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晨星之旗飘扬:声援西巴布亚民族民主自决的抗争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每年12月1日,西巴布亚人继续冒着被捕、长期囚禁风险,年复一年地升起“晨星之旗”,为的是要表达追求自决的心愿,也是在控诉印尼当局长年压迫西巴布亚人的不满西巴布亚是印尼通过武力占领以及非法且不自由的“自由选择方案”所并吞的。 但是,西巴布亚人争取自决的愿望和决心在过去逾半个世纪以来并不曾消退,晨星之旗也总是会有人升起来当前争取自决的西巴布亚人,他们的主要诉求是举行民主的独立公投以决定西巴布亚的前途。

 

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让晨星之旗飘扬:声援西巴布亚民族民主自决的抗争

 

 
2016/12/1

12月1日,一直被西巴布亚人视为当地的独立日。1961年,西巴布亚的国旗——“晨星之旗”在这片被荷兰殖民的土地上正式升起,过了不久之后,西巴布亚就被印尼并吞,而升起“晨星之旗”也就被视为违法的行为,升旗者会被拘捕,会被长期囚禁,还可能会受到酷刑折磨。在印尼中央政府眼中,“晨星之旗”被认为是“分离主义”的象征,会破坏印尼的统一。尽管在2002年通过的巴布亚特别自治法律下“晨星之旗”可以在特定的情况下升起(条件是印尼国旗必须同时升起并高于“晨星之旗”),但是升起“晨星之旗”仍然是触动印尼当权者大一统民族主义神经的禁忌之举。不过,每年在12月1日这天升起晨星之旗,已经成为西巴布亚人争取民族自决抗争的传统。



2016年12月1日,西巴布亚人继续以群众集会及高举“晨星之旗”的形式,去纪念不曾实现的“独立日”,并表达他们向往民族民主自决的愿望。在西巴布亚以外的印尼其它地方,也有印尼人民举行声援西巴布亚民族自决的群众动员。由印尼人民解放党(PPR)、民族解放抗争学生中心等数个左翼团体联合成立的“支持西巴布亚印尼人民阵线”(Front Rakyat Indonesia untuk West Papua,简称FRI-WEST PAPUA)也号召于这天在西巴布亚以外的地方(包括雅加达、万隆、日惹、望加锡等地)上街游行,声援西巴布亚人争取自决的抗争。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的声援西巴布亚的示威活动遭警方发射水炮试图驱散人群,数名活动人士被捕。在日惹的声援西巴布亚集会,也有多人被捕。

雅加达声援西巴布亚自决的群众行动遭警察出动水炮驱散

西巴布亚在哪里?

西巴布亚,是世界上第二大岛屿——新几内亚——的西部地区,为印度尼西亚所管治。西巴布亚所在的新几内亚岛,位于南太平洋区域,在印尼群岛的最东边,在澳洲以北,其面积仅次于世界最大岛屿格林兰,比婆罗洲大一些。

西巴布亚这个地区曾被荷兰殖民,后来被印尼所侵占,在历史上不同时期有过不同名称,包括荷属新几内亚(1895-1962 年)、西新几内亚(1962-63年)、西伊里安(Irian Barat,1963-73年) 、伊里安查亚(Irianjaya,1973-2001年)、巴布亚(2002-2003 )。这个地区于2003年开始被印尼政府划分成两个省份,那就是西巴布亚省和巴布亚省。

西巴布亚目前的人口约430万人,主要人种有巴布亚原住民、美拉尼西亚人及从印尼其它地区移民而来的澳斯楚尼西亚(也称南岛族)人。西巴布亚人民有大约310个部族,所说的语言约257种。整个新几内亚岛共有1073种语言,主要是属于巴布亚诸语系和南岛语系,是世界上语言最多元化的地区。不过,自1960年代被并入印尼后,尤其是苏哈多独裁统治时期推行的大规模移民计划,大批来自西巴布亚以外地区的印尼人迁入这里,改变了西巴布亚的族群结构,在制造了更多的政治矛盾。

帝国主义角力的牺牲者

今天的新几内亚岛被东经141度的几乎一条直线,分割成两个地区,东边原本被澳洲统治,后来于1975年正式独立出来,也就是巴布亚新几内亚;西边的西巴布亚,曾经被荷兰殖民,如今为印尼管辖,但当地原住民争取民族自决的 运动一直遭到残酷打压。今天西巴布亚的处境,是西方帝国主义在南太平洋地区殖民统治下的产物。

1824 年,荷兰和英国两个殖民帝国达成协议,新几内亚岛的西部归荷属东印度。1828年,荷兰人正式占领了西巴布亚。1883年,法国占领新几内亚岛的东南部,将该地命名为新爱尔兰,不过很快就被英属昆士兰殖民领地政府所并吞。1884年,英国反对昆士兰占据新爱尔兰,将当地变为英国直接管辖。德国也于1884年占领新几内亚岛东北部,将之改名为“威廉皇帝领地”,成为德属新几内亚殖民地的一部分。

荷兰人于1895年开始在荷属新几内亚设立贸易站,并于1910年设立省城荷兰地亚(Hollandia,也就是今天的巴布亚省首府查亚普拉)。1905 年,英国政府将其占领的新爱尔兰改名为“巴布亚领地”,并于1906年将管辖权转交给澳洲。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澳洲军队强行夺去德属新几内亚,并于1920年得到了西方帝国主义列强所控制的国际联盟承认,成为了“新几内亚领地”。1949年,澳洲管治的巴布亚领地和新几内亚领地合并成“巴布亚新几内亚领地”,直到1975年才脱离澳洲独立。在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东端的布干维尔岛,当地人民曾于1975年和1990年两度宣布独立,并曾于1989-1997年爆发战争,造成约2万人丧失性命,在布干维尔革命军与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达成和平协议后,布干维尔成为巴布亚新几内亚唯一的自治区。

当军国主义日本于1942年侵略南太平洋时,西新几内亚岛北部沿海地带和邻近岛屿被日军控制。这个地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西南太平洋的主战场。岛上的人民成为了帝国主义厮杀大典的祭品。1944年,联盟军队以巴布亚新几内亚地区为据点,发动了四个阶段的军事行动,占据了西巴布亚地区。整个新几内亚战役,造成约参战各方21.6万名兵员丧命,让新几内亚成为二战期间其中一个最血腥的战场。美军在荷兰地亚建立了军事总部,并在岛上设立多个军事基地和医院,以作为进攻菲律宾的基地。

荷兰殖民者于二战结束后回到了西巴布亚。民族解放运动于1950年代席卷亚洲和非洲,荷属新几内亚的人民尽管没有发动声势浩大的民族解放斗争,但是也是让失去在印度尼西亚殖民地的荷兰感到忧心。荷兰于1949年在收复其在印尼的殖民地失败后,承认新国家印度尼西亚在原来荷属东印度的主权,除了荷属新几内亚。印尼民族主义者自20世纪初开始,就要争取脱离荷兰独立,建立一个从苏门答腊到西巴布亚的新独立国家。为了阻止印度尼西亚民族革命扩散到荷属新几内亚,荷兰殖民者就拨出大笔钱去资助当地的教育,试图培养一批精英,以让荷兰可以通过其所制定的自治方案,以继续操控荷属新几内亚。

荷兰政府于1950年代开始准备让荷属新几内亚独立,不过,荷属新几内亚的独立,必须是根据荷兰的条件和议程。荷属新几内亚于1959年举行选举,于1961年4月5日成立了巴布亚议会,被荷兰人称为“新几内亚议会”。议会决定新成立的国家之国号为西巴布亚,订立新的国徽、新国歌,以及将“晨星之旗”定位的新国旗。1961年12月1日,西巴布亚新国旗“晨星之旗”,与荷兰国旗并排升起。

不过,通过民族革命独立建国的印度尼西亚,其政府一直主张西巴布亚必须从荷兰殖民者那里解放出来,并归于印度尼西亚。1961年12月18日,印尼开始准备入侵西巴布亚。当时的印尼总统苏卡诺认为,接管西巴布亚是对抗荷兰帝国主义的斗争,也是第三世界国家反抗西方帝国主义斗争的一部分。苏卡诺要把印尼版图扩张到西巴布亚的“解放伊里安”计划,得到了当时印尼共产党和军队的支持。苏卡诺向苏联寻求军事援助,此举引起了美国的不安。为了不让共产党的影响力进一步扩散,以及意欲控制西巴布亚金矿,当时的美国肯尼迪政府向原本准备迎战印尼的荷兰施压,迫使荷兰于1962年10月1日交出新巴布亚 给联合国执行临时监管。1963年5月1日,联合国将西巴布亚转移给印尼全面接管。印尼将西巴布亚改名为西伊里安。

在美国帝国主义的操纵下,西巴布亚的独立变成幻影。屈从于美国霸权的过期帝国——荷兰,被迫放弃原本制定的西巴布亚独立计划,而原本支持西巴布亚独立的澳洲,也改弦易辙支持让西巴布亚并入印尼版图。巴布亚人民在整个过程中,都被排除在外,成为帝国主义势力角力游戏的牺牲者。

美国政府后来还幕后支持让让苏哈多上台执政的政变,并血洗印尼共产党,上百万人丢失了性命,以确保美国帝国主义势力掌控在在东南亚地区的支配权。

枪口下并入印尼的“自由选择方案”

在美国操纵下通过秘密协商达成的1962年《纽约协议》中,有一个被称为“自由选择方案”(Act of Free Choice)的条件,那就是印尼必须在西巴布亚举行公民投票,以让西巴布亚人民决定是否要接受印尼政府的统治。1969年,通过血腥手段政变上台的的苏哈多军事独裁政权,以“代表议会” 的票决方式,去进行所谓的“全民公决”。印尼军事独裁政权钦点了1054名“代表”,以威胁恐吓的手段,确保全体代表在枪口下投选出一个支持印尼全面并吞西巴布亚的结果。

在1969年的假“公投”后,西巴布亚正式被印尼完全并吞。西巴布亚以“西伊里安”的名称,成为了印度尼西亚的第26个省份,后来又改名为伊里安查亚。

不愿被印尼进行军事占领统治的西巴布亚人民,早在1960年代开始就进行反抗,以争取民族自决权。西巴布亚人民的反抗行动,有和平的公民抗命,如举行“晨星之旗”升旗礼;也有通过武装斗争的方式,如成立“自由巴布亚运动”(Organisasi Papua Merdeka,缩写OPM)。

印尼政府一直以来对西巴布亚人民争取民族自决的运动进行残酷的镇压。自1962年以来,已经有50万人在西巴布亚被印尼军警杀害。

美国资本在苏哈多上台后,将印度尼西亚当成肥猪肉般宰割,各大资本财团都可以像封建诸侯般分割到一片“领土”,被印尼军队占领的西巴布亚也不例外。1971 年,美国采矿公司费利浦硫磺(Freeport Sulphur,现为Freeport-McMoRan Inc.)在西巴布亚建造了格拉斯伯矿场(Grasberg Mine),是世界最大的金矿,也是世界第三大铜矿。为了让美国资本财团在西巴布亚采矿牟利,数以千计的西巴布亚原住民被驱逐甚至遭到杀害。

在苏哈多执政期间,政府推行的大规模移民计划(Transmigrasi),将爪哇、苏门答腊和巴厘等人口密集地区的居民,迁移到人口稀疏的西巴布亚,改变了西巴布亚的民族结构。西巴布亚原住民人口的比例不断缩小,形成了另一种“种族清洗”的过程。



西巴布亚民族自决的崎岖之路

“自由巴布亚运动”自1960年代开始,就跟印尼军方发生武装冲突。群众抗议印尼军政的行动也绵延不断。

1998 年,苏哈多独裁政权被波澜壮阔的人民运动推翻后,西巴布亚人民看到了一线曙光。随着东帝汶争取独立运动如火如荼地进行,厌恶了残暴军事占领的西巴布亚人民,其民族意识也开始冒起。苏哈多下台后的印尼政府,表现出意欲聆听西巴布亚人民心声的意愿,并于2000年让巴布亚获得“自治”地位,以舒缓巴布亚人民争取独立的呼声。

2000年5月29日至6月4日,2700名巴布亚人民代表在查亚普拉召开巴布亚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西巴布亚脱离印尼独立的议案。当时的印尼总统瓦希德宣称大会的草案为非法。印尼军方对支持西巴布亚独立的人士进行镇压。被视为能够团结西巴布亚人民争取独立的西巴布亚人领袖德伊斯.埃鲁瓦伊(Theys Eluay),于2001年11月11日被恶名昭彰的印尼特种部队(Kopassus)人员杀害。

梅加瓦蒂于2001年取代被罢免的瓦希德当上总统后,将西巴布亚分割为两个省份,巴布亚省和西巴布亚省,印尼政府所给予西巴布亚的“特别自治”地位,至今仍然是空谈。尽管在苏哈多下台后,印尼政府从巴布亚省撤出了好些军队,但是印尼军方仍然在这里横行霸道,以打击“分离主义”之名继续迫害西巴布亚人民,并且玩弄种族主义政治。

西巴布亚被印尼并吞且实行军事占领,是冷战期间帝国主义势力周旋的产物。西巴布亚人民由始至终都被否定了他们的民族自决权。在遭受到印尼军方的残酷占领统治下,西巴布亚人民争取独立的诉求是合情合理的。

西巴布亚尽管曾是荷兰殖民地,但是西巴布亚人并没有参与在印尼民族革命运动中。西巴布亚被印尼民族主义者认为是印尼“不可分割”的省份,完全是出于当初印尼民族主义者根据荷属东印度的版图,构想出西巴布亚也是印度尼西亚这个全新国家的“天然”组成部分。印尼通过武力侵占将西巴布亚从荷兰殖民者手上“解放”出来,却将这个地方变成了雅加达当权者的新殖民地。

没有离婚权的婚姻不是完满的婚姻

支持民族自决,并不代表就是支持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独立出去,但是民族自决,就必须包括能够选择脱离一个统一国家完全独立出来的权利。就如婚姻一样,联姻双方若没有提出离婚的 权利,那场婚姻肯定不会圆满,而且悲剧重重。

如果说建构印度尼西亚的过程是一场婚姻,西巴布亚并入印尼肯定是一场逼婚,在枪口下被迫强行结合的婚姻。就算是自愿的结婚,没有离婚权的婚姻,肯定不是完满的婚姻,更何况是强迫结合的婚姻。少数民族无法享有自决权下的国家统一,也不会是完整的统一,更何况是通过武力占领及威吓镇压下实现的统一。

事实上,除了是荷兰殖民地,西巴布亚跟印尼,在历史上和文化上没有直接联系。西巴布亚之所以成为印尼版图一部分,完全是因为印尼的军事侵略,以及美国帝国主义势力在背后操纵割据土地的结果。西巴布亚人民在荷兰殖民后期,还被赋予一点可以独立建国的假希望,但是后来在印尼的入侵和美国为了维护资本财团利益的摆布下,完全扼杀了西巴布亚人民自行决定是否独立建国还是加入印度尼西亚的基本自决权。



民主自决是西巴布亚人的心愿

每年12月1日,西巴布亚人继续冒着被捕甚至被长期囚禁的风险,年复一年地升起“晨星之旗”,为的是要表达他们追求自决的心愿,也是在控诉印尼当局长年压迫西巴布亚人的不满。

如果印尼中央政府仍然拒绝承认西巴布亚人的自决权,那就意味着印尼仍然未能完成其民主化过程。大一统的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化的绊脚石,当年苏哈多独裁政权是用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去炮制维护统治威权的谎言及以残酷手段压制异议。少数民族无法享有自决权,是民主的裹足不前。

西巴布亚是印尼通过武力占领以及非法且不自由的“自由选择方案”所并吞的。西巴布亚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以及印尼其它地区长期受到种族歧视的对待,而任何的抗议都被遭到残酷的手段对付。印尼政府近年来对西巴布亚人民自决运动的镇压,仍然是有增无减。

但是,西巴布亚人争取自决的愿望和决心在过去逾半个世纪以来并不曾消退,晨星之旗也总是会有人升起来。

当前争取自决的西巴布亚人,他们的主要诉求是举行民主的独立公投以决定西巴布亚的前途,并争取西巴布亚联合解放运动(ULMWP)加入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MSG)——一个由美拉尼西亚国家所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

如今,也有愈来愈多西巴布亚以外的印尼人民开始支持西巴布亚人的诉求,并声援西巴布亚人争取民族民主自决的抗争。这是一个值得鼓舞的发展。

 

Mon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