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反恐战与大选

打印
分类:专题

目前,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被多个亲国阵团体投报指污衊云云,能否解读为「民联灾难」?「反恐战」和「M计划」的作用和反作用,没有人说得清。

作者: 黄金城

「某人的恐怖分子是另一人的自由战士」(One man's terrorist is another man's freedom fighter)。这句话不仅適用于美国和伊斯兰世界的战爭,也適用于大马和那位自称的「苏禄苏丹」。但究竟还有多少苏禄人,甚至大马人、菲律宾人支持「苏禄苏丹」?

苏禄军入侵沙巴迄今,衝击的不仅是民心与选情,也重新定义了「苏禄苏丹」和「恐怖分子」(Terrorist)。

之前,马来西亚和菲律宾都不把苏禄军、「苏禄苏丹」称为「恐怖分子」,只说是「武装分子」。內政部长希山慕丁也说,他们並非恐怖分子。

沙巴安全理事会昨日向媒体发出指示,要求別再將闯入拿篤的菲南武装分子叫作「闯入者」,反之,应改称「恐怖分子」。这是官方首次以文件发出的正式指示,它的意义,不只要媒体为事件的主角(苏禄军、「苏禄苏丹」)「正名」,也应当成向菲律宾传达讯息的动作。

大马官方定义「苏禄苏丹」为「恐怖分子」,也等于说,从此以后,「苏禄苏丹」和被美国「钦定」的阿布沙耶夫组织(Abu Sayyaf),甚至「基地」首领奥萨玛拉登一样,「荣升」为全球恐怖主义网络中的一员,在美军及其盟友发动的反恐战爭中应列为歼灭的对象。

自911恐怖袭击事件后,马来西亚因特殊的地理、文化及宗教因素,成为美国在东南亚的反恐中枢,大马政府也先后逮捕过马来西亚圣战组织(Kumpulan Mujahidin Malaysia)、回教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成员。

去年,政府更以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法取代备受爭议的內安法,侧重对恐怖活动的打击。

从苏禄军肢解警员的手法来看,这己经不是一般的武力衝突,而是以血腥手法来达到威嚇目地的斗爭,以此类手法杀害同为穆斯林的警员,也不容于穆斯林社会,等于切断了谈判空间。大马政府把「苏禄苏丹」列为恐怖分子,也等于向对方放话:不降即杀。「苏禄苏丹」想通过伊斯兰教大会组织来协商的手段,也行不通了。

自此,大马围剿「苏禄苏丹」、「苏禄军」的军事行动,就是一场「反恐战」(War on Terrorism);「苏禄苏丹」之前对菲律宾媒体使用混水摸鱼的「內战」字眼(Civil War),便是想把这场战爭降级/软化为「兄弟之间的爭执」。菲律宾和大马同为美国盟友,反恐向来不遗余力,就不宜在这场大马政府定义的反恐行动中再左右摇摆。

大马祭起「反恐战」的旗帜,现己任满的国阵政府得以披上「王师卫国」之光环,也迫使其他团体竞相「勤王」。「维稳至上」的结果,也会放大「要稳定,不要乱」的心理。

苏禄军入侵沙巴演变为「大马反恐战爭」,对国阵和民联有多大的衝击?各方都在评估。但「苏禄苏丹」己派人向菲律宾政府商谈「退出沙巴」的方案,算是利好国阵;而首相纳吉也在昨天宣佈大度调整军人和警员薪金,此举除提振军警士气,亦有催票作用。一句话:纳吉想藉「反恐战」化危机为契机。

然而,如果我们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標准」,那么,只有等到大选成绩公佈后,才有准儿。目前,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被多个亲国阵团体投报指污衊云云,能否解读为「民联灾难」?「反恐战」和「M计划」的作用和反作用,没有人说得清。除了加快大选步伐,没有人可以从水晶球看到未来。

Wedn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