万分危急1929年2月10日(初一)下午2点, 前委书记毛主席与军长朱德身先士卒,个个如出山猛虎,战斗结束,刘士毅部第15旅29团和30团被全歼,俘敌800人,缴枪800余支。陈毅在报告中称:是役我军以屡败之余作最后一掷击破了强敌,官兵在弹尽援绝之时,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在血泊中挣扎始获最后胜利,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

 

 Image result for 92年前的大年初一,毛主席亲自持枪冲锋,打胜了生死攸关的一仗

刘继兴:92年前的大年初一,毛主席亲自持枪冲锋,打胜了生死攸关的一仗

Image result for 92年前的大年初一,毛主席亲自持枪冲锋,打胜了生死攸关的一仗

 

 

92年前的大年初一,毛主席亲自持枪冲锋,打胜了生死攸关的一仗

来源:汉风网   作者:刘继兴    2021-02-13

1921年初,毛主席在新民学会讨论“会员个人生活方法”时说:“我可愿做的工作:一教书,一新闻记者,将来多半要赖这两项工作的月薪来生活。”早期的共产党人,确实都没想到过要拿起枪杆子,他们只想启蒙与动员民众,建立一个没有剥削的新世界。谁知,蒋介石却在1927年4月12日大肆屠杀国民党左派、共产党人以及革命群众。当时,全国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但血的教训使共产党人清醒了,也更坚定了。正如毛主席后来所说: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毛主席及时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光辉论断,共产党人就此走上了建军的道路。1965年3月,毛主席在会见叙利亚客人时坦率地说:“像我这样一个人,从前并不会打仗,甚至连想也没想到过要打仗,可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强迫我拿起武器。”我们都知道,毛主席不喜欢摸枪。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持枪冲锋杀敌,就是在1929年春节时的大柏地一战。
 
当时的背景是:1928年12月,国民党湘赣“剿匪”总指挥部代总指挥何键调集18个团共3万兵力向井冈山根据地发动第三次“会剿”。敌众我寡,情势万分危急。
 
如何解井冈山之围呢?1929年1月4日,红四军、红五军的领导人,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及各县县委领导人等,在宁冈柏露村的一家杂货铺召开了一次联席会议,决定:红四军主力出击赣面,迂敌后,以解井冈之围,红五军与红四军32团坚守井冈山。红五军上山才不过40天,各方面情形都不熟悉,且只有800多人,敌人有3万多兵马,怎样守得住这么大的井冈山呢?但红五军军长彭德怀毅然决然地说:“扯了龙袍是死,打死太子也是死。五军服从前委的决议!”那时候的红军,真是艰难。
 
1月14日,毛主席、朱德率领红四军军部红28团、31团和特务营大约3600人离开了井冈山,向赣南进击。由于敌“会剿”总指挥部派重兵围追,加上脱离了井冈山根据地人生地不熟,红四军沿途五战皆告失利,险象环生,濒临绝境。红四军独立营营长张威和31团营长周舫牺牲了。红28团党代表何挺颖身负重伤后牺牲了。朱德的夫人伍若兰为掩护军部领导人突围负伤被俘,惨遭杀害。红军出发时的3600人,锐减至不足2000人。屋漏偏遭连阴雨。转战中的红军早已断炊,伤病员剧增,无处安置,只得用担架抬着行军、转移。连战连败,弹药损耗殆尽,又无缴获补充。离开根据地的日子,太难了,各种困难接踵而至。
 
2月9日晚,是除夕之夜,红四军刚到江西省东南部的瑞金,赣军刘士毅部便尾随而至。红四军迅即召开了前委会,决定在瑞金县城北边的30公里处的大柏地村布下口袋阵,狠打穷追不舍、气势汹汹之敌,以挽颓势。毛主席和朱德利用山形地势,排兵布阵。红28团和第31团,分别在团长林彪与朱云卿的率领下,预先埋伏在大柏地以南的麻子坳两侧的山上,请君入瓮,以逸待劳,卧等刘士毅的追兵钻入口袋。
 
这天是大年初一,也就是2月10日,下午2点,伏击战打响了。刘士毅第15旅的先头部队在黄柏与大柏地交界处的附近,与红四军28团2营营长萧克(后来的开国上将,与林彪同为黄埔四期生)率领的诱敌部队接上了火,密集的枪声回荡在山谷里。看到敌人上钩了,萧克领2营按预定计划边战边走,佯装败退,诱敌深入。求胜心切的刘士毅的部队不知是计,奋力追击,全部钻进了红四军的伏击圈。朱德亲自带队冲在前头,平时很少摸枪的毛主席这时也提枪带着警卫排向敌军阵地冲去。身边的警卫排长受伤了,毛主席仍奋不顾身地向前冲。他深知,敌军人数远多于我军,红四军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前委书记毛主席与军长朱德身先士卒,我军一扫一个多月来的失败情绪,士气大振,个个如出山猛虎。中午时分,战斗结束,刘士毅部第15旅29团和30团被全歼。红军俘敌800人,缴枪800余支,得到了很好的武器补充。这一仗以少胜多,干得非常漂亮。时任红四军士兵委员会主任的陈毅于当年9月在向中央提供的《关于朱毛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中称:
“是役我军以屡败之余作最后一掷击破了强敌,官兵在弹尽援绝之时,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在血泊中挣扎始获最后胜利,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
大柏地战斗的重大胜利,粉碎了敌人的尾追,为向赣南闽西进军打开了新的局面,才有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的顺利开辟。
 
大柏地战斗虽然取得胜利,但由于未能得到群众的支持,红四军来不及扩大战果和打扫战场,而是带着伤员迅速转移,连夜经宁都冲出敌人的包围。甚至俘虏的敌团长萧致平、钟桓,也没有时间调查识别——他们混在俘虏里被释放了。
 
毛主席还账来了
 
两个多月后,毛主席率领红四军再次返回大柏地。战前红四军吃掉了群众的不少食品(当时群众逃逸了,毛主席让打了借条留下了),毛主席还账来了。他指示宋裕和(解放后曾任军委总后勤部副部长)带着银元去赔偿群众的损失。宋裕和带着宣传队,召集群众自报“损失”。群众一看红军打的借条真还能兑现,喜出望外,也不客气,东家十块,西家二十块,一共要了3500块大洋。发完大洋,红四军趁着人多开了个群众大会,毛主席在会上号召劳苦大众团结起来,建立工农自己的政权。当场就有十几个青年报名,参加了红军。村里有个大娘还自编自唱了一首很押韵的山歌:

红军是咱亲兄弟,

有借有还真仁义。

明日我儿当兵去,

跟着红军得胜利!

4年后的1933年6月,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主席从宁都开完中央局会议、返回瑞金途经大柏地时,即兴写下了著名的《菩萨蛮﹒大柏地》一词:
 
刘继兴:92年前的大年初一,毛主席亲自持枪冲锋,打胜了生死攸关的一仗
 

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

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红四军大柏地战斗旧址清晰可见的弹洞的那个房子,如今已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
Saturday the 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