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难的中产阶级(上)

打印
分类:专题

第13届全国大选最快今年杪举行,展望大选后纳吉政权若继续执政,有关小国马来西亚的政策方向,对中产阶级有怎样的影响,是值得探讨的课题。

 

   

【时政】水中倒影

延续马哈迪主义旧框架

为什么本文把对象锁定在中产阶级,而不是全民呢?

第一,纳吉政权基本上延续马哈迪主义的旧施政框架,照顾贵族、朋党,或者说小国最有钱的其中一个社群。纳吉政权继续不透明的施政过程,以工程与合约延续寻租关系以互通资源与支持。

NONE我 上个月在隆雪华堂点评2013年财政预算案时说过,马哈迪主义不等同于前首相马哈迪,不会因为马哈迪离我们而去就消失。以当前小国的施政发展脉络,也没有 马哈迪主义复辟这码事,因为马哈迪主义的幽灵一直都萦绕在小国上空。纳吉政权只是穿上新的外衣——纳吉经济学(Najibnomics)——但是却干着马 哈迪主义的活儿。

如果不是小国“反制力量”恰当地沿用,当年促成印尼苏哈多政权倒台的“烈火莫熄”运动,并让“裙带风”与“朋党主义”成为主导议题,掀开长期掩盖马哈迪主义的面纱,小国媒体还不敢把朋党主义与马哈迪政权挂钩,更遑论今日要把朋党主义与纳吉政权挂钩。

延续巫统穷人政治

第二,纳吉领导的巫统仍旧延续着巫统赖于生存的意识形态武器之一——“穷人政治”。把贫穷阶层当成施政对象,不只能够巩固传统票源,并打造表面上符 合伊斯兰教形象以及强化其政治领导权(hegemony)的道德光环,更能扩大“恩庇政治”,让巫统基层在“穷人政治”的光环下分得一杯羹。

如果不是几年前总稽查司报告开始批评某些“福利恩庇措施”出现舞弊现象,“穷人政治”在官方论述中一直都掩盖着一层道德情操,舞弊被轻描淡写成偶有现象,就连拿不到钱的穷人家庭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能往自己的心坎踹问:咱不是穷人吗?

大马处于中等收入陷阱

第三,撇开最有钱与最没有钱的阶层,中产阶级的位置在哪里呢?或者说,纳吉政权如何在政策上安顿中产阶级呢?

纳吉政权冀望透过第10大马计划以及各类转型计划,让国家经济连续取得平均6%的成长率,以便小国可以成为高收入国。纳吉政权在许多场合的发言表 明,小国目前处于中收入国阶段,或者经济分析家常用的“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从社会经济视角切入,中产阶级的位置与困境,与小国受困于“中等收入陷阱”息息相关。

police parliament blockade traffic jams in city area 140708 02欧 美自2007/8年爆发次级房贷风暴背后,受到广泛影响的一群,正是中产阶级。只是风暴以及延后的危机让许多原本生活舒适的中产阶级陷入生活的苦难中。有 些人甚至一夜间变成新穷,而贫富悬殊这个重要议题浮上台面后,不只成了占领华尔街的群众们的诉求语言,也成了长期吹捧资本主义神话的右倾意见领袖无法避开 的政策话题。

纳吉政权在其短暂带给小国希望的那几个月,亦即公布第10大马计划与新经济模式报告书期间,其中最引起广泛讨论的,恰恰是有关中产阶级与低收入群处境的一组数据:

小国40%收入最低的群体,每月家庭收入低于2300令吉;
小国40%属于中等收入的群体,每月家庭收入介于2300令吉至5599令吉之间。

此外,小国有56.8%的家庭收入不超过3000令吉,这也是许多人过度简化挪用的所谓“60%的家庭收入是3000令吉”。以小国的境况而言,我们可以假设家庭收入介于3000令吉之间的家庭人口属于中产阶级当中收入偏低的一群。

相反地,如果3000令吉家庭收入的家庭人口不被当成中产阶级,这意味着小国有56.8%的家庭人口属于穷人与低收入群。

没办法落实新政策

那段领袖伟大英明的简短日子,我们都洗耳恭听纳吉的转型大计;咋看之下,纳吉的发言,显示纳吉政权对于中产阶级的诊断总算及格,除了意识到穷人的处境,也意识到中产阶级的处境。

可惜的是,总结纳吉自2008年9月17日任职财政部长以来所提呈的四次财政预算案(前首相阿都拉于2008年8月29日提呈2009年预算案),显然的,预算案成了纳吉政权的一面照妖镜。

纳吉高谈转型,谈得天花乱坠,但是我们看一看,纳吉已经提呈了四次的预算案,即2010年、2011年、2012年以及2013年,却没法落实新的 政策主张,所谓转型计划底下的预算案,同样是排排坐分果果,分一点给你,同时就分很多给朋党;施舍一点给你,同时就批准很多工程计划合约给朋党。这是我们 熟悉的马哈迪主义,只是今天它穿着纳吉经济学的外衣,可惜这是国王的新衣。

虽然自九王爷诞庆典期间至今,小国细雨蒙蒙、连绵不断,这面照妖镜还是明亮地照出纳吉政权的特色。虽然纳吉政权点出国民的收入困境,但是,纳吉政权的预算案却没有针对中产阶级的处境,特别是可支配收入,提出新的政策主张。

相反地,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中产阶级成了纳吉延续政权与延续旧政策模式的“受难者”。纳吉政权的前三次预算案除了继续照顾朋党并延续“穷人政治”,几乎遗忘中产阶级当中,收入偏低的一群。

2013年预算案给予中产阶级的小照顾,即降低个人所得税1%,不只无法媲美对于朋党的大恩惠,特别是给予朋党的10年免税措施,更在许多“旧思维的政策”即将落实的脉络中,让中产阶级窥探到一种让人觉得受辱的画面,自动执法系统(AES)就是其中一例。

 

王维兴有个大肚腩和七件背心,跑不动所以把走路当运动;他搞政策工作兼处理“国务”,经常推荐大家“赞”政改研究所(KPRU)面子书。他置身事内,也置身事外,日夜工作,养家糊口之外,顺便换政府。

Monday the 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