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之后的 国内形势和道路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路在何方

大家都是为了人民利益下,第一个差异点是:大多数老友认为,索回平等伙伴地位,和MA63注明所有权益,是5.09后,砂人民最高任务;而部分老友认为马来西亚已半世纪了,无需再去进行索回砂主权运动,而是为新马来西亚贡献力量即可。第二个差异点在於是帮助希盟拿下砂政权之后,再来向希盟索回砂平等伙伴地位及所有MA63权益  ;还是现在就要和一切赞同索回平等伙伴地位和权益的党、团、个人联合起来,为砂主权回归事业尽力工作对於这些差异观点,大家都要互相尊重,不搞抹黑,尊重彼此观点,是非对错则留待历史见证

 

 Image result for 路在何方

 

 

   5.09之后的

                    国内形势和道路    

                                   

                                     求实

                             ( 28-10-2018 )

 

 

                   目录

1 全马的态势

2 砂拉越的态势

3老友们的观点共识和差异点

4砂主权回归  希盟砂政盟的态度如何

5当前两大社会矛盾

6前面的路怎么走 ?   

7附:土团是友亦非友   土保等是非友亦非敌

 

  全马的态势

 

  正面的表现:推翻了贪腐滥权的国阵政权,希盟新政府反贪腐,告贪官,减国债,整顿改革中央行政部门,等都在陆续进展中

  负面的现象

1       说没想到会执政,说执政宣言承诺不是圣经,国油告砂政府说在1974年石油法令下,国油拥有砂全部油气开采权

2       统考事从原本执政后解决,变为五年内解决

3       外交上冷化马中关系,影响旅游业,榴槤出口,棕油出口,宣称禁止中国海军在马六甲海峡与南中国海巡逻等,

4       国内大工程东铁等被取消,判森林公园死刑,说要拆关丹中国长城,近日再取消轻快铁地下工程合约等,

5       希盟、巫统、伊党竞相突出马来人主权论,安华甚至明言舍此他无法做首相。

6       行动党有马华2的迹象,土团正在日益巫统化

 

 上述正负面并存,潜在危机大

林吉祥告诉干部说要落实诺言,除非只想做一届政府。 希盟和国阵(巫统)伊党争当马来人的保护者,企图以此确保下一届选举能赢得政权;希盟内部,特别是公正党内部势力正在激烈角逐中。

 

   砂拉越的态势

 

1 砂国阵5.09后立即转换码头,泰益和阿邦佐等即先后赴隆觐马。随之,宣称取消砂国阵改组为砂政盟,表明亲希盟。 Petronas 入禀联邦法院探砂水温,民间强烈反弹,急招全砂律师开会却只摆三十多椅子其他人不得入内,1958年油气法案修正案通过唯无生效日期

2 希盟砂联委会正乘在联邦执政的强势,高调进攻砂政盟选区,以期在下届立法议会选举时执政砂。

3 马哈迪宣布其土团应砂人民要求来砂设立支部

4 十月十日刘伟强来晋,泰益特地接见商谈内阁成立探讨砂主权事

 

 老友们的观点共识和差异点

 

1 老友们都有一颗初心,在国际事务上欣慰和期盼中国日益富强,从而带领各国人民一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造就和谐世界;

2老友们在全马问题上,也欣慰看到5.09在没流血情况下实现半个世纪来的第一次政党轮替,期待希望联盟政府能够顺民意,带领国家走出困局,过上比前朝国阵要好的生活;

3  在大家都是为了人民利益的共同理想下,第一个差异点是:大多数老友认为,砂拉越索回平等伙伴地位,和索回MA63注明所有权益,是5.09之后,砂人民最高任务;而部分老友认为马来西亚已经半世纪了,无需再去进行索回砂主权运动,而是和所有人一起为一个更美好的新马来西亚贡献力量。

4  第二个差异点在於 :是帮助希盟拿下砂政权之后,再来向希盟索回砂平等伙伴地位及所有MA63权益  ;还是现在就要和一切赞同和支持索回平等伙伴地位与MA63所有权益的政党、团体、个人联合起来,为砂主权回归事业尽力工作,争取早日掌握砂立法议会主导权,以便以之为平台,更好进行完整索回砂主权事业。

5  对於这些差异观点,大家都要互相尊重,通过反复摆事实讲道理来增进共识,缩小差异;老友情谊为重,不搞抹黑。未能达致共识的方面,尊重彼此观点,大家还是老朋友,是非对错则留待历史来见证。

 

   砂主权回归  希盟砂政盟的态度如何

 

我认为,

砂拉越今后3 – 5 年,8 – 15年 的最主要任务 是索回砂平等伙伴地位和所有自主权

 

( A  ) 对砂而言,在5.09之前我们有两大任务:

甲  配合沙巴和马来亚半岛各邦反贪腐反滥权 ,实现联邦中央政党轮替 ;

乙  积极推动砂自主权完整回归。

 

( B )   5.09之后第一任务推倒纳吉,终结逾半个世纪来的首次政党轮替,已经完成,而进入第二任务阶段,现在希盟砂联委会正乘胜追击砂政盟。

 

现在,第二个任务积极推动砂自主权完整回归,已正式进入新阶段,并需留意数方面:

 

吉隆坡不会放弃还在继续享用的乳酪。在未来的 3 - 5 年,多则8 -15年内,在马来亚半岛巫裔占人口六七十巴仙基本情况下,马来主权和宗教偏激,将一如既往,还是一道无人敢逾越的鸿沟(土团马哈迪胜选后说土团取代巫统维护马来人利益,公正党阿兹敏胜选后不到90天就宣布安排召开马来人大会)。而砂沙的巨大领土,极丰富的资源,则是滋养马来亚统治集团的不可割离乳酪。看来,公正党和行动党可能只得跟着土团走,从而使吉隆坡实质上必然会背离其要完整还回砂沙真正平等伙伴地位和MA63所有权益之承诺。

2   砂拉越人民期待希望联盟完整还回所有权益。尤其是期待其砂联委会能够践行选举前的诺言。如其能够践行, 自然砂各界民众都会支持拥护其执政。 然若,在接下来的 3 - 5年内未能践行诺言,什至8 – 15年 都不能践行承诺恢复砂主权,那么,希望联盟则会将从砂人在索回主权事业上之希望转为失望。

3   希盟能够给的是什么? 在5.09后已经成为联邦执政者考虑的大问题,从执政一百七十二天里,对还回完整砂主权的表现看来,其原先对砂自主权的承诺将可能会局限在符合马来亚利益的可给范围之内,

诸如 :

A )  成立一个国会特别委员会以研究和安排"放权"事(10月10日刘伟强已来砂,和泰益会谈) ; 

B )  多给一些石油税如从5巴先 ( 增到10 -- 20巴先,现在火箭提5+20=7.5巴仙),而不是还回100% 油气拥有权,自主权。

C )  以马来文优等为条件来承认统考(马智礼说五年之内会研究好承认统考事),等,

D )  而对恢复三邦平等伙伴地位等最重要诉求,如其不要完整践行诺言,则可能反而提出提出取消MA63说已过时,而以新马来西亚联邦概念诸如MA2018以取代MA63,甚至可能会在联邦国会通过,企图在法理上杜绝完整恢复MA63运动,果其如此,势将日益激起沙砂人民的不满,逐步失却其在砂执政之民意基础。

 

   当前两大社会矛盾

 

**马联邦与砂,砂当局与民,这两对矛盾,在当前皆非对抗性矛盾

现阶段,砂与联邦之间矛盾,砂人民与砂政府 之间的矛盾,这两对矛盾仍然是主要矛盾,但都暂时处於非对抗性阶段。由于暂时它们都还未上升到对抗性,所以,不必,也不可教条地提出谁是敌人的问题。更不应硬硬指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而都是我们团结催促其践行诺言或意愿的对象。

详细些说,

1 )希盟现阶段不是敌人,它是您监督催促其践行诺言的对象

砂希盟的许多人是你我的好朋友,大家都是心向砂,只是平台不同,索回砂主权步骤先后不同而已,这怎么会是敌人呢。

当前,希盟是人民把它推上台,大多数人民还相信,并且在期待它带领走向美好生活。而且,希盟内部公义力量还在与偏激力量在较量,它的承诺需要时间实现。谁现在就把希盟当作敌人,大多数人民也就把你当作敌人。

只有到了一个时间,当大多数人民已经感到其不复值得信赖之时,它与人民之间成为对抗性矛盾之时,才会成为您的敌人。

2砂现执政者现阶段也不是您的敌人

在砂现行执政者是需要您适时促进,驱使他们更多地为砂主权  多发声,多做事,为后代子孙多留余蔭。

在现阶段,它是您所关注的主权运动得以合法化,藉以扩大化,以期申诉能够通达联邦中央的最重要平台。而且,其时效是倒时计不超三年。除非你从内心到感情上完全接受砂拉越的马来亚化,认为无须坚持砂主权,认为迟早新马来西亚概念将取代MA63 ,砂维持现状就好 ;  或 你对希盟没有信心,怕希盟监督不了更多的钱从中央回归砂被阿邦佐等人黑了去。

如果我们尚存初心,数十年来砂被联邦吞噬主权的心底还在淌血,而今,面对一个原本贪腐的砂政府,在它即将被希盟分化击垮之前,为挣扎求存,为手中多些筹码,而为砂主权发声,甚至可能动用议会平台,逼使联邦政府不得不对其胜选前的竞选承诺做必要的回应。这是砂逾半世纪来的第一次有如此呐喊还我砂主权之声势。作为砂拉越人,你有什么理由非要把它当作首要敌人来先打倒 ?

3希盟内偏激与公义具存,视何者主导,将决定是否或何时会转化为对抗性矛盾

希盟4党内部有种族宗教偏激力量和公义力量并存,第十四届国会选举之前,公义之声为主导,赢得民意,赢得联邦中央政权。而选后,种族宗教偏激抬头,公义之声日黯,有的承诺已在跳票,有的势必跳票。尤其是恢复砂主权承诺对砂人而言,更是其诚信试金石。

诸如三个月前,还在百日蜜月期之内,联邦财政部直属的Petronas 控告砂政府事,石油税变为5+20问题,前些天说要削减泛婆大道拨款事等,给砂人感觉不到希盟诚意。再加上承认统考上步入马华式陷阱,等等,可说,出状况连连,而一直以要给时间为由,和推脱责任给前朝。尤其某党屡屡失分,其元老领袖直呼希盟成员务必践行诺言,勿做一届政府,实是肺腑忠言。

我期望和最衷心祝福希盟内公义终胜偏激,稳住非对抗性矛盾,各族共同缔造和谐公义富裕社会国家,则是马来亚,也是沙砂民之福。

 

    前面的路怎么走 ?   

 

1 )  提醒,鼓励,监督,促进联邦中央希盟政府,及砂希盟联委会,及时践行承诺。尤其是践行还回砂主权的承诺。

2 )  在砂现行执政者还未被动或主动土团化之前,在他们被希盟完全分化,击垮之前,促使砂政盟更多地为砂主权  多发声,多做事,为后代子孙多留余蔭。

3 ) 不会去阻止希盟对砂现在执政者的分化和击垮

4 ) 在现阶段,不必去预设一个敌人。将来谁是敌人,端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马与砂之间,马是矛盾的主要方面 ;  在砂执政集团与砂民之间,砂执政集团则是矛盾主要方面)其本身是否注意做好稳住非对抗性状态,是否有意或无力管控,以致量变聚集突破沸点,最终激化矛盾成对抗性,而这不是我们所能够预设的。

应该还要说的是,即使到了那个时候,对於对抗性矛盾主要方面也还要具体分析,因为希盟是四党联盟,各党宗旨,意识,思维,利益点不同 ;  而各党内部公义力量仍在抗衡偏激力量。届时,我们还应该具体分析,主动团结希盟内部公义力量,把矛头对准最少数的偏激对象,尽量减少阻力。

5 )   现在我们大家都要积极主动多触角地和砂各方面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有心於砂主权事业的各方人士,及政党往来 。增进了解,互动,寻求更多共识。并且,进而在足够共识的基础上,适时建立捍卫砂主权阵线

6 )  在非对抗性矛盾阶段期间,还应乘着缓和环境,努力对砂与半岛,国内与国外所有可能团结或发挥的力量多方联系

 

     附:土团是友亦非友   土保等是非友亦非敌

 

1)希望联盟推翻贪腐滥权,是我们的朋友,土团是希望联盟成员,其主席还是首相,自然是朋友。因土团具两面性,所以是朋友,但是,是问题朋友

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都来砂,土团自然迟早来砂。

但是土团和砂现有希望联盟成员党不同。按照马哈地自己所言,土团要继续壮大,取代巫统,还要扩张到砂拉越,土团要成为所有马来人的保护者,所以它会继续奉行马来主权至上,贯彻单元种 族思维和宗教偏激政策,这自然会受行动党的大部分及公正党的部分领袖反对,而收敛些。但在相关总体政策中,在具体行政中,必然还会有相似前巫统现象,客观上土团即巫统2. 它是我们朋友阵营中的顽固保守(单元种族至上,宗教偏激)派。

所以,具两面性的土团是朋友,但是,是问题朋友。

土团是马哈地的魔鬼和天使的两面性载体,一位希望联盟领袖对我说了多次,和马哈地合作,除了是和盟友的合作,也是在和魔的合作。是魔就必然有两重性,所以 ,土团是友亦非友。

人们担心的是,公正党行动党在和马哈地土团合作的过程中,能否以社会公义力量主导国家运作,还是最后自己也魔性化了。

2 第十四届国会选举后,执政半世纪的砂执政集团土保党等,在联邦国会已经成为在野党。并面对两年之后的砂立法议会选举时,可能也会失去砂政权,和面对失却政权保护伞后之原既得利益受损困境。在5.09选举之后,泰益,阿邦佐先后多次找马哈地商谈。同时,泰益阿邦佐集团也更突出强调砂自主权,尤其在石油权益问题上,敢於在联邦法院,抗衡国油的企图合法化其侵占砂石油资源,并以引领砂索回主权民意为后盾与马哈地商谈之筹码

而砂希望联盟个别党的部分领袖却在这事关砂主权大事上,始终在旁边讥笑讽刺,没有被砂人民感觉到某党领袖有捍卫砂主权的意思。

虽然公正党和行动党反对马哈地接受泰益阿邦佐他们,但马哈地最终会以公正党和行动党无法抗拒的方法,收编这些人,以增强土团羽翼

3 ) 以土团为首的联邦希盟政府,将试图夹其目前强大民意支持,先后继续以其他课题转化砂民众索回主权焦点,模糊化,廉价化,简单化,最终以新马来西亚概念取代MA63。

甚至可能会在联邦国会通过新马来西亚概念,企图以此在法理上杜绝完整恢复MA63运动

4) 公正党和土团对GPS分化蚕食

在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砂联委会积极部署,准备在来届砂立法议会选举中打败GPS,执政砂拉越的时刻,六月二十五日马哈地宣布土团入砂。

土团在不到一个月的短时间里,吸收了近三万党员(马哈迪8月10日),遍设支部,准备随时接受土保党等GPS议员和党员的改弦易帜入土团,避免被公正党等蚕食(一部分不愿意加入土团者,将会转入公正党或诚信党,行动党)原本有近七十个立法席位的砂政盟,在立法议会选举后很可能无法执政,而与土团等结成联合政府,那时的土团将会主导新的来届砂希盟政府。

届时砂土团等将从原先土保党等高举捍卫砂在三邦里的平等伙伴地位,恢复MA63全部完整保障权益条款,改为接受希望联盟提议的新马来西亚概念

5) 土保党等非友亦非敌

按上述未来发展的可能趋势估量,对现阶段的土保党等的态度,应该还是我们去努力催促其再办些对砂自主权有利之事的对象。

在维护和推动砂自主权运动的大前提下,我们可做的是,在其尚未正式被分化或被动主动投入土团之前,继续促进其为砂自主权发声,尤其是在立法议会通过对今后索回砂主权有利的议案。 所以在现阶段砂土保党等非友亦非敌。

 

Satur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