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治家至多考虑到下次选举,中国规划者们在思考世纪问题

打印
分类:专题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中国梦

相较于西方政治家至多考虑到下次选举,中国规划者们在思考世纪问题.  经济中国 在这段时间,有近五亿人口脱离了贫困,截至2020年,贫困应该会被全面消除。这个国家为全世界贡献了四分之一的增长。中国正变得不可思议的富裕。技术: 数字化过程中国明显领先于欧洲,移动支付、光伏、手机、芯片、显示器、无人机等领域是领导者,2016年,有一百多万的专利申请。外交:西方薄弱的地方是中国的优势。中国并不把军事力量做为杠杆,而是运用经济力量。 军事:中国拥有所有种类的核力量,所有类型的导弹...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中国梦

 

 

芬•玛雅-库库克:中国和世界强权坐在一张桌子上,但想法很不同

   芬·玛雅-库库克

《柏林日报》驻北京记者

2017-08-05 08:09:52        来源:观察者网

文/ 芬·玛雅-库库克 译/ 观察者网译者 刘籍 

 

巨人的觉醒

中国认为,对昔日辉煌的回归有历史层面上的必然性,并且日益摒弃谦虚和谨慎的品格。

虽然夏日的阳光依然炙烤着碎石,但是空气开始变得很凉爽。塔什库尔干堡垒遗址位于海拔三千三百米之上,这里,一系列城垛从碎石荒原上延伸出去。这个堡垒守护着中国历代王朝中最重要的一条商路:在山下峡谷中,是丝绸之路的一个分支——一条骆驼小路——通过这条路,中国在两千年前就和印度洋连接在一起。中国,在那时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经济体——这还是在罗马帝国之前。

今天,直升机盘旋在峡谷上方。在经历几十年的安眠之后,塔什库尔干,这个仅有三万居民的小城,开始或者昔日的重要地位。在今年早些时候,起重机和混凝土搅拌机开始在这里工作。中国政府将塔什库尔干提升为为地区机关所在地。

在这个货物在驼背上摇荡的小路上,政府修建了一条全新的四车道马路。这条道路是中国的标志“丝绸之路”商路网络的一部分。曾经,这条路和今天一样连接做为“中央大国”中国和巴基斯坦、印度以及从阿拉伯世界到非洲的广大海域。

新丝绸之路只是中国伟大努力的一部分——借此,中国希望能回归到昔日的辉煌时代。技术、经济、政治和军事,在这些领域这个国家在未来会扮演更多的角色。对过去的赶超基于中国的自信和公正,这正是其他新兴市场所欠缺的。“中国人坚信,中国会合理地在世界领导集团中取得一席之地。”清华大学访问教授、《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的作者马丁·雅克说。在中国的世界观中,这些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只是历史上的低潮时期,这一低潮正在过去。这样看来,回归第一并不让人惊讶,这只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中国领导人在2012年就职后,在政治层面上总结了这个思想,并且付诸简单的语言:“中国梦”,民族的重塑和新生。截至20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一百年的时候,中国应该会成为全面发展的国家,届时,她将不再落后于任何其它国家。相较于西方政治家至多考虑到下次选举,中国规划者们在思考世纪问题。梦想几乎已经成为现实,中期结果令人印象深刻。中国都强势存在于所有重要的领域。

经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在过去的二十年从百分之六增长到了百分之十六。同样在这段时间,有接近五个亿的人口脱离了贫困,截至2020年,贫困应该会被全面消除。这个国家为全世界贡献了四分之一的增长。中国正变得不可思议的富裕:在过去的一年,她是德国最大的投资国和公司并购发起国。在2009年经济危机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正常运转,领导层对此非常满意——“我们的制度值得西方思考”。据估计,中国的国民经济在十年内会超越美国。

技术:中国做为交叉领域的领先者,正在从此受益——这包括新能源和电动汽车领域。数字化过程中国明显领先于欧洲。移动支付覆盖了全国,并且得到广泛接受。在世界市场,中国在光伏、手机、芯片、显示器、无人机等领域是领导者。今天,中国是全世界最先进国家中的一员,并且不再是模仿者,而是世界最大的创新国之一,这反应在专利申请数量上——在2016年,有一百多万的专利申请,相较之下,德国仅有十几万——即使这个数据需要小心衡量,因为中国公司想保护自己的繁荣。在看到中国速度之后,机械制造领域中的德国企业已经开始为来自中国的竞争担心。

外交:西方薄弱的地方是中国的优势。傲娇的欧盟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并不能应对中国长期以来战略层面上的一个个计划。中国并不把军事力量做为杠杆,而是运用经济力量。世界在衰落,希腊停止了对中国人权的批评,得到了投资。中国领导层认为,美国在世界银行中并没有给予足够严肃的对待,中国设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做为自己的国际开发银行。

军事:中国的军费支出居于世界第二位,拥有所有种类的核力量,所有类型的导弹。在珠海防务展上,雷达不停旋转,喷气式飞机震耳欲聋。中国正在建设第二个航母,并且在非洲之角的吉布提设立了补给基地。

一切都很顺利,看起来有些过于顺利。从远东的眼光看来,欧洲和美国并不稳定——这是中国领导层极力避免的。中国对可预见的世界秩序有浓厚的兴趣,而不是对灾难。中国会成为其产出的标志。目标并不是不计一切代价,以换取世界领导地位,而是在既有秩序中获得昔日的尊重和强势地位。

人口规模:2017年人口规模最大的二十国国家,单位百万:中国,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孟加拉国,俄罗斯,日本,墨西哥,菲利宾,越南,埃塞俄比亚,埃及,刚果(金),德国,伊朗,土耳其,泰国。

人均国民生产总值,2016年二十国集团成员国,单位美元,以各自货币值: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英国、日本、法国、欧盟、意大利、韩国、沙特、阿根廷、土耳其、俄国、巴西、墨西哥、中国、南非、印度尼西亚、印度。

国民生产总值:2016年二十国集团成员国,以各自货币核算,单位十亿美元: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印度、意大利、巴西、加拿大、韩国、俄罗斯、澳大利亚、西班牙、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荷兰、瑞士、沙特阿拉伯。

出口,2016前世界二十大出口国(地区),单位十亿美元:中国、美国、德国、日本、荷兰、中国香港、法国、韩国、意大利、英国、比利时、加拿大、墨西哥、新加坡、瑞士、西班牙、俄国、中国台湾、卡塔尔、印度。

贸易大国:从2007年到2017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在世界中的百分比比重。

中国2005年到2016年在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对外投资,单位十亿美元:美国、巴西、英国、俄国、印度、德国、法国、日本。

中国经济产业分布:从2005年到2015年,中国经济产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百分比占比,绿色代表农业,黄色代表工业,红色代表服务业。

丝绸之路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借此,中国尝试将赢得自身的影响力和不让既有的制度失去平衡之间达到一致。她的目标主要在中亚、南亚、和非洲,在这些地方,我们可以找到很多被西方强权抛在脑后的地区。塞巴斯蒂安·赫尔曼,柏林麦卡多中国研究所所长,这样描述这个战略:中国在空白的土地上推进。同时,这些活动也和历史上中国商贸和宣威舰队联系在一起。

在非洲的投资有很多好处。中国首先培育了自己产品的市场,并且确认了原材料产地。即使中国发展模型中的一个领域出现在这里,就会有经济增长和工作岗位。这反过来成为抵御流亡逃难的原因,让社会变得稳定。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有足够的理由对正在运作的中国非洲投资项目表示欢迎。

这种中国复兴过程中的稳定因素:这个过程是一个经济工程,而不是军事工程。中国也没有表现出来野心,推广自己的制度。和其它力量相当的强权相比,中国甚至并没有表现出激进的一面。

中国虽然有雄心,和世界强权坐在一张桌子上。然而,中国领导人并不追求统治全球的力量。这个国家的民族主义者虽然梦想拥有四倍于美国的军事力量,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少数。党中的大多数并不想开启通往毁灭的军备竞赛。与之相反,这里的目标是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效果 ——稳定总是其中的一个目标。

在中国的很多机构影响到西方——背后是党的领导

内政和外交上的巨大独立性让中国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进变得可能。我们没有看到机缘,以让其追寻西方自由民主的发展道路。经济上的成功并不需要民族,威权也可以保护环境。中国的相关机构和西方非常类似。在这里有银行、灵巧的小公司、议会(译注:原文为Parlament,意指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及大学和智库。所有的外在表现都很相似,但是背后完全是中国共产党自己的思路。

新自由主义金融市场改革、议会民主、机构设计以及言论自由并没有成为榜样,一方面也是因为西方并没有籍此取得非常多大的成功。一些研究中国的西方学者虽然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强弩之末,一些经济学家预言中国经济崩溃。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其预言并没有任何可以理解的迹象。无论在何种意义上,中国的发展都不是脆弱的,而是建立在自身稳定的基础之上。

西方国家必须对这个新的现实做出回应。雅克说:“在屈指可数的几年内,中国的影响会变得真实并且可以感觉到。”曾经,中国只是远东的一个国家,然后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串统计数据。“今天,中国以戏剧化的方式影响着公共意识。”中国人收购企业,成为德国员工的上司,孔子学院传播自己的文化,中国游客和商务人士出现在城市中。这些不仅仅会持续,而且会日益增多。

塔什库尔干,这个丝路之城,在突如其来的升格中,正在聚光灯下奋斗。通过四车道马路,游客已经来到了这些,即使这里还没有饭店,不是所有的当地居民都会说普通话,并且在英语面前也保持沉默——他们是塔吉克族。然而来自新加坡的聪明的旅客已经投资了市里第一家酒店。中亚在发展,中国也在成长。

附:中央之国(中国历史时间轴)

中国文明的发展从来没有中断,这和古代埃及、古代罗马、玛雅文明十分不同。最大的变革开始于1911年的革命,革命终止了两千多年的中央集权的帝制时代。

公元前五百年:孔子和其它思想家为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奠定了基础。

秦朝(公元前221-206年):中国第一位皇帝统一了中国,建立了庞大的帝国。他统一了度量衡和道路宽度。“China”这个名字源于“秦”。

汉朝(公元前206年-公元后220年):在四百年里,中国一直是一个统一王朝。中国强调教育、良好的组织,并且通过丝绸之路和罗马帝国建立了商贸联系。

隋唐(581-906):佛教得到传播,出现了奇迹般的瓷器,贵族丧失了权力,农民开始变得自信,物产变得丰富。

宋朝(960-1279):人类文明史上的高峰,科学和经济蓬勃发展,天文学家制作了星图,并且开始计算行星轨道。中国世界上最大和最富裕的国家。

明朝(1368-1644):在蒙古的短期统治之后,汉族的皇帝重新掌权。在政治和经济上比较平稳,开始向内收缩。

清朝(1644-1911):满族统一了全国,并且对外扩张。在艺术和文化的高峰之后,伴随着衰落。日本、俄国和西方国家开始骚扰这个国家,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1911年的辛亥革命,接下来的是三十五年的内战。(译注:原文是Bürgerkrieg,意思为内战,作者显然忽略了抗日战争。)

中国共产党(1949年至今):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成为世界民族的一员,并且开始和其它大国竞争。

(观察者网译自《法兰克福评论报》2017年7月22号、23号头版评论文章,有删节)

Mon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