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证明美国鼓动印尼大屠杀

打印
分类:专题

 Image result for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澳大利亚学者罗伯特·克里布:有相当多的证据证明美国鼓动印尼大屠杀美国不仅向印尼军方提供共产党员名单,还向反共武装提供资金澳大利亚总理哈罗德·霍尔特称,随着50万到100万共产主义支持者被杀死,我认为可以肯定的是已经发生重新定位的情况。印尼大屠杀受到国际上强烈谴责,美国国务院情报官员霍华德·费泽斯皮尔却说:没人在乎,只要他们是共产党员,他们就该被屠杀

 

Image result for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Image result for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Image result for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Image result for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Image result for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Image result for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美曾鼓动印尼军方屠杀共产党人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葛元芬 时间:2018-02-02
 

近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印尼,他此次印尼之行的目的是强化安全合作与打造“海上支点”。一些媒体评论称,马蒂斯在拉印尼打造对华包围圈。对此,有分析认为美国的战略意图尚未公开,但美国在印尼确实存在“黑历史”。上世纪60年代中叶,美国政府曾秘密鼓动和帮助印尼军方屠杀印尼共产党(简称印尼共)党员、华人和所谓的左派分子,有资料显示,这场大屠杀共造成上百万人死亡。

煽动清共

从上世纪50年代起,印尼总统苏加诺一直站在第三世界反帝和反殖民主义的前列,倡导“新兴力量”团结合作。在苏加诺的支持下,印尼共发展为世界第三大共产党,仅次于苏共和中共,拥有大约30万干部和200万党员。苏加诺曾3次访问中国,他说:“我是共产党人的朋友,因为共产党人是革命者。”

苏加诺的政治倾向引起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及印尼国内保守派的强烈不满,他们把苏加诺当成了眼中钉。1962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简称中情局)在一份备忘录中称,“有必要铲除苏加诺”。1965年初,中情局判断:“苏加诺活得越久,印尼共掌权的机会就越大……”不久,印尼陆军中的亲美将领们组成“将军委员会”,这些人在1965年9月21日的一场会议上秘密组成新内阁,策划于10月5日建军节时发动推翻苏加诺总统的政变。在紧要关头,9月30日晚间,印尼军方6名高级将领被“9·30”运动的一群武装人员杀死。这个组织自称苏加诺的保护者,他们先发制人目的是防止反苏加诺的亲西方“将军委员会”发动政变。杀死多名将军后,“9·30”运动占领雅加达独立广场和总统府,苏加诺拒绝表态支持这个组织。掌握强大陆军战略预备队的苏哈托以平叛为名迅速反击,随后印尼落入他的掌控之中。

10月5日,印尼军方发起宣传运动,把政变同印尼共联系起来,以便展开清共行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披露称,很多解密文件表明,1965年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其他西方国家政府企图煽动军队武装接管印尼以及支持军队和民间武装在“9·30事件”后展开血腥屠杀。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政府事实上是1965年到1966年印尼大屠杀的共犯。“9·30事件”发生4天后,美国驻印尼大使马歇尔·格林怂恿印尼军方利用6名将军被杀的机会指控印尼共阴谋夺权。格林在一份转呈美国情报机构的电文中强调,需要进一步进行反共宣传,“在所有媒体,通过不断重复的事实,将目前这场恐怖事件和悲剧同北京及其共产主义思想联系起来”。在这种氛围下,由清共进而导致的大屠杀展开了。

幕后黑手

“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红色(指共产党)同情者和他们的家人遭到屠杀。腹地陆军部队在偏远监狱审问完共产党之后据称已处决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手持帕兰砍刀的武装人员夜间闯入共产党员家中,杀死整个家庭随后把他们扔进浅坑中……在东爪哇省,武装团伙把受害者的头颅放在杆子上,举着头颅穿行于村庄。杀戮规模如此之大,致使东爪哇省和北苏门答腊省处理尸体造成了严重的卫生问题,潮湿空气中弥漫着腐尸的恶臭。去过这些地区的旅行者讲述道,小河和小溪都被尸体堵塞了。”这是1965年12月17日一期美国《时代》周刊对印尼大屠杀的报道,但是,谁正作为帮凶和共犯协助印尼军方和右翼武装展开大屠杀的呢?

这场大屠杀始于1965年10月,先从雅加达开始,很快扩展至中爪哇省、东爪哇省,然后再蔓延至巴厘岛和包括苏门答腊岛在内的其他岛屿。从10月1日起,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乔治·邦迪向约翰逊总统汇报印尼局势及随后的大屠杀进展,华盛顿方面对印尼军方明确表示,美国政府普遍赞同和钦佩印尼军方正在做的事。雅加达的美国驻印尼大使馆生怕不能斩草除根,秘密向印尼军方提供多达5000名疑似共产党员清单。澳大利亚记者马克·阿伦斯说,美国大使格林是参与鼓动大屠杀的一名主要官员。向印尼军方提供共产党员名单的美国大使馆政治官员罗伯特·J·马滕斯后来告诉美国记者,当时他利用搜集来的情报起草了一份近5000名共产党员名单,然后把名单提供给印尼军方。澳大利亚学者罗伯特·克里布说,有相当多的证据证明美国鼓动印尼大屠杀,美国不仅向印尼军方提供共产党员名单,还向反共武装提供资金。中情局秘密向印尼军方供应购自泰国的轻型武器,美国政府给印尼军方提供经济资助及通讯设备等。1965年12月21日,美国驻印尼大使馆一秘玛丽·万斯·特伦特向国务院发去一份电报称,估计10万人已经被杀,“事态在短短10周内就发生奇妙转变”。

除了美国之外,其他一些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也曾介入这场大屠杀。英国驻印尼大使安德鲁·吉尔克里斯特告知伦敦威尔逊政府:“我从不向你们隐瞒我的信念,在印尼射杀一些人将是有效变革的必要准备工作。”澳大利亚总理哈罗德·霍尔特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发表评论称,随着50万到100万共产主义支持者被杀死,我认为可以肯定的是已经发生重新定位的情况。

戕害华人

这场大屠杀的杀戮目标是印尼共产党员,很少有华人是印尼共产党员,华人本来同印尼大动乱无关。然而,亲美反共的苏哈托视中国为印尼共的后盾,“9·30事件”的祸水被引到华人身上。在印尼军方的宣传机器运作下,华人被贴上印尼共同路人的标签。骚乱者抢劫华人财产并杀害华人,众多华人遇难,有文件记载,针对华人的屠杀发生在望加锡、棉兰和龙目岛。在西加里曼丹省,当地达雅族从农村地区驱逐4.5万名华人,其中大约2000名至5000名华人被杀,这已经是爪哇大规模清共18个月后的事情了。华人拒绝反击,他们认为自己是“他人土地的客人”,只想做生意。

在这一时期,印尼军方颁布了许多针对华人的歧视性法案。1966年4月,所有华人学校关闭。5月8日,亚齐地区命令所有华人在8月17日前离开,接下来,北苏门答腊省政府也下达类似驱逐令。到了1967年,印尼政府官方通信中开始使用被认为是贬义的“支那”一词。

印尼这场大屠杀受到强烈谴责。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这场杀戮和清洗被看成是冷战高潮期打击共产主义的一个“伟大胜利”。美国国务院情报官员霍华德·费泽斯皮尔说:“没人在乎,只要他们是共产党员,他们就该被屠杀。”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269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Fri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