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BN传统票仓瓦解

打印
分类:专题

当前局势已是越发明朗。不管是百万公务员大军,还是百万马华党员,都和百万志愿警卫队大军一样,不是铁板一块,都需要国阵竞选机器以及各候选人的竞选团队加倍努力。

作者: 王维兴

第13届全国大选与歷届大选的不同之处,是传统票仓的瓦解。不管是未来一个星期內解散国会,还是继续以脆弱的「过渡政府」状態撑到最后一日,国阵的传统票仓,包括军警、垦殖民、公务员等,皆在民联成员党,特別是人民公正党与伊斯兰党的猛攻下,面临不同程度的瓦解。

从前全国警察总长慕沙哈山,到近期多位军队前高官在不同场合的谈话,显然的,军警票不再是铁板一块。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前陆军副指挥官阿都加斐中將前些日子的谈话,指佔据国家財政预算案第二高拨款额的国防部,军队设备不达標,暗喻军人受到亏待。至于实情如何,首相纳吉于3月19日透过国营电视台直播,公佈政府转型计划成效时表示,总稽查司报告的发佈將从每年一次,改成每年三次,以便更有效地监督各官方部门的施政弊病,这意味著,今年內我们大可从总稽查司有关国防部的报告中窥探一二。

大选在即,前首相马哈迪近期也是动作频频。种种跡象显示他的耐心越来越有限,对于国阵能否大贏的谈话,显然不如他老人家主政时期般信心十足。马哈迪主政时期,军警是铁票,垦殖民也是铁票。当前政局变数如此之大,传统票仓分裂下,国人除了目睹流氓滋事以阻止或者干扰,直捣垦殖民区以及马来乡村的公正党与伊斯兰党的政治讲座会等活动,也许没有注意到,巫统诸公正极力寻找新的票源票仓。根据巫统內部流出的其中一份备战大选文件,志愿警卫团(RELA)上榜了,成了新票仓。

国会去年迅速通过內政部提呈的志愿警卫队法案;法令生效后,志愿警卫团(Ikatan Relawan Rakyat Malaysia)易名成为志愿警卫队(Pasukan Sukarelawan Malaysia),简称依旧使用RELA一词。

在此法令下,僱主若因僱员要参加志愿警卫队的训练活动而解雇他们,可因抵触法令而被罚款达6000令吉;法令阐明,作为警卫队一员的僱员要接受训练,僱主必须批准事假,不能因为僱员受训期间无法工作而扣除其薪金、退休金或年假、修改其聘雇合约条款或惩罚他们。法令也阐明,任何人企图游说及劝阻一个人申请成为志愿警卫队队员或阻止任何队员执行任务,可被判处不超过5000令吉或不超过3年的监禁或两者兼施。

票仓也非铁板一块

去年9月杪,志愿警卫队总监慕斯达法披露,警卫队的队员人数,已经从2008年的53万人,迅速增长至200万人!反观警队人数于2011年也只不过12万 2000人,並冀于2015年达到15万。而选委会截至2012年第一季的数据显示,邮寄投票人数一共24万2294人,其中军、警各佔14万7681人与9万4613人。相比之下,志愿警卫队的人数可是军警票的8倍!

当然,如果200万志愿警卫队队员的人数属实,而国阵也有办法在短期內贏得他们的支持,让他们都票投国阵,那马哈迪他老人家其实大可不必在晚年如此劳累。

虽然志愿警卫队的人数比军警票多上很多倍,但是,志愿警卫队毕竟不是严格意义下的纪律队伍,国阵需要比「listen姐」更优秀的队伍,以便可以在短时间內,特別是竞选期间,挨家挨户接触百万志愿警卫队员,以確保平日执行任务时毕恭毕敬的「半纪律」队伍,在投票日当天可以万眾一心。

当前局势已是越发明朗。不管是百万公务员大军,还是百万马华党员,都和百万志愿警卫队大军一样,不是铁板一块,都需要国阵竞选机器以及各候选人的竞选团队加倍努力。今天,就算是大家认为不会变的新加坡,也开始步入它的「改变的年代」(era of change),更何况经歷了「308政治海啸」的我国。这几年,我国公民意识抬头,社会力量一波比一波壮阔。民心思变,已是大势所趋。国阵要稳住政权,就要掌握民心所在。

此届大选,不只民联需要时间,国阵也需要时间,以便更全面地接触选民,特別是已经被民联与国阵锁定的新旧票仓。因此,笔者以为,从国会解散到投票日的天数,不会太短,相反的,可能延长,以便一场最有看头的大选,可以在双方人马皆需要时间的情景下,进行博弈与较劲。

当然,身为选民,我们可以乐在其中,理性思考票选何党何人,却不希望看到流氓滋事的事件继续干扰这个民主程序。

Sunday the 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