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专家的两道问题(黄振渊)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马哈迪和筹备统考的历史渊源

黄振渊 1975年,一名在场的洋教育专家就问了敦马两道问题:“部长,第一你是否同意马来西亚早早就有了私人定制的考试例如LCCI,ACCA,剑桥的“O”水平等等。假如这是事实,为什么董教总就不可以筹备统考? 第二假如你有一天当了首相,你要做一个马来人的首相还是全马来西亚人的首相?” 据说,第二个问题深深的打动了敦马,令他为之动容而不再坚持反对统考。1975年的第一届统考也在当年的十月顺利举行。如今,他竟把完全没关系的两码事情挂钩   只证明其思维始终如一。

 

 

              马哈迪和筹备统考的历史渊源

作者:黄振渊,人联都东支部主席/中常委

西方有句谚语:豹子始終改變不了它身上的斑点” A leopard never changes its spots”。中文也有类似的成语:“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2019年元旦首相敦马说:“承认统考很容易,只要拿一只笔签下就好了。”

首相敦马哈迪更表明,要承认统考文凭必须顾及马来人的感受,同时必须解决国家财富分配差距的问题。”

在509之前,承认统考是国阵和希盟是兵家必争的课题。希盟竞选宣言中承诺第50说的清清楚楚;希盟将承认统考文凭,让独中生可以以统考成绩申请进入本地国立大学。

在509前,林冠英也说他会扶着马华走完承认统考文凭的“最后一里路”。

但是随着敦马的公开表态,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就变成了“西游记”孙悟空翻跟斗的十万八千里远了。敦马也伤了在509投票支持希盟的95%之华人选民,难道大马华裔509后的感受就不重要了吗?

敦马的昨天的表态对老一辈的华教人士来说不是很大的惊讶。因为一路来他们对敦马哈迪在华教的政治立场都有很深刻的了解。

统考曲折诞生苦难史

以下是有关统考曲折诞生的一段历史,希望可以让年轻一辈的华裔子弟借鉴。这段历史对老一辈的华教人士是耳熟能详,甚至是刻骨铭心的。

1975年教育部长马哈迪招见华教领导宣称统考是非法的

1975的九月,董教总风风火火在筹办第一届统考。当时的马来西亚教育部长正是敦马。当知道董教总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筹备统考时,他单枪匹马的召见了已故林晃升为首的华教人士。在见面时敦马很直接了当的告诉出席的华教人士,他们必须停止筹备统考工作,因为这种考试是非法的。

林晃升等请教律师后继续筹办第一届统考

以林晃升为主的华教人士以事态严重为由要求时间考虑有关要求。敦马同意给予董教总2个月的时间去思考。林晃升等人回去后马上召开全国华教紧急会议并聘用几位资深大律师共商大计。董教总的律师团翻遍了我国有关考试的法律法规,他们一致认为我国的法律没有规定民间不能筹备统考。有了律师团的专业意见后,董教总就义无反顾的继续筹备第一届统考。

马哈迪也在召集专家研究统考


在这期间敦马也没有闲下来,他也召集了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和教育专家讨论统考一事。政府讨论结果也是现有的大马法律没有规定民间不能筹备统考。这种结论令敦马进退两难,因为他的话已经说出去了。

洋专家的两道问题

一名在场的洋教育专家就问了敦马两道问题:“部长,

      第一你是否同意马来西亚早早就有了私人定制的考试例如LCCI,ACCA,剑桥的“O”水平等等。假如这是事实,为什么董教总就不可以筹备统考?

     第二假如你有一天当了首相,你要做一个马来人的首相还是全马来西亚人的首相?”

据说,第二个问题深深的打动了敦马,令他为之动容而不再坚持反对统考。1975年的第一届统考也在当年的十月顺利举行。

他竟把完全没关系的两码事情挂钩   只证明其思维始终如一

因此以史为鉴,从以上的统考的历史资料,再看敦马昨天对统考的公开立场,我们就无需太过在意和讶异了。其实,“承认统考文凭必须顾及马来人的感受,同时必须解决国家财富分配差距的问题”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当敦马竟然可以把两个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挂钩时,只不过是证明一件事:敦马哈迪不承认统考的政治思维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种族敏感财富分配巨差只是借口。

Mon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