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民之肉 喂民之口

打印
分类:专题

政府举债派钱之举宛如先麻醉人民,然后割下人民之肉供人民啖食,还大言不惭地告诉人民这块肉乃国阵慨赠。贪小便宜、不知就里的愚民们就会兴高彩烈地竞相争食,等到麻醉药力消褪后才惊觉割肉之痛、割肉之伤。

 

 

割民之肉  喂民之口

 

 

垂危的政权为了拯救权力,会不惜做出毁国之举,有者镇压屠杀人民,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有者债留子孙、祸延后代,如纳吉。(两者同为纨绔弟子,都有权倾一时、担任国家领袖的父亲,擅于表现亲民,实则冷酷;以改革者自居,实则腐败,是典型的双面人。)

纳吉在国阵竞选宣言中宣布提高人民援助金至1200令吉,犹如开了一剂可导致理性重度昏迷的麻醉药,以麻痹部份选民心智,让他们在利诱之下,禁不住用选票换钞票。在纳吉眼里,重金之下,必有贱民,人民是可收买的贱民。

纳吉当首相的4年内举债成瘾,把5位历任首相累积的2471亿令吉国债,推高至5700亿令吉,激增超过100%,可谓花钱如流水,形同败家子。

纳吉政府举债派钱之举宛如先麻醉人民,然后割下人民之肉供人民啖食,还大言不惭地告诉人民这块肉乃国阵慨赠。贪小便宜、不知就里的愚民们就会兴高彩烈地竞相争食,等到麻醉药力消褪后才惊觉割肉之痛、割肉之伤。人民收到的所谓援助金,实为 “害人金”,那是一笔兜兜转转,终究是由人民买单的外债。

身为财长,又有当银行执行长的弟弟从旁指点,纳吉不可能不懂过度举债带来的严重后果──高通膨率、货币贬值,最终可能导致国家破产、百业凋敝,民不聊生,届时大马愚民将升格为任人鱼肉的国际贱民。而首当其冲的正是纳吉假惺惺关怀援助的低收入者。

出身名门望族,视百姓如草芥的纳吉,岂会真心关注和体恤人民疾苦,一切只不过是保权之计,将援助金当鸦片,务必使愚民上瘾,长期依赖国阵毒品。

愚民们,看看菲律宾吧!你们应该难以想象此国曾是亚洲第二富裕之国,仅次于日本。它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土地肥沃,在5、60年代其工业化水平、人均收入、大学入学率等,皆名列前茅。据说,在菲律宾风光年代,许多新加坡专业人士都会前往该国受训。

为何菲径宾会从富裕强国沦为潦倒穷国?独裁者马可斯过度举债和政权腐败是两大原因。在执政21年中,他不断舉债且贪污成性,造成国势逆转,菲律宾于是沦为世界最大的廉价劳工输出国之一,就连大学生都只能到外国当佣人养家糊口。

马可斯在1986年被人民推翻,留下280亿美元外债,而在他上台前的1966年,菲律宾外债只有5.99亿美元。迄今,菲律宾人依然背负马可斯政权留下的天文数字外债。菲律宾著名社会经济研究智库飞鸟基金会(Ibon Foundation)预测,必须到2025年,即马可斯下台39年后,这笔巨额外债才能还清。

根据该基金会统计,马可斯执政时期的借贷当中,有33%的贷款并沒用于基设發展或其他社会发展计划,反而遭马可斯和朋党侵吞,有关数额高达80亿美元。

国阵政权的多年來的贪腐劣跡大家有目共睹,许多福利计划只不过是巧立名目的贪渎自肥项目。因此,如果这种通过举债派钱的 “割民之肉,喂民之口”的举措受落,并让国阵再度执政,那么马来西亚步菲律宾后尘指日可待!

Sunday the 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